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號大院青瓦牆
逗號大院青瓦牆

逗號就是逗號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重点章节笔记

平等如何塑造美国民主

上卷第二部分第五章 美国的民主政府

美国人民拥有普选权因此是真正的民主。美国人并不热衷于参与公务因为获得的薪俸并不多且遭人嫉妒(此种嫉妒来自于平等人的欲望)。公务员不穿制服热心且受到尊重,保证薪俸制能使行政群体不被贵族垄断。但是美国没有终身公务员、行政变动大不稳定,这让美国的公共生活几乎没有字面记录,有野心的人也不热衷于当公务员。直接选举的众议院充斥着粗鄙之人,参议院则多是精英才子。

民主政府主要由贫困的人立法(为多数),因此所制定的财政政策都为穷人服务,虽然有助于民生但是支出巨大。在面临危机时,美国的民主可能不能做出理性的反应,他们拒绝征兵和强迫服役。在对外关系上,华盛顿和杰佛逊给出了不结盟不干涉的原则,希望利用美国的地理优势保持发展。在国际交往上,贵族制比民主制占有更大优势。

上卷第二部分第六章 美国社会从民主政府获得的真正好处

民主立法代表的是多数人的利益,因此其执政官虽然不如贵族制中的执政官有才能,她最重要地和被治者没有不同的利益。美国的行政长官的腐败仅局限于他私人,制度更会使无人成为他的同谋(检举);但贵族社会的官员会连成一条纽带、彼此勾结,他们既有来自政府支持,也有来自贵族公民的支持,走向一个不利于多数人的社会。

美国的爱国来自与私人与国家利益的结合,而非一种宗教式无反思的对土地、传统的热爱。这种理智的爱国主义是人们知道国家的普遍繁荣与个人幸福紧紧相连,他们热衷于参与公共活动,一切具有进步性、变革性、热火朝天。人民为自己立法尊重法律(但同时又频繁修改),赋予承认公民权利实践公民权利,在人与人的平等中保持退让的尊严。

上卷第二部分第七章 多数在美国的无限权威及其后果

美国的立法权、行政区甚至部分司法权都由多数决定,人民最高主权形成无限权威具有不可抗拒性。美国没有预防与限制多数行为的措施,少数在面临不公时无法得到裁决,这便是多数的暴政。在力量强大的同时,其频繁的选举使立法具有不稳定性,行政频繁在多数注意到的地方变革却无法持久,无人注意之处便无进步。美国的移民带来多数的道义,多数在舆论与精神上也得到支持,民主给了美国人身体上的自由,但与贵族制不同,民主不依靠物质力量进行专制而是在思想精神上压迫,形成对多数的巴结。一旦多数没有形成结论议题便会被永恒讨论下去(热火朝天的氛围),但一旦结论形成,该议题便再也不被提起,反对者将被多数排挤舆论谴责。一个坏的结果便是美国在建国后再无伟大人物出现,不巴结人民的甚至不会得到人民的选举。民主政府的垮台并不因为政府无能,而是因为多数的无限权威使少数忍无可忍,立法机构的暴政没有得到限制,专制便转为无政府状态的混乱。

上卷第二部分第八章 美国怎样削弱多数的暴政

不存在行政集权。美国只有政府集权而无行政集权,联邦政府不过问也无法规定州政府的行政,人民把大权留给了自己。美国缺乏行政集权的历史,多数本身还未充分认识自己的权力,只知其自然力量而未掌握扩大这个力量范围的技巧。

美国的法学家精神是平衡民主的力量。法学家在行为上因拥有独特的知识而接近贵族,他们若在贵族政府中获得高位将安于秩序;他们鄙夷群众的行动,但若贵族限制他们的晋升,他们则会试图倾向民主社会以在其中获得超越的领导力量。英美法律因循传统注重既成事实,他们有独特的思想和情趣。在美国,富人无联合的纽带,真正的贵族是法学家。法学家获得人民的信赖,且法学精神通过陪审制度扩展至法院以外,限制着民主的堕落。

民事陪审制度通过让公民参与司法培养他们的权利意识,今日陪审的人明日将可能受审。陪审员接受法官的权威引导,提高人的知识、学习法律精神与逻辑,教导每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参与到与自己无关的事中克服自私自利。法官也因此把权威放上了法院外的舞台,通过法学影响着国民精神。

下卷第二部分 民主对美国人情感的影响 第一至五章、第八章

平等和自由通常结合且互相促进,但亦可分而论之。民主国家爱平等比爱自由更热烈和持久,他们宁可要奴隶下的平等,也无法忍受贵族制。自由在不同时代都有出现,民主时代的特点是身份平等。政治自由的获得需要巨大努力,其废除却只需要不实行即可;破坏平等却需要推翻整个体制,人们相信平等是恒久的必然长存因而依恋平等。极端自由的坏处显而易见,自由的好处又是非经常性的慰藉,仅在长期显现;平等每天向个人提供小小的慰藉,其坏处又难被大众察觉。法国人在革命中拥有了平等,而后才有自由;美国生而人人平等。

