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史与记忆

在充斥着压迫与不平的世界中的边缘发声;终将成为回忆。

2021.8.8 【美国】阶级问题与文化问题(1)

發布於
最激进的往往是那些在高校接受了人文教育,但又不得不为了生活而挣扎的人。Ta们有很多的情绪是因为接受了人文教育以后会发现:世界真的太烂了。

文章来源: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21/09/blame-the-bobos-creative-class/619492/

  • 新闻题目:HOW THE BOBOS BROKE AMERICA

The creative class was supposed to foster progressive values and economic growth. Instead we got resentment, alienation, and endless political dysfunction.

短评正文:

在美国,当代左翼运动的困境已然很显明。不管南希·弗雷泽,爱丽丝·杨,或者朱迪斯·巴特勒们强调多少次交叉性(intersectionality),写多少篇说明在当下,阶级(部分但也仅仅是部分是关于再分配)问题和性别,种族,政治参与的不公正是互相关联的,心怀不满的工人阶级和自鸣得意的新自由主义“进步派”们总是难以团结起来的。而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因为技术的发展和政治治理制度的进化,我们已经很难像一百年前的人们那样想象一场启示录式的革命了;更何况二十世纪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革命的后果,好坏都是扑朔迷离的。从另一个方面来讲,MeToo运动,弗洛伊德事件,亚特兰大亚裔枪击案已然告诉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是在美国,在今天,活得不好还是有许多原因的。

我希望自己可以在年度述评和之后的文章中慢慢讨论这个问题。但是作者对于Bobos群体的构成我完全不赞同。本质上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整体上保守的党派,只不过前者没有那么保守罢了!现在的一个基本想法是:最激进的往往是那些在高校接受了人文教育,但又不得不为了生活而挣扎的人。Ta们有很多的情绪是因为接受了人文教育以后会发现:世界真的太烂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