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CDT月度人物】润肺和拼多多员工们:“想当人肉干电池吗?”

Published at

CDT月度人物:润肺和拼多多员工们

时间:2021年1月

评选理由:拼多多员工润肺之死在1月份引爆了网络舆论,之后大量揭露拼多多不人道的加班制度和控制员工制度的报道和自述出现。从一群程序员们发起反996运动开始,国内互联网科技大厂的员工过劳、权益难以保障的问题就广受诟病,然而行业鲜见改变,拼多多变本加厉的“11116”甚至“007”式工作制将这种压迫推向了极限,润肺的悲剧本可成为改变的契机,却仍被草草收场。

图片来自网络

1. 润肺之死

2020年12月凌晨一点半,在乌鲁木齐零下二十度的冬夜里,花名为“润肺”的拼多多员工张某霏在下班的路上突然昏厥倒地,被同事呼叫的救护车送往本地医院,在将近6个小时抢救无效后去世。1998年出生的她享年不到23岁。

润肺并没有留下多少个人故事,南方周末的报道《南方周末:拼多多女孩“润肺”之死》还原了一些这个女孩生前的经历。在旧识们的描述中,她漂亮、喜欢唱歌、热爱生活,再忙也会精心搭配衣服、化好妆来上班;她对工作认真负责,有上进心,面对迅速扩张的多多买菜业务的转岗要求,一些同事知难而退,而润肺接受了新疆团队的邀请,于2020年11月去了乌鲁木齐为多多买菜“开疆拓土”。

“2015年,润肺从陕西渭南高级中学考入西安邮电大学通信工程专业,入学的第一个学期,就在学院十大歌手比赛中折桂。后来她还登上中国好声音西安赛区的舞台,并组建名为切尔诺贝利的乐团,担任主唱。

她参赛时写下的座右铭来自信乐团的歌《海阔天空》:“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退缩,更精彩的活。”

“2017年,润肺开始活跃在各类移动互联网应用上,知乎、微博、B站、豆瓣都闪现出她的身影。她在豆瓣上留下最多足迹,标注了四年里看过的306部电影和11本书。”

秋招时,润肺最理想的公司是网易云音乐,爱唱歌的她在这款软件上听过11438首歌,创建了38个歌单,她为此参加了两站面试,最终却没能等来offer,去了早早给过她offer的拼多多。彼时,拼多多和字节跳动是最慷慨的雇主,给的薪水也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对应届毕业生有很强的吸引力。

可是,润肺却并不如网传的那样拿着“值得卖命”的五十万以上的年薪。同事透露,像她这样在运营岗位的普通院校本科生起薪就是一万元,每年十四薪的水平。按照惯例,拼多多每半年有一次调薪,每次幅度为1000-6000元不等。润肺经过了两次调薪,月薪应在大约一万三千元。

拿着略为体面的薪水,却承受着超高强度工作。据多个拼多多员工反映,相比臭名昭著的“996”,他们的工作制度是“11116”甚至“007”,一周工作六七天,没有周末、全年无休是常态。每月的工时超过300小时,甚至到达400小时,一个月只休息一到两天,加班到第二天凌晨是家常便饭,遇到大促时,甚至连续工作六十天不休息,在匿名的发帖平台上,有拼多多员工将这里形容为人间炼狱,极力劝阻后辈的加入。

而多多买菜又属于拼多多最为辛苦的业务。2020年8月,拼多多在武汉推出社区团购模式的生鲜业务,取名“多多买菜”。据说,社区团购在2020年一度被视为互联网下一个十年最重要风口,存在近万亿的市场空间。美团、滴滴先后入局,与此前的赛道巨头兴盛优选激烈竞争,随后拼多多也参与进来。

为此,拼多多强制大批员工转岗买菜部门,前往全国各地开拓市场。截至去年12月,多多买菜已经覆盖了全国除西藏以外的所有省市区。由于快速扩张和人手不足,拼多多员工往往需要承担多人的工作职责和数倍的工作量。拼多多董事长黄铮在公司五周年讲话时强调买菜业务“是拼多多人的试金石”,号召拼多多“全员开启硬核奋斗模式”,之后便是加班的全面升级。