民主国家的身份平等断开了贵族制中人们之间联系的链条,催生出个人主义。贵族制中家庭持久、人们上有需要尊敬之人下有需要负责之人,同胞被紧密联系在一起。而平等到来后,特别是民主革命完成后,个人主义最为强烈,人们的公德枯萎只有对全体的义务而对为某一个人忠诚无动于衷,忘记祖先后代与同代人疏远、只想自己陷入内心的孤寂。个人主义最后会可能变为利己主义。

这种个人主义可以通过自由制度对抗。专制乐于让人们维持独立不参与治理,平等与专制互相助长,民主时代的专制由为可怕。自由制度中的公职选举让人们不得不参与公共治理、充分行使政治权利,致力于相互照顾,而其中地方小事比全国大事更能吸引公民参与操持,迫使公民互助。在一个民主国家,全体公民独立但又是软弱无力的,如果既无个人成就事业的能力也无结社的习惯,则没有公共事务能被办成,不久文明会衰败回到野蛮状态。美国人把结社视为解决公共事务的唯一途径。如果无法解决的事务都要求政府替代社团,则政府将涉及到极小的事务中不知不觉实行暴政。社会活动不应由政府包办。

美国用“正确理解的利益”的原则同个人主义作斗争。“正确理解的利益”告诉个人为他人牺牲对于他人和本人都是同样必要的,不否定人们可以追求自己的利益这切合了人性的弱点。欧洲人只会公开提献身精神而绝口不提个人利益,他们认为“正确理解的利益“会阻碍一部分人崇高的道德,但总体来说”正确理解的利益“提高了整体的德行水平。用个人利益来驱动的”正确理解的利益“是最符合当代人的理论,易于启发与教育就能避免公民在平等之后陷入利己主义造成的野蛮状态,期待自由、公共安宁和社会秩序。

下卷第四部分 关于民主的思想和感情对于政治社会的影响 第一至六章

平等自然使人爱好自由制度。平等可能产生两种倾向:一种使人们径自独立,且可能陷入无政府状态;另一种使人们走上一条漫长、隐而不现的被奴役的状态。平等把关于政治独立的模糊观念和本能的冲动植入每个人的心灵深处,并提供了纠正它所产生的弊端的方法。

平等时代人们无法接受君主和臣民中间存在次级权力,民主下十分自然地会产生政府亲自领导全体公民的单一的中央权力的观念。继而因为平等,差异化制度与治理使人不快,统一立法把相同的习惯和法律加在还未变得相同的居民身上是常见的。这样的政府观点有利于中央集权。

民主国家人民爱好社会安宁与发展个人事务,他们个人无力且不喜合作因此诉诸中央集权来保护自己。越是平等人们对于小特权的容忍度便越低,民主的激情在动因最小时反而更加猛烈,平等使人产生嫉妒心(链接拉康“嫉妒产生于制度透明,人被迫意识到自己低劣的合理性”),对特权的憎恨使民主国家人民倾向把权力集中在选举出的元首身上。平等本性推动中央权力,而中央权力也鼓励平等,因为划一有利于他们扩大和巩固权力。中央集权是当前民主时代政府的自然趋势。

历史上先存在自由还是先存在平等的思想影响着不同国家的民主政府。法国通过夺权实现平等后所有被扫除的中间权力都归于中央;美国从未有特权斗争,因而保全了个人权利和地方自由。教育与开化公民有利于人们维持组织次级权力的能力,毫无知识的软弱无力个人无法组织自治秩序和反抗暴政。战争会推动中央集权,对动乱的害怕使民主国家扩大中央政府的职能。(中国地方行政让人们不信任,对中央政府十分依赖,是否也在走向直接管理与集权?)

在欧洲,不停的革命与反革命摧毁了中间权力,政府的权力从与国家利益有显著关系的事上伸向领导和监督公民私人事务。教育、私人储蓄、行政诉讼都由政府掌控。原本少受政府控制的土地所有者转化为工业阶级,庞大的工业从业者受到政府全面控制。政府不喜爱不受管控的小团体,因而审查与控制形成的组织,工业集体组织被政府引导据为己用。我们时代同时有着不断削弱政权和继续巩固政权的两种革命,他们在思想上有紧密关联且把人引向同一个终点。

民主国家给人的压迫在于用一种父权的方法为公民创造幸福提供便利,公民不在运用自己的自由意志失去活动能力,一张细密规划的网盖住全社会,阻碍了坚韧创新的拔尖人物出现,阻碍了新事物的萌发。没有暴政,人民是牲畜,而政府则是牧人。人民认为把枷锁的另一头放上全体人民,通过理智地出让自己的独立和部分权力(卢梭)也会获得部分补偿,这是意志的一种表现。国民代表制度确实比过度集权好,但是只能保证人们参与国家大事,对小事却无法兼顾屈从于政府,心灵之光便逐渐黯淡。上层为共和制的而其余部分为极端君主制的整体是个短命的怪物。腐败的统治者和无能的被统治者只会让它倒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