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CDT档案】2020年十大审查事件:讲真话求真相

發布於


2020年,中国在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方面的打压可以说到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这与新冠疫情分不开。2月7日,李文亮医生的去世,触发了中国民众的愤怒,网络上发起了海啸般的“讲真话”运动: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若是当初不是训诫新冠病毒“造谣者”,不隐瞒疫情,这一场世界灾难或许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然而,这场运动也让中国政府越发加强了网络舆论的控制:一方面制造大量舆论,重新塑造新冠疫情的历史,急于甩锅,重塑“正确的集体记忆”;另一方面变本加厉进行网络审查,删除不和谐的声音,抓捕批评者。据统计,2020年文字狱事件共有771起因新冠病毒言论而获罪事件截止到10月份有582起。CDT努力记录与保存了部分被消失的内容,把真相留给历史,并特别选出2020年十大言论审查事件。

1 . 武汉新冠病毒造谣者和李文亮医生被警方处分

事件:1月1日 武汉八名新冠病毒造谣者。2020年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8人散布武汉肺炎不实消息被依法处理 ,为此,警方还特别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上发布信息、言论应遵守法律法规,对于编造、传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查处,绝不姑息。”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微信群谈论疫情。12月31日凌晨1点半,李文亮被医院领导叫到武汉市卫健委询问情况,天亮上班后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并在此后应要求写下了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2020年1月3日,他因“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而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训诫。李文亮被舆论广泛关注后,并被解读为8名“造谣”者中的一人。上游新闻指出,1月1日武汉警方传唤了8人,而李文亮是在1月3日去派出所接受训诫,可能并不属于8名“造谣”者之一。对此,李文亮回应称,他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造谣”者之一,只知道说了真话而被训诫。

社会影响:1月27日 ,李文亮医生接受了《北京青年报》的采访,第一次公开了疫情的情况。当天这篇采访《北青深一度|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全网消失。随后,在病床上的李文亮实名接受了其他媒体采访。2月7日,李文亮去世,引发全民愤怒。 2月7日中午,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民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2月8日中午,调查组抵达武汉市。3月19日晚7时,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组发布《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通报内容包括:一、李文亮医生基本情况和转发、发布有关微信信息的背景及过程;二、李文亮医生接受公安机关谈话、训诫和医院谈话情况;三、李文亮医生发病、治疗、抢救情况;四、李文亮医生去世后抚恤、善后情况;五、工作建议。调查组的工作建议是:由于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调查组已建议湖北省武汉市监察机关对此事进行监督纠正,督促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及时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3月19日晚8时,武汉市公安局在微博发布情况通报,决定撤销对李文亮医生的训诫书,并就此错误向当事人家属郑重道歉,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理。同日,新华社授权发布了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以及相关的记者问答。

2. 许章润教授、耿潇男 因言获罪

事件2月4日,许章润教授《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全网封杀. 不久,因批评防疫,许章润教授被软禁。7月6日 上午被十多名警方从北京的住所逮捕。7月12日,许章润获释回家。7月13日,媒体报道清华大学对许章润革除教职、开除公职。许章润的朋友告诉德国之声:“原本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今年上半年要出版许先生过去3年发表过的10篇文章,但后来在中国当局与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的社长都警告他后,这本书便没出版。之后纽约一间出版社决定出版这本书,而书刚在两周前问世。”许章润的朋友认为,这本书是他今天清晨被捕的重要原因。许章润过去3年曾多次公开发表文章抨击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与中国共产党。在今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后,他也曾多次在网路上发表文章严厉指责在习近平指导下的中国政治体制,在官僚主义的奴役下已崩坏。

9月10日,企业家耿潇男和她的丈夫,因涉嫌“非法经营”,而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10月14日被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据介绍,原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被四川警方带走时,耿潇男曾为他奔走呼号。耿潇男的多名好友怀疑,她被警方带走与早前公开为包括许章润在内的多名公共知识分子和异见人士发声有关。

