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CDT网语】2021年8月:“所有事都挥舞着国家的棒子,不允许发出一点个人的悲鸣”

發布於
“犹如无数的珊瑚虫形成了杂乱无章的珊瑚礁,无数个体的不服从与逃避行为也形成了自身的政治或经济堡礁……当国家的航船搁浅在礁石上时,人们通常仅仅关注船只失事本身;他们没有注意到,正是大量微不足道的行为才是造成失事的原因”。“每月网语”栏目将以当月热点新闻事件为线索,梳理网民的相关讨论。

中国数字时代近年来持续收集“网语”。这些“网语”包括当月网民对热点新闻事件的评论、时政讽刺类段子、时下流行语录或者文章中精辟的一句/段话等。我们尤其关注那些正在被中国言论审查制度抹杀的“抵抗的声音”。诚如詹姆斯·斯科特所言:“犹如无数的珊瑚虫形成了杂乱无章的珊瑚礁,无数个体的不服从与逃避行为也形成了自身的政治或经济堡礁……当国家的航船搁浅在礁石上时,人们通常仅仅关注船只失事本身;他们没有注意到,正是大量微不足道的行为才是造成失事的原因”。“每月网语”栏目将以当月热点新闻事件为线索,梳理网民的相关讨论。

同时,我们也推出了每日更新的【每日一语】栏目,并在Twitter、Facebook、Instagram、Telegram等多个社交平台同步发送【每日字卡】,欢迎您的关注。

一、网游产业祸不单行

对于网游产业来说,8月是祸不单行的一个月。8月初,央媒《经济参考报》发表文章《“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将网络游戏称为新型“毒品”、“精神鸦片”,并援引业内人士提醒称,应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该文引发市场恐慌,一度令腾讯、网易等涉足网络游戏公司的市值出现暴跌。

但相关文章中午即被删除,又在傍晚恢复上线,但在标题和内容中都删去了“精神鸦片”、“电子毒品”等字眼,让人们暂时缓和了对网络游戏产业的担忧,相关股票市值也开始回升。

不过好景不长,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出《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规定18岁以下青少年每周玩游戏时间最多为3小时,并且只能在周末和节假日进行。

匿名网友:马云投机倒把,程维柳青通敌卖国,俞敏洪组织黑社会,马化腾制毒贩毒,王兴王卫奴役外卖小哥……合着新经济就是一犯罪集团啊。
SydneyDaddy 悉尼奶爸:腾讯:妈的一千亿只能换一小时,大意了。
查拉斯图拉-Elvis:这是教育问题,不单单是一个产业导致的。
心善不拜佛:少追明星,少玩游戏,时间剩下来干什么呢?哦哦,多学精神。
ZYX:把时间空出来去学习强国!

相关阅读:


二、威尔逊·爱德华兹事件

中新社、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国官方媒体于2021年7月下旬至8月初连番刊登“瑞士生物学家威尔逊·爱德华兹”谴责美国施压世卫及恐吓世卫专家的报道,随即引起瑞士驻华大使馆的注意,瑞士当局经过调查后,在8月10日于推特的官方账号发表声明指出,瑞士没有任何登记姓名为“Wilson Edwards”的公民;在生物学界没有以该名字署名的学术文章;发表评论的脸书账户在2021年7月24日刚刚开通,至今仅发帖一条,账户好友只有三位。该账户可能并非以网络社交而开设。

HuarenNews:路径图总结:7月24日,瑞士生物学家 Wilson Edwards 发脸书;7月27日,中新社控股的“南太之声”报道;7月28日,李世默开办、捧张维为的“观察者网”报道;7月30日,中国新闻网报道、同日被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转载;7月31日,参考消息网报道、同日被新华社转载。”(本条消息经中国数字时代核实发帖时间后进行过修订)
蔡勇坚:活实在太糙了。 威尔逊 爱德华兹,这是英语,瑞士是德、法、意的交汇处,怎么可能有这种名字?而且威尔逊和爱德华兹都是姓。 这个就好比说有位中国专家叫做山本松下!
顾国平:中国绝不是一个充满谎言的地方!—— 威尔逊·爱德华兹(瑞士知名生物学家)
匿名网友:大家好,我是瑞士生物学家威尔逊·爱德华兹,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支持中国的言论,被反华的瑞士政府注销了国籍和身份证,在瑞士银行的几百万比特币存款也被冻结了。我准备向国际法庭起诉瑞士政府,但现在身无分文,急需一笔资金,希望友好的中国人民能够为了正义和良知,助我一臂之力。
笑话驴: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 派我去瑞士,我改名叫 Wilson Edwards,这不就全解决了?
小晖:一方面在教育孩子要诚实,另一方面却又在身体力行的搞出一幕幕闹剧,这样有意思么?咱们用事实来说话,用证据来说话,不好么?现在好了,少数媒体的行为,正在成为国际上的笑柄,本来想要争面子的,结果反而丢了更多的面子,何苦来哉?