在红星新闻的报道《放弃年终奖也要走,他们为什么想要“逃离”拼多多?》里,拼多多前员工小杰回忆:

“‘开城’是社区团购业务首要任务,先抢占下哪个城市就意味着更多的市场份额。以往媒体报道中,“多多买菜”常被形容为“兵贵神速”“打法凶悍”。有媒体统计数据,上线不到一个月,多多买菜已切入华中、西北市场,在西安、咸阳、黄冈、黄石、鄂州、咸宁、孝感九个市场全面铺开。在百度百科中这样记录,“试运营2个月期间,多多买菜已经得到了13个省份共计31个城市消费者的支持。”

小杰从后端需求中能感受到一线同事的紧迫感。“比如刚开了西安,马上又去开贵阳、南昌以及二线城市。”再往后,任务从一个压一个变成了多线进程、全面铺开。

同是拼多多前员工的梦梦把买菜同事的经历形容为“上山下乡”。她列举了各种让人哭笑不得的场面,比如:HR姐姐去前线学会了开叉车;开发产品坐仓库里写需求,放下电脑可以秒变搬运工……“缺什么就干什么,开城就像去开荒。”

“前线同事经常需要凌晨作业。按照多多买菜的模式,消费者头天23点前下单,次日便可到最近的自提点取回商品。而前线员工往往凌晨要在每个仓库点位,除了帮忙分拣以外,还要紧盯工作流程,如果出现问题,要及时和后方反映优化。

无休的日子持续一段时间,小杰有明显的身体不适感,经常萎靡不振,有时心跳突然加速,自己实在扛不住了,就晚上10点打卡下班。“10点是技术人员能走的最早的时间。””

多个媒体的报道表明,多多买菜业务的高频率、大流量、抢占市场的紧迫性,以及拼多多一直以来把有限的员工压榨到极致的企业文化,铺垫了润肺的悲剧。

在拼多多内部通讯软件knock上,润肺留下的签名是:肺宝为多多守边疆。有自媒体感叹,她是用白骨给拼多多打江山。

润肺的死随后在中国互联网上掀起轩然大波。消息1月3日晚最先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出现,有拼多多员工匿名留言发出质问:“我的好朋友,拼多多新疆买菜妹子凌晨一点半下班猝死,才23岁,真的没人敢出来讲一句话吗?真的没人敢出来讲一句话吗?这到底是什么鬼公司?愿天堂没有痛苦,你可以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

之后消息在知乎和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发酵。1月4日8:19,在知乎上一则“如何看待网传拼多多员工加班后猝死一事”的提问下,一个显示为“拼多多已认证的官方账号”的账号评论称:“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个人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28秒后,这个账号删除了这个评论,但截图已经在网上广为传播,并引起巨大争议。

当天下午4点,拼多多发布事件说明,并称从未发布过上述回应,截图系谣言。随后,知乎官方证实上述回应确系拼多多认证账号发布,拼多多继而解释系称该内容系拼多多营销合作供应商员工李某某发表个人想法,由于忘记退出公司官方账号而导致的一场“误操作”,并且展示了李某某盖了红手印的一份“检查”,却从未回应润肺的死因是否为“过劳”。

2. 拼多多前员工们现身说法

之后,多个拼多多员工或前员工在媒体上发声,曝光拼多多不人道的加班制度,以及对员工严苛的控制。

曾任拼多多产品经理的乔伊把她的经历形容为“又念了一遍高三”,三个月的项目被压缩到3到5天上线,就因为“Boss们想马上看见这个产品上线后的短期收益。”一味扩张的拼多多却无法提供员工基础设施的保障,“会议室总是要抢,厕所总是要排队”,为了在有限的办公地区达到最高的办公效率,乔伊曾见过工位旁三天内就搭出了一间新的玻璃会议室,一个月后,因为工位扩张,这间会议室又在3天之内被拆除。每一两个月,乔伊所在的部门就会进行一次座位调整。频繁的工位变动,让同事间很难建立起深层关系,他们对彼此的了解也仅限于花名,“去了解同事的真实姓名和真实生活,好像被默认成一件不被允许的事情,系统在提醒你,你只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交友的,要拎得清才行。”

