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頌華

香港人,平時寫字、撚貓、行墳場。曾為BBC中文網專欄作者,寫過十年Lonely Planet旅遊指南。修習瑜伽、茶道(裏千家)和花道(池坊)。暫時這裡先放一些已發表但在網絡上較難讀到的文章。

葡萄牙被盜藍彩瓷磚 歷史價值高

發布於
一塊古董葡磚,在古董市場上標價可至幾百歐元,而且要把它們偷到手,真的比其他藝術品容易。瓷磚不像繪畫或雕塑,無法安全地儲存或保護。許多有歷史價值的葡磚畫,就這樣露天擺放著,而且數量非常多,警方沒可能在每個地點安排保安員守著瓷磚。
葡萄牙許多建築外牆鋪滿藝術瓷磚,圖為波圖的聖母靈魂教堂。(Photo by Serge Le Strat on Unsplash)

葡萄牙近兩年不斷出年在許多香港人的腦海甚至是計劃中,一是黃金簽證移民計劃,二是葡萄牙疫情告急,情況比英國還嚴峻。其實同樣嚴峻的,還有葡萄牙的「國寶」之一Azulejo「葡式瓷磚畫」,這幾年來被大規模盜竊。葡磚畫有幾珍貴?去年,在葡國的前殖民地澳門,葡磚畫就被列入澳門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不過,要保育葡磚畫並不容易,在葡國是沒資源,在澳門是不夠人才。

瓷磚畫是藝術也有社會功能

葡磚畫「Azulejo」來自阿拉伯語,意思是「拋光的石頭」,在中世紀時先由穆斯林用作清真寺的裝飾,後來傳到葡萄牙,瓷磚工藝成為教堂牆壁裝飾;至17世紀末,又受到中國青花瓷的影響,白底藍色的瓷磚畫流行起來,並成為葡萄牙瓷磚畫的典型色彩。

雖受青花的影響,但瓷畫在葡萄牙卻有了自己的生命,成了大型的戶外藝術品。里斯本是瓷磚之都,市內許多建築的外牆都覆蓋著瓷磚畫,成為這座城市的非官方象徵之一;而國家瓷磚博物館在爆發瘟疫前,是里斯本最受歡迎的博物館,吸引無數瓷磚收藏家來朝聖。

葡磚畫有以圖畫說故事的功能,古代以至20世紀初仍有民眾是文盲,而葡磚畫的聖經故事和大航海故事,除了是藝術外,還有教化功能。此外,瓷磚還有一個重要作用,就是可保護建築物外牆免受濕氣侵蝕。在1755年的里斯本大地震中,整座城市幾乎夷為平地。重建時,由於瓷磚比石頭便宜,因而大量應用於牆壁裝飾,並把瓷磚拼成壁畫。但當時的瓷磚畫大多用於建築物內部的牆壁,直至19世紀中期才開始盛行在戶外的牆壁上装嵌瓷磚。不過普遍來說,這些19世紀出現的瓷磚畫,多是因工業技術提升而大量生產的廉價瓷磚,與早期的手繪瓷磚壁畫價值絕對有差。

里斯本不同年代的瓷磚也成為盜竊的對象。(Photo by Natalia Y on Unsplash)

里斯本的瓷磚偷竊猖獗

但無論是古董手繪瓷磚,還是工業革命後出現的早期量產瓷,也有價有市,難逃被盜的命運。據葡語報章《Público》的報導,光是首都里斯本,在1980年至2000年間,就已失去了25%的藝術瓷磚了。

一塊古董葡磚,在古董市場上標價可至幾百歐元,而且要把它們偷到手,真的比其他藝術品容易。瓷磚不像繪畫或雕塑,無法安全地儲存或保護。許多有歷史價值的葡磚畫,就這樣露天擺放著,而且數量非常多,警方沒可能在每個地點安排保安員守著瓷磚。在沒有任何保護的情況下,被小偷洗劫一空,或是被遊客從外牆撬下帶回家當作紀念品的事件不斷發生。