相关阅读:


三、塔利班重新掌权

塔利班于8月15日全面控制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攻占总统府,重新掌权。全世界都为阿富汗人的前景忧心忡忡,但中国官方媒体和受其影响的部分民众却一直沉浸在洋洋自得的气氛之中。网民们讽刺他们是“精塔”分子,意思是精神上的塔利班人。

匿名网友:塔利班终于干上了比贩毒、贩卖军火、拦路抢劫更挣钱的活儿:“为人民服务”。
renfanzi:人类史上新篇章:移动互联网时代,全球直播一个邪恶势力掌握政权,每个良知未泯的人都感到巨大痛苦和恐惧。
长平:阿富汗人民“选择”了塔利班,正如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共。中共专制不仅更适合中国国情,而且更有力量,更能带领中国走向国富民强。塔利班的胜利,为中共的“去正义化教育”提供了有力的最新证明。
陆晚晚晚晚:谁对自己的人民残忍,我们就和谁做朋友。
伊布拿起一块布:而说塔利班是老朋友的那伙人,他们孩子老婆又在西方。
LIBAITIAN2323: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一路货。
韭莱开花割了高:一个喜欢砸孔庙,一个喜欢炸大佛,谁说没有共同利益观?谁说他们不是惺惺相惜的好朋友我都不信。
卢克文:写塔利班传的过程中,我被本拉登那种对自己民族文化的深爱之情,渴望救国救民族的情绪深深震撼到了。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大家知道我们最近在学习党史,比如说大决战这样一些电影,我们今天看阿富汗的局势,产生一种类似的这样的感觉。塔利班,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解放战争时期,跟解放军一样的,现任政府有点像国民政府。

相关阅读:


四、中央提出“共同富裕”

在8月17日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 中共强调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目标扎实迈进”。8月18日公布的一份会议纪要还称,要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但对于要如何实现共同富裕,外界担忧中共将以“胁迫”慈善的方法来缩减贫富差距。

匿名网友:一个连官员财产都不敢公开的国家,却说要共同富裕。
长平:刚刚骂完穆斯林民族的小粉红,转身就可以称颂塔利班;昨天还在骂美国阻挠中国企业的发展,今天就可以对未经法律程序打压企业家和明星的做法拍手称快。
王兴:美团这个名字里有两个字,”美”意味着”好”,”团”意味着”一起”、”共同”,所以”美”和”团”合起来就是”一起更好”,也就是说”共同富裕”本身就植根于美团的基因之中。
张维迎:如果我们坚定了对市场经济的信心,不断推进市场化改革,中国就会走向共同富裕,如果我们失去了对市场的信念,引入越来越多的政府干预,中国只能走向共同贫穷。


五、整顿文艺圈

8月27日早上,中国网信办在官网公开了一份在8月25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通知提出了十项整改要求,包括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优化调整排行规则、严管明星经纪公司、规范粉丝群体账号、严禁呈现互撕信息、清理违规群组版块、不得诱导粉丝消费、强化节目设置管理、严控未成年人参与、规范应援集资行为。就在8月26日晚,有网民发现发现多个视频网站突然下架赵薇的影视作品,各大视频平台上赵薇主演的多部作品也已经将她除名。除此之外,此前涉及偷税丑闻的郑爽和涉及出轨丑闻的霍尊的微博“超话”也都被封杀。

8月29日,包括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光明网、中新网在内的多家官媒在头版重要位置转发了一篇名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该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内容为围绕中央网信办加强饭圈乱象重拳治理的行动点评“娱乐圈乱象”。这篇文字显然引发了不小的恐慌情绪,就连胡锡进也站出来“减速”,他撰文说“这种耸动的全局性宣示与中国实际政策面严脱离,属于少数人的狂想”,但令人惊讶的是这篇文章在微信上一度被禁止转发(现已恢复)。

张批话:新时代朋克生活:晚上九点下班,穿过复杂的街巷,对暗号开门,把孩子从非法补习班接回家。到家洗漱完毕,钻进被窝里连上梯子违法翻墙,点开外国视频网站观看禁片《还珠格格》。
wenzhao:我们现在真的非常接近于一个另类的平等,就是在恐惧面前的人人平等和当韭菜的人人平等。
大社老记有话说:动不动就发生这种莫名其妙的荒诞事情,动不动就置人于“不确定的恐惧”中,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相关阅读:


六、微博监督员事件

8月底,微博监督员季浩洋封号事件引发舆论热议。事件起因是网民 tomo酱酱 发布了微博称母亲在接种疫苗后去世了,季浩洋则称该名用户“涉嫌捏造故事博取热度来进行非法诈骗,并且对国家造成不利影响,已被拘留”,并将 tomo酱酱 账户进行封禁。

但事实上 tomo酱酱 没有被警方拘留,并注册了小号公布了母亲的死亡证明。其后,季浩洋回应称:“我未经核实对方身份后发布的言论明日会到公安机关书面道歉,但法律不会让你们随随便便拿个借口来污蔑国家,疫苗有没有问题扪心自问,外媒传播速度不差于国内,明日见分晓,该谁负法律责任谁也跑不掉。”

季的行为和回复众多网民不满,后有网民发现“微博监督员”是有固定任务 KPI 的,将矛头指向了新浪微博。

兽爷:所有事都挥舞着国家的棒子,不允许发出一点个人的悲鸣。
缙云排行榜:我以爱国的名义污蔑你属于功大于过,应该论功行赏。
神臨子津二:法官是我,陪审员是我,处罚机关还是我,你们普通人怎么跟我斗?
北风56632:还是五十年代那一套,抓坏人下指标,抓不出来怎么办?真心感觉2.0就在眼前。
熹熹主任:蛆的真不容易,一边在网上当管理员,一边在店里打工,结果身败名裂,管理员也当不成。

相关阅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