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prits

慎言是寫得慢的籍口

支離歌

發布於
遠處有個噤言的老僧,在山上用腹語宣稱他施放演算的魔法。

食指輕按黑框綠黑點。
點開新的地方天圓。
眼前呈現局部
被掠套的記憶。

禧年前的張力,來自布里斯托的呢喃;
翡翠鳥穿透天際,甩過南國孩子的鬢頰。

鑽探那更久遠的施洗者的頭顱
是莎樂美?是曼度莎?
還是卡力騷?

茫無頭緒,無有順序,
食指不住的左右往復,回憶
被肢解得更零碎!

遠處有個噤言的老僧,在山上
用腹語宣稱他
施放演算的魔法。

我無所掌握,依稀聽到
有人在吟唱:
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