拆除瓷磚在葡萄牙是一種罪行,最高可判處8年監禁,但由於起訴這類案件的難度極大,因此很少人被定罪。根據葡萄牙法律,警方有責任證明他們設法尋回的瓷磚是以非法手段落入他人的口袋,並要準確指出瓷磚在哪一棟建築物被盜。

此外,里斯本的房地產蓬勃發展,也是葡磚畫加速消失的原因之一。從前的里斯本是一個被人遺忘的南歐小城,大多數人只覺得她落後和停滯不前,但近年,里斯本是不少外國人投資移民的目的地,購買房產是最常見的方法,里斯本的房價近年不斷飆升,而有瓷磚作為外牆的物業,往往會被急於套現的業主視為負擔。2017年,葡萄牙政府通過一項保護瓷磚外牆的法律,規定即使物業不是歷史建築,業主在拆除任何瓷磚前必須得到當局許可。這條法律本來是好事,意味著發展商不能再隨隨便便拆除瓷磚外牆。但同樣地,業主在翻新甚至重建物業前,會對瓷磚盜竊和破壞行為隻眼開隻眼閉,因為盜磚反而成為減輕業主負擔的「福音」。

波圖區的São Bento火車站,瓷磚畫(上部)描繪了葡萄牙的交通史。(Photo by Peter K Burian)

葡磚畫原地保留才有價值

也有一些發展商在重建物業前,會把牆上的葡磚畫捐給博物館,這樣就可以免除他們在原地保護瓷磚的責任。但是,保護葡磚最理想的做法是在原地保持原狀,因為許多瓷磚畫不僅僅是一件物件,而是為特定場所而創作,只有在原地保留,才能突顯其價值和與空間呼應。如在波圖區內的São Bento火車站,就有多幅20世紀初創作的瓷磚畫,除了描繪一些重要的歷史戰役外,還畫上了葡萄牙的交通史。要是這幅瓷磚畫收藏在博物館中,就不能在現場說故事了。

葡磚畫是人類的共同文化遺產,面對來自各方的盜匪,里斯本政府和民間似乎也束手無策。早前有人建立了「瓷磚銀行」,業主可以去銀行更換丟掉或被盜的瓷磚;還有瓷磚資料庫Mapping Our Tiles,以crowd-sourcing建立圖片庫,在線上「保存」葡萄牙各地的瓷磚外牆地圖;而SOS Azulejos則是由警方牽頭的項目,為尋獲的被盜瓷磚評分,並公開圖片,希望藉此減少「賊贓」在黑市流通的情況。雖然各方都在努力挽救瓷磚,但真正從源頭堵截,似乎仍是不可能的任務。

澳門畫家黃綺雯在回歸前,用葡磚畫記錄了葡國工匠為澳門鋪路的情景,作品收藏於崗頂聖若瑟修院。(李倩如提供)

澳門的中葡交匯瓷磚畫

比鄰香港的葡萄牙前殖民地又如何呢?托賴,至少到目前為止,也沒聽說澳門有嚴重的瓷磚盜竊情況,但他們卻面對另一個問題──葡萄牙人把瓷磚畫帶來澳門已有幾百年,但在澳門回歸後,要在澳門找到懂得繪畫甚至修補瓷磚的人,卻寥寥無幾,有時甚至需要找葡國人班救兵。

如果細心觀察澳門的葡磚畫,也可看到這種工藝離開南歐後發展出自己的生命。有些瓷磚畫既有西洋畫的寫實,同時有中國傳統畫的意象,如此風格的作品,大多出自澳門葡磚畫家黃綺雯的手筆。瓷磚畫很多時是為紀念某些事物而繪製的,因此,澳門不同時代的街道風景,也在一些葡磚畫中記錄下來。如回歸前葡萄牙工匠來澳舖砌葡式碎石路的畫面、還有澳門四百年來的中葡交流史,也記載在澳門不同位置的葡磚畫上。可幸的是,這些畫作,尚算完整,還未有人打它們的主意。但願登上「非遺清單」的澳門葡磚畫,將來不會步里斯本的後塵,成為黑市交易場上的磚塊。

原文載於2021年4月號《信報月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