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頌華

香港人,平時寫字、撚貓、行墳場。曾為BBC中文網專欄作者,寫過十年Lonely Planet旅遊指南。修習瑜伽、茶道(裏千家)和花道(池坊)。暫時這裡先放一些已發表但在網絡上較難讀到的文章。

【文化籽】跳出大和之美 日本舞踊 心與技的修行

發布於
雖然已有人把許多蘋果日報的內容在網上backup,不過自己寫過的文章在有空時還是想自己backup多一次。這是2018年2月10日在果籽的文章,當時日本的舞踊流派若柳流在香港有大型公演,地點是在理大,而翌年理大的表演場地已變得面目全非。
日本舞含蓄而華麗,習舞半生的若柳智香(右)與港人弟子若柳香蒔,皆視舞踊為心與技的修行。

在幽玄的燈光下,舞者柔柔揮動扇子,和服衣袖如回雪飄搖。嫣然的回眸,大和撫子的淡雅和優美,盡在不言中。在春光明媚的季節裏,日本舞踊(即日本傳統舞)若柳流的傳人,將為港人跳出難得一見的傳統舞步。

「我叫若柳香蒔。」眼前這個明明是香港女子,但說話溫婉、舉止典雅,穿起和服就如一名京美人。女子本名黎海倫,她跟隨日本舞踊五大流派之一的若柳流老師若柳智香習舞八年,終於在兩年前得到「名取」資格(即掌握一定技能而獲得老師准許使用藝名的舞者),正式成為若柳流的門人。她自豪地解釋道:「這個名號需要考試後得到家元(掌門人)認可,才能在名字上冠上『若柳』,而『香』是繼承老師的名字,『蒔』則是自己選擇並得老師批准才取的名。」

日本舞者需要通過考試和老師准許才得到「名取」資格。目前香港共有七人已有「名取」資格的舞者。

六年獲「名取」資格 全港只有七人

學習日本傳統藝能,是終身的修行,投入的時間和心血,比念博士學位還要多。黎海倫花了六年功夫,「變身」成若柳香蒔,而這個資格,才是一名舞者的起步點──至少要成為「名取」才可踏足台板公演。全日本也就只有4,000人有這個資格,海外就更少,但香港卻出了七名,若柳香蒔是其中一人。

若柳香蒔最初是被華麗的和服吸引,才踏上日本舞踊之路。「我在理工大學念時裝出身,對衣物本身就好感興趣。八年前,我看到一個廣告,就是智香老師和她的學生穿上和服跳舞。當時我想,就幾塊布而已,怎可變出一件那麼美的衫?既然可着和服,又可以跳舞,那就試試吧。最初我覺得並不適合我,因為我完全沒有跳舞底子,但因我好想着和服,於是試着跳下去,一跳就跳到現在。」

和服這件糖衣,令若柳香蒔一頭栽進浩瀚無邊的日本傳統文化中。除了多年來搜羅了過百件和服,對於日本人的心思、修養、情感和表達方式,也有深刻的體會。「一穿上和服,人頓時優雅起來,你會體會到古代人的動作為何這樣美,沒有誇張多餘的動作,每個舉止都是內斂而蘊含力量的。」

有着過和服體驗的人都知道,穿和服要繫上很多帶子,美是美,但很多束縛,只能款款而行。如果還要在舞台上扭動身體跳出優美舞步,談何容易?「一定要『人衫合一』,我平時去日本也會穿和服,現在已穿到如便服一樣自如。不過和服並不是舞踊的全部,華衣美服之下,舞者的做手和眼神更要做到傳情達意,畢竟日本舞與西方舞步不一樣,日本舞有很多內在而微妙的情感,但不會用固定的節拍釋放出來。要如何令觀眾意會得到這些情感,就好考舞者的功夫。要掌握這種由內而外的力量,我仍要好好向老師和家元(掌門人)學習。曾有次看過家元的演出,他無論是演繹兔子還是女人,都活靈活現,眼神好像會說話一樣。

若柳流四世家元(即掌門人)若柳壽延(中)今回專程來港作特別公演。

老師居港28年 在港傳揚「和之心」

日本舞踊源自有四百多年歷史的歌舞伎中的舞蹈元素,而若柳流則出現在19世紀末,至今也有過百年歷史。來自日本高知縣的若柳智香,居港28年,可說是全港唯一教授日本舞的老師。由最初只有居港日本人學習,至今天有三分之二學生是港人,若柳智香用粵語夾雜日語說:「當初因為結婚而來港,但時至今日,我覺得是命中注定要來宣揚日本舞踊。」

六歲開始習舞的若柳智香,1979年成為「名取」,至1991年獲取「師範」資格,1999年在港成立「香之會」,開始教授日本舞。歲月令舞者跳出更有深度的舞步,她的一舉手、一投足、一個轉身,渾身都是魅力。對舞踊的熱愛,若柳智香用典型的日劇口吻說:「日本舞踊是我生活的力量,我希望藉着舞踊能夠在學生之中培育出『和之心』——一份彼此尊敬、守禮的心。」

但若柳智香憶述,剛開始教授時相當費勁。「因為港日文化、價值觀等也有差異,而且日本舞踊本身是特殊的舞蹈,要跳出日本人那種曖昧的感情變化,要如何將這種複雜的情緒一氣呵成表達出來,就是日本舞的精髓,外國人要掌握是不太容易的。但現在互聯網普及,去日本旅遊又變得容易,香港跟日本的距離好像拉近了,近來我只要稍作說明學生都能立刻明白。」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曾踏足東京國立劇場和大阪國立劇場台板的若柳智香,今年3月邀得若柳流四世家元若柳壽延專程來港獻技,而且會聯同門下的七名香港「名取」演出,並請來專責表演服飾、假髮及化妝的日本師傅協助演出。是次演出,也是若柳香蒔首度參與公演,光是戲服和頭飾,加起來就有十多公斤重,少一點體能也應付不來。若柳香蒔說:「這不止是一門藝術,也是運動,用的不止是肌肉,而是『氣』。舞者要心無旁騖,才能跳出一支觀眾也有共鳴的舞。」

新春特別日本舞踊公演~日本伝統の美~

日期:2018年3月3日

時間:7:15pm

地點: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

票價:$280至$680

查詢:https://www.konokaihk.com/


原文載於2018年2月10日《蘋果日報》

訂閱贊助: https://liker.land/learnedfriend/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在港舉行日本池坊花展 插花男借花道撫慰心靈

訪京都百年老店 體驗男子漢茶道

【專題籽】崑曲×能劇×歌劇 影像與肖像的時代紀錄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