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獨俱樂部
原獨俱樂部

我們是原獨俱樂部。政治上主張台灣原獨。運動上堅持自然主權和歷史正義。智識上強調複數方法與複數觀點。關心所有與原住民族有關的課題。我們也是文化橋樑的建構者。

原獨要聞|挑戰殖民史的殖民史新書《野人海岸》・兼聽聽不懂的圖圖納克語

十六世紀初,一艘船由西向東橫跨大西洋,由美洲返回歐洲,滿載財貨,以黃金壓艙,此外還有一些來自現在墨西哥的圖圖納克人,有男有女。他們被送往神聖羅馬皇帝查理五世的宮廷,在歐洲史料裡留下身影,最終成為今日學者書中主角。

各位俱樂部的朋友大家好,我們繼續為大家讀報,今天為大家報導新書。同時不忘記向春天倒數:距離春分還有56天。

  • 新書介紹:野人海岸
  • 影片:聽圖圖納克語
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新書介紹:野人海岸

過去曾經不只一次談到,以殖民史料寫成的歷史,就是殖民史(參見舊文),不論作者解殖民批判意識多強,多注重多元文化。這不是一個意願問題,而是現實問題。就像磚造房屋是磚房,不可能用磚造出木屋。

在學術界,許多有反省意識的學者試圖以「史料」寫出「原住民的歷史」、「原住民觀點的歷史」或至少「包含原住民觀點的歷史」,卻不知道這些著作儘管嘔心瀝血,從原住民角度看來依舊是殖民史。

Source: Amazon

雖然從原住民角度看來,學術界自我質疑批判還不足夠,但從個別著作可以看出學者們挑戰傳統的企圖。例如歷史學家彭諾克(Caroline Dodds Pennock)才剛出版的《野人海岸》(On Savage Shores)就把眾人熟悉的「歐洲人發現新大陸」顛倒操作,寫出一部美洲原住民發現舊歐洲的歷史:

1519 年,一艘船由西向東橫跨大西洋,由美洲返回歐洲,滿載財貨,以黃金壓艙,此外還有一些來自現在墨西哥的圖圖納克人(Totonac),有男有女。他們不是第一批被歐洲人俘虜帶走的美洲原住民,在此之前哥倫布俘虜的原住民就數以千計。後來這批圖圖納克人被送往神聖羅馬皇帝查理五世的宮廷,在歐洲史料裡留下身影,最終成為彭諾克書中主角。

英國《衛報》的書介寫道,《野人海岸》是「重拾歷史」的著作,「將邊緣人物置回歷史的畫布」,增加「探索」和「發現」歷史論述的複雜度。書介提到,彭諾克在書中反覆邀請讀者思考一個「簡單但根本的問題」:美洲原住民如何理解他們所見的歐洲?那些圖圖納克人去到歐洲宮廷的同時,家園正被瘟疫和征服戰爭摧殘,他們又是如何看待宏偉的歐洲宮廷,和城市中的大量貧民?

不過,這些問題反映的是今天的西方人對昨日美洲原住民的興趣,回答了這些問題,增益的是當代西方人的歷史,而不是當年美洲原住民經驗的外界。更重要的是,當代美洲原住民(如今日墨西哥境內約四十萬圖圖納克人口)關切數世紀前的往事,往往不為追究當年「真相」,恐怕更多在於確立自己與過往的關聯,從而提出一個關於當前的論述。

❝ 原住民的世界裡,所有關於過去的敘事都關於當下。❞


影片:聽圖圖納克語

影片無旁白,無說明,無字幕,觀者只能聽聽不懂的圖圖納克語。影片中人是 Zeferino,他講的是圖圖納克語的一支,名為 Ozumatlán。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