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頌華

香港人,平時寫字、撚貓、行墳場。曾為BBC中文網專欄作者,寫過十年Lonely Planet旅遊指南。修習瑜伽、茶道(裏千家)和花道(池坊)。暫時這裡先放一些已發表但在網絡上較難讀到的文章。

記內觀十日與夜

發布於
修訂於
最近找回2017年第三次打坐十日後的「坐後感」筆記,覺得與其放在臉書沉底,不如在這裡公諸同好。這十年來不時有朋友問我內觀(Vipassana)是怎樣的,既躍躍欲試,但又難免有些害怕,畢竟十日起跳的課程,比起其他三五天的禪修冥想打坐,門檻和時間成本也高很多。在2017年參加十日打坐後,我當時一出關不久就決定要紀錄一下。這裡是整理當時的筆記,也加了一些update。
Photo by Sage Friedman on Unsplash

最近找回2017年第三次打坐十日後的「坐後感」筆記,覺得與其放在臉書沉底,不如在這裡公諸同好。這十年來不時有朋友問我內觀(Vipassana)是怎樣的,既躍躍欲試,但又難免有些害怕,畢竟十日起跳的課程,比起其他三五天的禪修冥想打坐,門檻和時間成本也高很多。在2017年參加十日打坐後,我當時一出關不久就決定要記錄一下。這裡是整理當時的筆記,也加了一些update。

以下是2017年1月1日我在香港內觀中心出關當日記下,最近再整理了一下的筆記:

第三次坐十日,這次覺得日子好難過,第三天就好想逃走。但原來跟老師說「我現在就要走,馬上,立刻」也是需要勇氣,我這個人因為面子問題,還是沒膽量開口,於是乖乖返回坐墊上打坐去。

到底是什麼讓我頭三天那麽難過?內觀是透過如實的觀察自己的呼吸和身體感受,察覺一切的感覺,不論是痛苦還是暢快的,也是無常,不會永恆不變的,因此不用因痛苦而感到不快,也不應貪戀暢快的感受。你不用壓抑這一切的感受,你觀察他們就好了,平等心面對一切。

講到這裡,大家都知道,it's easier said than done。內觀不用「觀想」(如真言宗的月輪觀阿字觀,我也有學過,但覺得不適合我),也不頌念任何神佛的名號,一切是用你自己的身體和意志去淨化心念,沒有任何外在的力量去幫你,一切靠自己,我覺得更難,儘管這已是我的第三個十日課。

之前兩次十日都沒這次苦。這次一開始就通通不對勁。入營第一天左肩舊患發作,不舉;入營後室友有睡眠窒息症,晚晚扯哮,我睡不到,頭三晚我好有慈悲心,想像對方是我母親,我一定會很包容的,我睡不著不是她有問題,是我意志不夠。到第四晚,明明這個人就不是我母親,不是說營內要守著noble silence的嗎? 根本就是對方有問題,自己有睡眠窒息又不顧別人感受不向老師提出特別需要。於是第五天,我跟事務長說:「要不搬走她,要不搬走我,再這樣下去我怕我捱不到第十日。」結果,老師批准,把我搬走了,換了房間,終於有得瞓。但今天回想,我依然覺得是我的compassion不夠,罪過。

說回正題,今次打坐頭三天有好些感受,確令我怕得想放棄。之前當過十天課程的義工一次,有機會向老師請益。當時老師大至是說(如我沒有誤解的話),愈堅定的內觀,就愈能把深層的習性反應(大意是過去那麼多世累積的惡習/惡念)浮面,這個過程可以很痛苦,但你千萬不要對他們起反應,平等心面對,讓他們走過,消失,就夠了。當這一切的感受消容了,就完全淨化,成為覺者,可以涅盤喇。

今次,可能是我某一世的一些不快經歷浮了出來。第二天觀息時,我感受到下體被陽具猛烈襲擊,害怕得張開了眼睛,卻發現自己很安全,四周很寧靜,不安的是心念。然後,再繼續觀息,又有一刻,我感到左盤骨有被敲碎的劇痛,今次死忍,不張開眼睛,也不動,痛苦也無聲無息地消失。到第三天,又有一刻感到跌落井底或深坑,還真實到有離心力的,超恐怖,也本能地張開眼睛了,發現我根本沒事,很安全。我開始想,難道有一世我是被人姦殺?或者被人浸豬籠?老師說,你不用理會,這些都已過去,你繼續觀察,這一切都會消失。

的確,頭三天我有粉身碎骨的感覺,只是坐而已,卻有被人打了一身的痛楚,腦海中湧出無數個念頭,要止住心念,談個何容易?

