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獨俱樂部

我們是原獨俱樂部。政治上主張台灣原獨。運動上堅持自然主權和歷史正義。智識上強調複數方法與複數觀點。關心所有與原住民族有關的課題。我們也是文化橋樑的建構者。

原獨活動|加入科學的解殖民之旅

原獨讀報】為大家捎來科學界的消息。同時向春天倒數:距離春分還有 59 天。

去年科學家在委內瑞拉的圭亞那高地(Guiana Highlands)發現了一種美麗的蘭花,後來被確定這是一種植物學界此前未知的物種。最近這個物種命名的話題吸引了媒體的注意和報導。

下圖就是發現新蘭花的圭亞那高地。這片高地屬於地質學家所稱的圭亞那盾地,是古老穩定的前寒武紀基岩。盾地幾乎沒有造山活動或斷層等地質活動,長期處在隆起狀態,侵蝕使得表層喪失殆盡,基底於是暴露出來。

Sources: Mongabay

發現新蘭花物種的消息於 2020 年 11 月 8 日刊載於《植物分類學期刊》,被認定為一種樹蘭屬(Epidendrum)的植物。生物分類與命名學的慣例,是以拉丁文形容該物種作為種名,例如樹蘭屬的蘆莖樹蘭,學名為 Epidendrum radicans,字面意思是「會長根的樹蘭」。

不過,圭亞那高地發現的新蘭花的並沒有按照這個方式命名。相反的,科學家們認為當地原住民是這片土地的守望者,種名應該由當地的佩蒙原住民(Pemon)決定。佩蒙人為蘭花取了佩蒙語的名字katarun yariku,意思是「高處的花」。於是最後發表在《植物分類學期刊》上的名字就是 Epidendrum katarun-yariku,在高處開花的樹蘭。

下圖是整株的高處開花樹蘭。黃色花朵鮮艷明亮,但個別花的大小只有五釐米。
Sources: Mongabay

❝ 生物命名法則應該要納入物種的本地名字,而不是純從歐洲殖民者的角度來思考。❞

就在新蘭花物種知名發表在《植物分類學期刊》之前半個月,科學期刊《通訊生物學》也刊出一篇兩名紐西蘭學者的通訊文章,主張生物命名法則應該要納入物種的本地名字,而不是純從歐洲殖民者的角度來思考。兩名學者認為,更名工作應該讓原住民擁有主動權利,科學界則在被要求時相應變更物種學名。例如紐西蘭貝殼杉的學名為 Agathis australis(南方貝殼杉),但可以應毛利人的要求改為 Agathis kauri(黑木貝殼杉),因為 kauri 是毛利人對這種樹木的稱呼,意思是黑樹

下圖為生活在紐西蘭南島的高地鸚鵡,學名是啄羊鸚鵡(Nestor notabilis),日後若是在學名中使用毛利人的名稱,可以叫做 Nestor keaKea 是毛利人對這種鸚鵡叫陣聲音的模擬,並以此稱呼這種鳥類。
Sources: Stuff.co.nz

之前我們在原獨火塘邊談過科學知識作為一種殖民場域的話題,而這個頑固的領域似乎也開始回應原住民族的解殖民呼籲了。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希望大家都來加入這趟旅程,如果你剛好是科學家,也希望你在關鍵的時候不會忘記原住民族的心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原獨活動|赫爾澤人的獨木舟之旅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