也有人全然接受了拼多多的逻辑。在乔伊记忆里,小组组长总是每天在工位坐得笔直,不断敲击着键盘,即使要飞去香港打HPV疫苗,她也只请了不到两天的假;还有同事离开拼多多后,觉得新工作不够有“拼”劲,正计划着重新回来;而同部门的90后大领导更是连着四五个春节,都驻扎在公司。

“高三终究有结束的一天,但工作永远没有尽头。”乔伊说,“那些日子像温水煮青蛙,不知不觉地自己就被困在工作里,忘记了对生活的感知、忘记了对规则的怀疑。”

润肺的前同事李之桐和润肺一起以毕业生的身份进入拼多多,经历三个月的客服轮岗,数次转岗后,她和润肺一样,也接到了转岗“多多买菜”项目的通知。不同的是李之桐拒绝了。

“拼多多总部每天规定是,上午11点上班,迟到一分钟,就会扣掉三小时的工资。我们用的是那种指纹打卡器,临到上班时,大家都挤在楼下排队打卡。有一次打卡机坏了,所有人都算迟到,没有商量余地,我一下被扣了三四百块钱。”

拼多多只有一个小时午休时间,公司没有食堂,会有人把饭放在盒子里,送到工位附近,然后大家排队去取,再拿回工位吃。因为人多,公司工位非常狭窄,连伸个懒腰都怕踢到对桌的人。没有抽屉,没有收纳,桌面除了放电脑屏幕和键盘外,放胳膊都局促,吃饭时,饭盒只能放在键盘上。吃完饭上个厕所,休息时间就差不多了。

李之桐双十一的时候连续工作了十五天,每天凌晨三四点下班,最后补休了一天。当时即便在平时,她所在的部门月平均工时也超过300小时,达不到会被领导谈话,所以大家平均在晚上2点下班。李之桐有时晚上10点就走了,那一定是全部门最早的。因此,老板经常约谈她,质问她什么绩效最低。

“我能怎么办呢?我们的绩效高低,并不取决于是否达到某个目标,而是取决于和他人的比较。一个重复的劳动,我做10次,别人做100次,那他就赢了,所以要求加班的也不一定是领导,还可能是同事,和他们一比,我的绩效确实最低。”

想要辞职的她,被领导不停找谈话,不得已留了下来,身体却变得越来越差。直到遭遇多多买菜项目的变相强制转岗,部门原本几十个人调岗后只剩下了1/5,工作更加超负荷,她最终选择了辞职。

曾经入职多多买菜的前员工陈锐的工作时间表上记录着:8月无休、

9月休息两天、10月休息两天、11月休息一天(连续工作42天后的休息);12月休息一天(连续工作20天后的休息)……

“加班加点上线了第一个版本后的周六,他们说:“大家周六辛苦辛苦,重构一下,满足用户需求!” 参与项目的人多了后,他们说:“到明年上旬,大家周六都来,满足前线同学的需求!” 人数更多后,他们说:“周六正常休息要和主管请假,大家如果手上没需求可以和我说,我们要早日达到设定的目标。“殊不知,当前的目标早已超过之前的设定。”

在这种不停加码的工作量下,他的作息变成“阴间作息”。在某个周五头昏脑涨地完成工作后,他忍无可忍地向上司请假周六休息,而对方很不情愿地答应了。他说:“说完后,我觉得自己很贱,那种卑躬屈膝的姿态,令我恶心,恶心了我回家的一路。我为了一个正常的、写在合同里的休息时间,如此卑躬屈膝,奴颜媚态。”