但奇怪的是,經過頭三天疑似被姦被殺的恐怖感覺後,第四天開始「正常」了。身體的痛楚陸續消失,但仍有不少垃圾在腦內,不時要叫自己返來觀呼吸再觀感受。到第五日漸入佳境,雜念減了好多,那個「姦」我的男人消失了,反而想到很多愛我的人,不過這些愛我的人都是雜念,都不是身體當下的感覺,也應該掃走,重要的是觀察當下。如是者之後的五天都是意志的考驗,不斷要抗睡魔來襲,不斷要叫自己回來觀感受,不要去想家中的貓貓,不要去想2017的大計。

現在想來我很幸運,沒有在第三天逃跑,也更確定自己會繼續以這種方式修行下去。記得三年前我問過一位剛剛「變成」比丘尼的朋友,問她搞什麼走去出家?她笑著說「我想成佛」。我當時心想:「嘩,好大野心!」以往兩次內觀我都沒想過要成佛,只是想be happy and free from most aversion if not all,其實要做到這個地步已很不容易。但今次我真的覺得,要成為「覺者」是有可能的,快的話應該修多三十世左右(完全是沒有科學根據的推測……)。時間長短不是問題,起碼有個目標。想不到2017年的第一個願望是這個。而老師的講課明明我已聽過幾次,但今次這句感受最深:「沒有人/神會為你打開通往天堂的大門,天堂之門要自己打開。」(將來我要用腳踢開!)

最後是溫馨提示,有興趣參加的朋友,真的要下決心的。十日內觀不是「興趣班」或「體驗班」,沒有禪院鐘聲,沒有拜神燒香,沒有瑜伽伸展筋骨,也沒有頌經環節,更不是要追求什麼魔幻般的體驗,你有的只是你自己的身體和意志,葛因卡老師的聲音指導,還有由始至終陪你坐足全程和解答疑難的內觀中心老師。

=======分隔線=========

這是2021年9月21日(即今天)中秋節的補充:

我是2012年9月第一次參加十日的內觀課程。這十年間參加過三次十日課,也當過兩次十日課的「法工」。但我得承認我是一個很懶惰的人,從來沒有跟老師所示在家早晚打坐一小時,永遠在找藉口。而我最後一次上課是在2018年5月,當時是去泰國坐八天的「四念處」課程。

雖然我很懶,但在動盪的2019年,我還是覺得幸好我早幾年遇上內觀。看著自己出生成長的地方一夜間崩壞,一直以來相信的價值被強權粉碎,看著無罪的人受罪,令我對「痛苦」有了更真切的體會。我常提醒自己任何的痛苦也會過去,而當下的痛苦,就是對「平等心」的考驗。受罪的人固然苦,加害者也一樣可憐,不論黃藍紅黑甚至是認為自己沒有顏色的人,其實也經歷著(或逃避)不同程度的痛苦。我仍未做到去「原諒」他們,甚至仍不時會咒罵他們「快啲死」,但幸好在我悲憤時我仍能在某程度察覺到自己的悲憤,今天我仍對世界有許多憤怒,也有感到惶惑的時候,但至少已不再被這些情緒騎劫太久。

2020年是瘟疫之年,無法參加任何課程;到現在2021年了,家中老貓成了長期病患,我難以再像從前般自由可以離家十日。不過現在讀到從前的筆記,加上最近在上一門早期佛教課程和與冥想有關的典籍課程,至少讓我在知識層面上對內觀了解得更多。但內觀最重要的還是用身體去做實驗,光看書是絕對不足夠的。因此,我在這裡也提提自己,要養成在家打坐的習慣。

訂閱贊助: https://liker.land/learnedfriend/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瑜伽老師不會告訴你的瑜伽真相

在港舉行日本池坊花展 插花男借花道撫慰心靈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