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24895 
Clara

小說|延時笑話

前天晚上在回家的地鐵上,接到了南哥的電話,愣了1秒鐘。自從去年夏天我從廣州離開後,這是南哥第一次給我打電話。我以為又是跟左青有關,這兩口子跟我隔八杆子遠也能吵吵上。“喂,南哥?!”我已經扯開嗓子。“你現在方便接電話嗎?我有點事兒想諮詢你一下,青兒說你前段時間也是那樣,所以打電話過來問問。

Clara

影評|《地久天長》:終於輪到他們這代人為國背鍋了

看完《地久天長》後,有個比較感性的論斷,在個人觀影體系裏,王小帥序列裏依然還是《闖入者》排第一,這部電影仿佛是硬骨頭的某種回光仿照一般,還能有點骨氣。在歷史的書寫裏,“暴政—歷史—受害者”體系裏,哪一環都不能是真空的,哪一環都不能隱匿的,但《地久天長》不一樣了,它真是火急火燎地讓庸輩忙著“為國背鍋”。

Clara

影評|《你的鳥兒會唱歌》:有一只鳥在夜裏唱歌,有一朵花爬上你的雙唇

我很難克制住對這部電影的熱愛,看完就直接給朋友發微信,在那種腎上腺素分泌旺盛的時刻,我能想到的最俗的語言:真是嫉妒安藤櫻和菊地凜子啊!併發出了不絕於春天的嚎叫:戀愛真是蓬勃又美好啊!大概是因為很少看到一部存在主義式的日本電影,以及已經說不清有多久沒有看過這麼摯拙的愛情電影,它如此...

Clara

譯文|專訪是枝裕和:記憶的中途客棧

1995年是枝裕和首部劇情長片《幻之光》首秀威尼斯,大獲成功。隨後相繼拍攝了《下一站,天國》、《距離》等影片。2001年任教於杜克大學的Gabriel Paletz博士開啟了他亞洲電影探訪之旅,此文也是此次旅程的成果之一。此時是枝裕和剛完成了他第三部劇情長片《距離》的拍攝。

Clara

影評|《小偷家族》:家人之間為何這樣,家人之間應該怎樣

《小偷家族》劇照儘管有戛納最佳影片的頭銜加持,我對是枝《小偷家族》這部片子依然保有一定的懷疑心(奶我枝)。我愛上他的時候他正處於人生中思考家庭關係最執念的時候,他在電影中講父子、母子、孩子之間深深的血緣羈絆,講那些以愛之名包裹的親切怨恨。用影評人的話來講就是:囿於家庭之內的小格局...

Clara

影評|《陽光普照》:孤島躲藏者與東亞家庭的悲歌

沒有中国大陸影片參賽的第56屆臺灣金馬獎,其實並沒有大家想像的淒涼,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大華語區域優秀電影雲集,《陽光普照》橫掃六項大獎,算得上實至名歸。導演鐘孟宏曾憑藉《第四張畫》獲得金馬最佳導演,延續了臺灣新電影的氣質,鐘孟宏的影片故事風格冷靜現實,攝影風格清新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