第二天,他的上司在群里说:“正常休息要和我及主管请假,现在发现大家每天都走的很早,别的组过来问,我只能尴尬的回应,走得早来得早,其实并不是这样。不排除大家手上的活做完了,如果做完了可以来找我……” 

这让他感到愤怒,冲动之下,他匿名发帖到:“为什么正常休息要请假?哪个组的人这么下作,过来比谁走的晚?这是不是他在无中生有,在pua?大家谁不是基本无休,每天熬到一点多,甚至两点,第二天来的晚点怎么了?手上的活做完了怎么就不能休息,做完了就一定要接着做吗?能者就一定要多劳吗?”

当天他照常上班,加班到夜里三点多,睡醒后中午一点前又回到公司。但没想到的是,他发的帖子被公司查了出来,三名行政人员在深夜约谈他,指控他“一级违纪,泄露公司机密,恶意中伤公司。”

对方提供了他两个选择:“10分钟内主动离职,如果不同意,离职证明和档案里可能会有污点。”于是他被迫签了字,当晚就收拾东西离开了公司,在懊悔因为吐槽而失去了年终奖,却又高兴“第二天终于可以不用上班了”。

在他写下的记录的最后一段,他对着向往拼多多高薪的年轻人质问:“想当干电池吗?有没有想过,类似007的作息,你觉得你真的下班了吗?不,这不是下班,这只是上班机器的电用光了,需要充电。如果不需要充电,你不会有“下班”。”

一个匿名前员工详细纪述了他在拼多多三年的经历,据他的梳理,从2018年到2020年,拼多多的工作环境越来越差,最后已经“黑化”。文章里揭露了公司的各种奇葩制度变化,包括将原来丰富的餐品供应商,取消水果、甜点,换成了选择很少的餐饮供应、取消宽松的吃饭时间,像喂猪一样严格定点进食、办公室不合理屏蔽大量网站、屏蔽手机信号、查监控确认员工考勤、禁止员工组建微信群,强制解散微信群、查员工手机并且解雇在脉脉平台上吐槽公司的员工、技术岗全员7天24小时值班制度、周六值班旷班被集体开除……这些制度和管理手段很多已经超出了“提高效率”的范畴,变成公司为控制员工而实施“极权统治”的手段。

“官方一般只通知两件事,一是有员工被开除,二是下一个假期克扣几天假期。

讲个笑话,公司内部发生的事情内部是没有任何公告的,员工获取公告的渠道是相互打听,去脉脉社区里闲逛,非常讽刺,称之为出口转内销。

上文提到解散了QQ大群和部分民间微信群,终于有一天,公司变本加厉,大约是2019年6月,有用hr的微信群统统被解散,部门微信群也被责令解散,慢慢民间的微信群就消失殆尽,只有非常熟悉的几个人为了说话方便才会有微信群,一旦被hr发现,就会勒令解散,毫无人权。

堵上员工的嘴,捂住员工的耳朵,一心搬砖领工资,这就是本分的奥义吧。”

在时尚先生的调查报道《 拼多多员工自杀背后:什么在逼迫年轻人至死方休?》里,有人将拼多多对待员工的方式称之为“防员工如防贼”,揭露出拼多多管理方对他们采取的完全不信任的态度以及各种控制防范措施。

决定离职的员工李常上午递交了辞职申请后,下午HR就高效地来给她办离职手续。HR“坐在她对面,盯着她把微信通讯录里的同事全部删掉。李常从下午三点一直删到了五点,同时偷偷在另一个群里直播删除过程,群中一位朋友把这个荒诞的故事发了条朋友圈。但作为一个“合格的拼多多员工”,她的第一反应,还是让朋友迅速删了那条吐槽。”

“在这个公司没有一个人去质疑、反驳,你就被同化了,人真的就是被同化了。”李常说起了《1984》,“高度集权制,拒绝信息透露,在这种地方人是很压抑的,就像那本小说。”

