DAOSquare

推广DAO理念,并帮助更多的人投入价值创造实践

如何正确认识 DAO 通证

随着 DAO 商业化的推进,DAO 的经济模型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讨论。DAO 应该设计怎么样的经济模型才能够在不违背 DAO 精髓的前提下满足投资甚至投机的需求呢?首先我们应该对 DAO 通证 (token) 进行一次梳理,对它有一个正确的认知,在此基础之上,我们才可能设计出一个较为完美的 DAO 经济模型,我们也才知道如何去投资一个 DAO。

更多关于以太坊社区和 DAO 的最新资讯、研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daosquare

—— Typto

作者:James Waugh

翻译:Typto

"DAO shares are Tokens & Tokens are DAO shares" 这些术语越来越难区分了,不过,这是好事儿!

译者注:share 是 DAO 赋予成员的一种权益证明,它产生于成员的贡献 (ETH 或工作),并代表着成员参与决策的权重以及享有 DAO 公共银行资产的份额。

图片来自 Vitalik 的文章,Logos 来自 DAO & Tokens ❤

一般而言,过去 36 个月

DAO 是高度社区驱动的生态系统,几乎没有什么投机机会;

而 Token 呢,一直是高度投机的生态系统,几乎不存在社区。

然而,它很容易转变为另一种方式 ⚖️

以太坊为我们提供了创建可编程货币的工具,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创建一个用于投机的 DAO Share 市场,而不是一个 Token 市场,或者是仅仅用于捐赠用途的 DAO share。无论我们将它称之为 ERC-20、 MolochDAO、 ERC-721 还是 Aragon DAO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东西能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DAOs & token 不是苹果和橘子!

ERC-20 Token 只是一个向你的以太坊地址发送可交易 Token 的智能合约,该合约具备对该资产任何有意义的特性和限制,同样的道理,DAO share 也可以具备对 DAO 资产任何有意义的特性和限制。

智能合约这些复杂的东西对于我们来说无关紧要,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机制创造了可信中立,Vitalik 这样描述此概念:从本质上来说,机制是可信中立的,如果只看机制的设计,就很容易看出机制并不歧视或反对任何人。

现在,无论是 Token 还是 DAO share,本质上都不是可信中性的。这是因为这两个系统在设计时可以保持可信中立,也可以完全忽略它。因此机制 (DAO share 或 token) 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设计和实现


机制之间的这种连接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将看到许多与 DAO 相关联的守旧概念开始进入 Token 设计领域。同时,许多 ERC-20 token 的属性将开始被 DAO 引用。

对于 Token 来说,我们认为相关的经济杠杆是“Token 经济学”,即在 token 或平台中建立不同激励机制的能力。而对于 DAO 来说,我们还没有总结出类似的术语,但 DAO 内部有许多不同的机制可以实现与 token 经济学 (tokenomics) 相同的结果。实际上,将激励措施纳入社区比将激励措施纳入 token 更有意义。

让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迄今为止,DAO (如 MolochDAO)只专注于捐赠,而非盈利。但随着 MetaCartel Ventures 启动了第一个营利性 DAO (自 The DAO 以来) ,我们正在开启 DAO share 实验的新篇章。

"我们希望在资金方面进行协调,我们希望将部分职责委托给合同... ... 这本身就将掀起一轮边缘案例和新兴事物的浪潮。对于我们而言,它的使命是向世界展示什么是可能的。" ー Ameen Soleimani(Moloch DAO 发起人)


Rocket 是另一个 DAO 项目的例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 DAO 项目将越来越像一个 token,每个 DAO share 代表了 NFT 银行的所有权和每笔 NFT 贷款的潜在收入

这两个 DAO 标志着 DAO 机制向更加开放的发展趋势迈出了第一步,如募资甚至投机。我们当然需要留意 2017 年 token 世界的疯狂,但我们不想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金融和社区乐高积木的可组合性将开创 token 经济的新纪元。


另一方面,我们已经看到许多不同的 token 项目开始使用类似 DAO 的机制。Kyber、Aave、Synthetix 和 DeversiFi 都已经开始试验这些机制,从而让他们的社区更多地参与到项目、token 和资金的管理。

正如我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所述,越来越明显的迹象表明,DAO 的数量只会增加,而这些 token 和 DAO 之间的关系也只会变得更加巩固。更多的实验本身就意味着胜利,把这些想法推广到更广泛的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去其实并不像看起来的那样令人困惑。


到目前为止,大多数的 Moloch DAO (指基于 Moloch 协议的那些 DAO, 如 MetaCartel) 都是许可系统,这意味着加入这些 DAO 并积累 DAO share,其用户在一定程度上是已知的。虽然这种许可的结构显然牺牲了大量的去中心化特性,但在特定社区的愿景趋同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我们来看看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加入一个社区”的要求是在 uniswap (或者其他任何 token 社区)上购买 ERC-20 token,而第二种情况是,加入一个社区的要求是申请加入一个被许可的团体,承诺“抵押” ETH 便可获得 DAO 的 share。那么加入第二个社区的门槛显然比加入第一个社区要高很多。然而我们看到的结果表明,没有直接经济激励(比如持有大量的投机性 token 或赚取薪水) 的这些 Moloch DAO 已经向我们展示了令人刮目的成效

当我们的规模扩展到数百万人的时候,它可能将变得不可持续,不过这仍然是一个值得我们学习的可靠数据,持有代币或赚取薪水所产生的影响要小于基于共同愿景的 DAO。


归根结底,DAO share 只是 token 的另一种形式,两者都应该以可信中立作为最终目标。无论是可转让的 DAO share 还是不可转让的 token,机制设计是重点,而不是比较 DAO share 和 token 的区别。

无论机制以及该机制的市场定位如何,我们应该更关注其既定目标所取得的成果,而非机制本身。

Axia 实验室是 MetaCartel DAO 和该领域其他 DAO 的核心贡献者之一。自 2017 年成立以来,Axia 实验室一直与创新者、企业以及 token 项目合作,并尝试与每一个 DApp、DAO 以及 token 合作,为这一生态系统赋能,并为此领域中那些受欢迎的项目构建激励机制和治理结构。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继续探索这些新的 DAO 模型,并期待重振我们在 2016 年看到的协调创新精神。

感谢 Peter ‘pet3rpan’ Cooper Turley & Callum Gladstone 成就了这些思想以及本篇文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