社会影响:许章润被警察带走的消息传出后,在中国社交媒体刷屏,BBC中文、纽约时报中文网、德国之声等多家媒体第一时间发布消息。许章润教授的遭遇,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据美国之音报道,汉学家黎安友(Andrew James Nathan)等人发起公开信行动数天以来,已经有超过120名国际学者参与了联署,共同敦促清华校方恢复许章润教职。此前,已经有包括清华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和北大法学教授张千凡在内的多名中国学者呼吁清华大学修正错误,恢复许章润的职务。( 德国之声 | 先生今后无处说话?许章润获更多国际声援)

耿潇男夫妇被带走后,在中国社交网络再次引起民众对言论自由的关注。10月21日,由清华大学法学院原教授许章润等六位中国学者发起联署信,呼吁当局立即释放中国艺术家、私营出版人耿潇男夫妇。

3 .讲真话运动

事件:2月7日凌晨,李文亮医生因新冠状病毒肺炎去世。作为此次疫情的吹哨人之一,李文亮医生的突然去世,在民众激起激烈的反响,自发组织各种活动来纪念李文亮医生,同时也表达对当局的不满,提出政治诉求,发起了一场讲真话运动。

社会影响:李文亮的去世,激发了中国民众要求言论自由的诉求,他们或是提出倡议书;或是用行动表示;或是发表明明知道会被立即删除的文章;或是在自己的社交网络用图片文字来表达自己的诉求。在网络上,有网民自发在微博上发起了#我们要言论自由#的话题,纷纷表达要求言论自由、放开信息审查与管控、反对因言获罪的诉求,然而截至目前为止,此微博话题已被删除,网友们迅速开辟了另一个话题#我们要求言论自由#继续发声。(我们要言论自由!)这些话题不久便被封杀。社交网络上的倡议书、文字和图片也迅速消失。CDT编辑特别收集部分于此:CDS档案 | 言论自由从今天开始——中国民众纪念李文亮医生(持续更新)

4 .《方方日记》及其风波

事件:2020年1月23日武汉启动封城,4月8日解封。武汉作家方方在封城期间,共写了60篇日记。读方方日记成为很多人的必修课,但几乎每篇出来便被立即删除。CDT特别将方方日记汇总保存:

方方日记总汇

社会影响:《方方日记》不断引起读者的共鸣,同时方方开始遭到极左、小粉红、爱国青年的批评、攻击、甚至恶毒咒骂。“一位高中生”写公开信给方方阿姨,认为方方家丑外扬。第二天,方方在日记里回应了这位高中生,同时网络上也出现很多回应文章。自此,方方日记开始引起全国性的争议。在方方结束日记后,有海外的出版社要结集出版,在国内更是引发轩然大波:网络上对方方进行了更猛烈的恶毒的人身攻击、批判,甚至连方方的支持者都遭到攻击。湖北大学梁艳萍教授因公开支持方方,而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记过、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教学工作的处分。海南大学退休教授王小妮也因支持方方受到学校调查。方方也得到了许多作家、学者和知名人士的支持,在社交媒体上卷入这次争论的知名人士有郝海东、叶大鹰、张雪忠、罗新等。

5 .任志强因言获罪

事件:三月中旬网络有消息传出,任志强被北京市纪委“留置”,关押在北京市郊区蟒山市纪委培训中心。随后又有消息说,他只是被北京市纪委带走谈话。其原因是前不久他的写一篇文章《任志强: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在文章中,任志强批评了中共专制体制对疫情防治工作的破坏作用,并称习近平“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7月23日, 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宣布任志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在这篇文章发布后不久,便传出任志强失联的消息,后被确定为是“纪委谈话”。2020年7月23日,任志强被“开除党籍”,其中一项原由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2020年9月22日,任志强因多项罪名被重判18年,其中不涉及任何“政治罪名”。任志强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社会影响:任志强被判18年的结果公布后,民主人士普遍认为任志强案是典型的“冤案”。前《中国青年报》栏目《冰点》主编李大同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质疑,任志強20多年前就是高收入人群,退休前年薪超过七百万,何必要贪污?退休时历经4次审计都合格,谁会相信这些罪名是真的?李大同认为,四大罪名都是当局栽赃给任志强的,可惜的是,任志强未请律师为其辩护,因此,庭审的真实内情至今仍无法为大众所知。

在他曾经敢怒敢言的微博上,任志强被宣判的消息受到严厉审查。据CDT编辑查实,官方媒体转发通稿,可转可评但转评信息均不显示;非官方媒体转发通稿,禁转禁评;非通稿一律删除。过去数年间有关任志强的新闻,也都被设置为了禁转禁评。用户发表含有“任志强”字样的消息,均自动私密,仅本人账号可见。