3. 拼多多的企业文化——“本分”

在拼多多,“本分”是最核心的价值观。2018年,拼多多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中,解释了它的含义:要诚信,并成为值得信任的人;要尽自己的本职,无论别人在做什么;隔绝外力,回归初心,专注做好自己该做的。拼多多创始人黄铮也在5周年大会上强调,“本分就是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定位,为谁创造什么样的价值,依赖谁活着,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据说拼多多的很多办公区域都贴了这个词做标语,甚至公司的吉祥物多多鸡举的牌子上,印着的词语也是“本分”。但是,在员工眼里,这只不过是公司剥削的话术,他们给出了自己对“本分”的理解:按规矩来,不要出格,不说公司坏话,老老实实加班。

“强调员工遵守公司的一切安排,无论安排合理与否;强调不做任何与公司无关的事,即使是在休息时间;强调你就是公司的一个包身工,一个雇佣兵,一个人肉电池,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拼多多是没有灵魂的,本分二字早已变味了,成为奴役员工的工具,员工们会私下调侃,例如”今天早上你本分了吗”指”今天11:00你打卡了吗”,”中午要去本分吗”指”中午在办公室吃还是去外面吃”,”今天晚上我不本分了”指”今天晚上我不加班,要早点跑了”,”你这个人不本分”指”你在发表反动言论了”,”这周日我不来本分了”指”这周日老子不来加班了”,”我以后永远都不本分了”指”我要离职了”。

引用某位同事的反动言论:”在拼多多,除了给钱之外,其他事别多嘴,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意外”,颇有一种2077夜之城的感觉。”

在舆情的压力下,1月4日下午,上海本地媒体援引长宁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消息称,劳动保障监察部门已对拼多多公司的劳动用工情况进行调查,会对该公司用人合同、用工时间等情况进行检查。然而一个月过去了,调查进度仍无音讯。

网友们的不断转发只能短时间内掀起舆论热潮,不幸去世的润肺被以最快的速度火化、私了,至今未被确认为“过劳死”。几天后,23岁的长沙拼多多员工谭某林从27楼跳下自杀,死时穿着睡衣睡裤,一双毛拖鞋,父母当时正在家为他烧午饭。他毕业于2020年,刚在拼多多转正。

紧接着,前端工程师王太虚自述,因为将同事上救护车的照片匿名发到脉脉,被拼多多要求主动离职。

在被彻底架空的劳动法下,拼多多只是有着疯狂加班制度的互联网大厂中的一员。当公众关注再次退去,没有谁知道这部燃烧着“人肉干电池”而一路狂奔的经济引擎何时会刹车。


参考文献:

《工作60天,一个月工作380小时,她用白骨给拼多多打江山》. 连续清醒派. 2021.1.4

《为拼多多守边疆的女孩,凌晨倒在了-20℃的冬夜》. 豹变. 2021.1.4

《拼多多为知乎账号“管控不严”道歉:系供应商员工发布》. 新浪科技. 2021.1.4

《那些离开互联网大厂的年轻人》. 每日人物. 2021.1.4

《官方声明罗生门,还附赠一个按手印的检讨》. 思聪的南方纪事. 2021.1.4

《23岁员工猝死背后,是拼多多的“开疆拓土”第一财经杂志》. 2021.1.5

《拼多多女孩“润肺”之死》南方周末. 2021.1.6

《放弃年终奖也要走,他们为什么想要“逃离”拼多多?》红星新闻. 2021.1.8

《我为什么一定要从拼多多离职?》三联生活周刊. 2021.1.8

《一位五个月共休息了五天的拼多多员工决定离职》. 重建巴别塔计划. 2021.1.11

《拼多多员工自杀背后:什么在逼迫年轻人至死方休?》时尚先生. 2021.1.13

《重磅爆料,我在拼多多的三年》行走吃瓜圈. 2021.1.13

《拼多多里的本分人》极昼工作室. 2021.1. 18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