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訶德

一個喜歡寫紀實,看遊記,讀書的感悟筆者

半生緣 | 這前半生的緣,是後半生是劫

《半生缘》 作者: 张爱玲

這是我之前寫過的一篇文章在這裡重新修改過,又多了一些感悟,以下是我對這本書的感悟:

讀完了張愛玲的《半生緣》,好像一次艱難的歷程,唯覺出辛苦和累。辛苦,是因為每讀一章便是一章的辛酸,心裏擠滿的淚,隨時會流出來,有時甚而喘不過氣。累,是急於想知道一個結果,又舍不得那過程,加上雜事纏繞,竟不能一氣痛快地讀完,只能每夜等到實在撐不住眼睛發澀了,方戀戀不舍地合上那一頁

之前讀過的張愛玲全集,大都是一些中短篇,《傾城之戀》《金鎖記》《紅玫瑰與白玫瑰》《沈香屑》等。許是因為篇幅有限,張愛玲其間的語言風格總是犀利而斬截的,同時多了些刻薄,另隱藏在文字背後的悲憫。《半生緣》一篇卻完全的不同,是所謂的‘溫吞水’,慢慢地,不動聲色,好像在醺醺的鍋裏小火細細地熬,又止不住它隨時地要溢出來。好幾次,覺得自己的心被緊緊地揪住,揪得生痛,簡直沒有了力氣讀下去。然而,又那樣強烈地吸引著我,簡直欲罷不能的痛苦


“中年以後的人常有這種寂寞之感,覺得睜開眼來,全是倚靠他的人,而沒有一個人是可以倚靠的,連一個可以商量商量的人都沒有。”這句話原是出自《半生緣》,這是張愛玲第一部長篇,她實在太善於寫女性的命運

“中年以後的人常有這種寂寞之感,覺得睜開眼來,全是倚靠他的人,而沒有一個人是可以倚靠的,連一個可以商量商量的人都沒有。”這句話原是出自《半生緣》,這是張愛玲第一部長篇,她實在太善於寫女性的命運。

        書裏曼璐是個該被憎惡的角色,是她裝病設套將曼楨推入深淵,可是對她又恨不下去,她做舞女養活一家人,為了全家的生計嫁給祝鴻才,在曼楨有世鈞的年紀裏,她也曾有豫瑾。那件出鏡率很高的紫色旗袍,是豫瑾最喜歡的顏色,察覺到豫瑾對曼楨的感情以及得知豫瑾結婚的時候,和曼楨在密室爭執脫口而出的那句“同樣是姐妹,憑什麽妳讀書高貴,我要去做舞女低賤”,私以為她是個比曼楨更慘的人物,終生不育,雖然嫁給祝,余生也是在受氣和忍讓中茍活。曼楨自強,堅韌,溫柔又有力量,和世鈞明明是很般配的一對,各自家庭帶來太多羈絆,曼楨想要負擔起家庭的重任,不願連累世鈞,世鈞出生舊式家庭,害怕家業束縛不能長廂廝守,兩人內心都有自己的打算,接二連三的誤會堆砌在一起,被退回的信,定情的戒指,找不到的住址,被囚禁的曼楨,剛好結婚的豫瑾……哪怕中間有一個環節有漏洞,都不會是後面的結局,正因如此才更有無力之感吧。曼璐和豫瑾,曼楨和世均,叔惠和翠芝……

         這本書裏,對相愛的兩個人而言,錯過好像是很容易的事,看張的書,真有種把心掏空的感覺,還不盡興,還要在心空蕩蕩之後再飲下寒冰,她筆下的人物,更像是深秋月下被寒霜雕刻的草木,輪廓蒼勁幽微,與月光交融,看上去晶瑩細膩,實際是枯葉獨掛枝頭,摸起來蝕人心骨。

“世均,我們再也回不去了。”這前半生的緣,是後半生的劫。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