在疑似唯一漏网的《北京晚报》消息评论区,有网友留言:

“黄宗羲说,‘我之出而仕也,为天下,非为君也;为万民,非为一姓也。’”

6 .《发哨子的人》:一场大型集体行为艺术

事件:3月10日,《人物》发表三月封面人物《发哨子的人》,文章采访了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该报道引起轰动,艾芬的话:“老子到处说”,即可成为流行语,同时艾芬和哨子也成为了敏感词。但文章也因此立即遭到封杀,当天上午11:40左右便消失,在这篇报道被和谐之后,网民便开始用各种方式不断发送这篇报道,有修改敏感词发送的,有用截图发送的,还有用语音发送的,当天便出现十几个版本。然而这些也随即被封杀。这似乎更是激怒了网民,网民开始创造性地发送这篇文章:各种外文、盲文、密码、火星文等等。在原文被删的24小时后,网络上出现了更多的版本,也有网友不断收集整理,CDT编辑特别将网络上流传的《发哨子的人》的版本汇总于此:

CDS档案 | 一场彰显网民不服从的大型集体行为艺术:发口哨的人版本大全

社会影响:对网民来说,转发就是对审查的抗议,“发哨人”已经成为一场前所未有的抗议审查的网上运动,“一场彰显网民不服从的大型集体行为艺术”,也有网友认为,这是404时代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7. 失踪的四位公民记者与端点星事件

虽然中国政府一直隐瞒武汉疫情的真实情况,但是却有几位公民记者主动向中国民众报道疫情情况,还有志愿者主动做网站保存那些被官方删除的疫情信息,然而,他们都被“消失”了。

陈秋实:曾到香港纪录反送中运动,后来以公民记者身份到武汉采访新冠疫情的陈秋实,在二月初突然失踪,引起外界关注。几个月来一直没有他的消息,直到好友徐晓冬9月17日在 Youtube 直播时透露,检察院决定对陈秋实不予起诉,但仍被有关部门监管。

张展: 张展曾为律师,疫情期间前往武汉报道疫情实况,以文字、影片和现场解说等形式,提供了官方媒体不予报导的疫情信息。据相关媒体报道,她于5月14日遭上海警方跨省抓捕,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6月19日以同一罪名被实施逮捕,在经历4个多月的关押之后被起诉到法院,其间她一直坚持绝食抗议,但遭到强制灌食。11月13日公布的张展的起诉书,法院罕见直接建议判处张展4至5年有期徒刑。

方斌:方斌为武汉市民,2月1日,方斌发布了一段在武汉第五医院拍摄的真实影像记录,其中一家医院“短时间搬出8具尸体”的宣传外的真实细节令人震惊。方斌在视频发布后很快就遭到了警方逮捕,并强制问话多个小时。2月10日下午3点,方斌被警方强行带走,至今杳无音讯。

李泽华:前中国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中国公民记者、Youtuber,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2月26日晚,正在武汉进行持续报道的李泽华的住所遭当地公安人士(自称)强行进入,本人疑似被抓捕,失去人身自由。4月22日,失踪近两个月的李泽华在twitter通过录制youtube视频的方式首次发声,并讲述了自己26日被捕后被强制“隔离”的诸多细节。

端点星事件:4月19日,端点星的志愿者蔡伟、陈玫 和小唐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秘密抓捕,并被指“涉嫌寻衅滋事罪”,小唐在被关押25天后取保获释;蔡伟、陈玫在秘密关押55天后,6月12日,家属被告知两人已批捕并关押于朝阳区看守所。端点星网站搭建于2018年,以对抗网络封锁和言论审查为己任,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过去数月亦备份了大量疫情相关文章。蔡伟和陈玫均为热心公益的90后大学毕业生,长期关注和参与公益事务。

8 .蔡霞因言获罪

事件: 6月初,社交网络广泛流传着一个长达20分钟的音频,这是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在私下的一次讨论会上发表的讲话。蔡霞在讲话中不断诘问,为什么中共体制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为什么习近平这样一个人“坐到大位上去?”蔡霞由此判断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是没有出路了,“改是没有用了。这个体制从根本上讲就必须要抛弃它”。8月17日,中央党校网站发布通告,因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退休教师蔡霞“发表有严重政治问题和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性质极其恶劣、情节极其严重…..中央党校决定开除蔡霞的中国共产党党籍,取消其享受的相关退休待遇。”蔡霞表示:“我很高兴与这个黑帮一样的政党彻底脱钩了”。9月10日,被迫滞留在美国的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发现,她在中国的银行帐号被关闭,中共不只取消她的养老金,连存款都取不出,“人们永远想不到邪恶的习共有多邪恶”。

社会影响:被迫滞留美国的蔡霞,在自由亚洲、美国之音、纽约时报等诸多外媒上接受采访、发表文章,更加无畏地批评习近平和中共的胡作非为,否定了习近平以及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并继续对中国政治的理论和路线提出建言。在她发表在美国之音的最新文章里,她系统地提出撤换习近平、取消共产党垄断地位、进行宪政民主的体制变革,实现和平转型的意见,并呼吁体制内外精英的共同努力,称这是中国政治的出路,也是她的心愿。

9 .消失的洪水与洪水美学

事件:25月下旬起在中国长江中下游地区、淮河流域、西南、华南及东南沿海等地因持续强降水引发的严重洪灾。从6月至9月上旬,全国70%的县(市)出现暴雨,700多条河流水位超警戒,多条江河同时发生流域性洪水,多省發生暴洪、城區內澇、漬災,导致1998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汛情。然而,这场洪水,一开始几乎“消失”在中国媒体报道中,之后,主流媒体努力粉饰太平,将原本充满苦难、灾祸的报道“正能量化”,“竭力为我们营造一个美好的世界”,甚至为所需要的正能量故事刻意拍摄所需要的画面,这些画面因“负能量”的刻意去除,显示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一种“平行世界”般的差异,由此展示出一种与灾难、苦难、悲惨、悲伤等毫无关联的“洪水美学”。例如,5月11日,广州市突降雷暴雨导致市区内多处道路出现树倒水浸现象,部分商户住户被淹,而部分官方媒体却将视角专注于“珠江新城”的雨后倒影。7月8日,浙江建德的新安江水库开启9孔泄洪闸,这是该水库“建成61年来首次正式9孔全开泄洪”,新安江沿线及下游多市/区被洪水淹没,而部分官方媒体却着重关注“下游民众捞鱼”。

社会影响:主流媒体对洪水的赞美与“正能量化”,引起网民的愤怒。CDT编辑收集了部分网络评论:

【立此存照】“洪水也是淡水资源 甚至可以是旅游资源”

大宋周刊|哦,主媒的洪水美学

10. 弦子与被消失的女权声音

事件: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于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2018年,网名为弦子的女子在社交媒体公开发文指控中国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朱军,称其在2014年对她进行性骚扰。她向法院对朱军提起诉讼。朱军否认所有指控,并反诉弦子和她的一名支持者侵犯其名誉权和造成精神伤害。这次庭审并不对外公开,但在开庭前的一次采访中,弦子对BBC表示,无论输赢,她都不后悔。“如果我赢了,那肯定会鼓舞更多女性站出来说出自己的故事;如果我输了,我会继续上诉,直到讨回公道。”

社会影响:微信上有关弦子诉朱军案的有关文章不断被删除;,开庭之日,大约100名支持者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外对弦子表达支持。一些人举着“米兔”(#MeToo)标语,还有一群支持者各举一个汉字,拼成“我们一起向历史要答案”的标语。

庭外声援基本平静。不过法新社的报道说,警方在试图驱赶支持者与围观者时发生了肢体冲突。警方还拽走了一些前来报道的外国记者。在互联网上,弦子得到了更多的支持,在微信上,立即建立了至少五个群进行“现场直播”;支持者们制作了海报、图片标语为弦子加油;微博上,网友们手写自己的话拍照上传支持弦子。CDS特别制作了专页记录这一天:CDS专页:米兔在2020年12月2日

CDS专页:米兔在2020年12月2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CDT档案】2020年视频精选(十大话题)

【CDT档案】2020年网语集锦十大话题

【CDT档案】2020年十大真理部指令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