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CDT导览】肖美丽事件如何演变成一场以“爱国”为名的性别暴力

發布於
修訂於
“像是海平面就不停的在上升,现在淹的是我,我觉得最后我们会整个都会陷落的,因为我们完全失去了一个底线,比如说观点观念不同,它怎么就可以上升到一种实际的迫害,这种侵犯别人权利的事情,这个水位线一漫过,所有人都是不安全的。”

4月19日,微博热搜#女子劝邻桌勿吸烟被泼不明液体#的事件的当事人肖美丽发表一篇万字长文《肖美丽自述:反二手烟被网暴炸号,攻击我的人是谁?》详细讲述了自己近大半个月来的遭遇。肖美丽一开始因劝阻和曝光火锅店的男性吸烟者而引发公众共鸣,受到舆论关注,发展成被扣上“港独”的帽子大肆网暴,她的微博号因此被封禁,淘宝店遭到攻击,与她相关、为她声援的女权主义者也接连被人肉和炸号。在巨大的压力和创伤之下,肖美丽坚持做出回应,并保留证据起诉了新浪微博。然而,此篇文章发表后不到24小时,肖美丽的公众号“硝美丽”就被永久封禁,为她接力转发本文的公众号也纷纷被删文。在这场无妄之灾里,她所承受的损失还在继续,而在微博、豆瓣等公共平台遭到大面积噤声的女权主义者也必然会长期的面对政治污名的困扰。

事件起因:劝阻火锅店里邻桌吸烟者

3月29日,女权主义者肖美丽与她的四个朋友在成都西安路一家火锅店聚餐,邻桌的几位男性抽烟,且距离非常近。因肖美丽的爸爸曾患肺癌,她自己也曾体检查出肺部有结节,比较在意二手烟的伤害,遂劝隔壁桌勿吸烟。第一次对方把烟灭掉了,但没过多久便又开始抽。

“我又要求他不要抽烟,我肺不好。他们态度开始很激动,开始语言攻击我们,我怕出事没有证据,就用手机录视频。接下来就是大家可以从视频里看到的事件经过了。我们说公共场合不能吸烟,他们说凭什么不能吸烟。还攻击我的朋友是神经病,说我们生不出孩子,说不抽烟的男人不是男人,一会儿说不介意被拍,一会儿又说要摔我的手机。
“这个穿白衬衣的男人还用他的杯子朝我们泼液体。我裤子溅满了火锅油,所以我当时认为他泼的是油,但他后来说是“水太烫了”,可能他认为自己泼的是开水。实际情况就是我们5人不管坐在桌边哪个位置,衣服上手上,手机上都溅到了火锅油。”

(来自:肖美丽微博自述

肖美丽和朋友报警求助后,对方依然态度恶劣。他们去了派出所调解,然而警察的结论却是“双方都有错”,要求肖美丽也向对方道歉。肖美丽一行人没有接受调解就离开了。

3月30日早上,肖美丽将事情的经过和视频发到了微博上,没想到迅速引爆了舆论,并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二,引起各大媒体关注。

肖美丽收到了很多网友的留言,讲述自己受到二手烟困扰的经历。她分析了这个视频火起来的原因:

“这个视频会火,是因为二手烟是一个很多人感到困扰的公共健康问题,它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我一直以为公共场所室内不能吸烟是一个常识,不知道控烟竟然还是一个充满激烈争议的话题。
除了二手烟之外,还有很多人讲述这种经常发生在公共场所里的男性霸权气质的暴力。很多网友讲述了自己因为劝公共场合里的男性不要大声公放、不要插队、不要岔开腿占据两人份的地铁座位……都曾遭受语言上甚至身体上的暴力。这个视频会火,是因为我所拍摄的这位男士太“优秀”了,他所展现的满口性别歧视言论、暴力、不讲理的有毒“男子气概”太典型太有代表性了,让很多人想到自己类似的遭遇。”

【404文库】肖美丽自述:反二手烟被网暴炸号,攻击我的人是谁?

但与此同时,肖美丽的微博遭受了大量攻击和骚扰,污言秽语不堪入目。她近十年来作为资深女权行动者的身份和经历被挖出,更有人搜出了她一张在2014年拍摄的照片指认其是“港独”,肖美丽在这张照片里手持了一张手写的标语:“风雨中抱紧自由,pray for HongKong”。

肖美丽在2014年手举标语写着“风雨中抱紧自由!Pray for Hong Kong”的照片,被民族主义者宣称她是"港独"。(网上图片)

在极端民族主义大号的煽动下网暴愈演愈烈,女权主义者接连炸号

3月31日上午,肖美丽再次前往派出所进行调解。警察要求抽烟的男人给她道了歉,他主动赔偿了肖美丽一行五个人1000元的干洗费,她表示准备将其捐给关注控烟的公益组织。

但在事件顺利解决的同时,这场网暴却才刚刚拉开序幕。就在前往派出所之前,肖美丽发现自己的新浪微博被封禁。在她无法通过微博发声的情况下,网络上对她的攻击和抹黑还在发酵,子午侠士 、上帝之鹰-5Zn、ChefChiang、拉瓦铀(科学家种太阳)等微博大V带头煽动网民对肖美丽进行围攻,他们不断挖掘她的个人信息和人际关系,指控她和微博互关好友、声援她的网友是“港独”,“受境外势力指使”,“要把矛头指向政府”。

肖美丽被炸号后,很多女权主义者们自发在微博上声援她,贴出“拒绝二手烟”、“我和肖美丽站在一起”、“反对公共空间性别暴力”等标语的照片,并撰写以“我眼中的女权主义者肖美丽”为主题的文章力图还原真实的肖美丽。这些声援微博被子午侠士截图挂出用以罗织罪名,称“成都火锅店事件是她们的一个策划,目的是借事搞事”,并称举报后“四川和成都两级公安已高度重视”。

微博上声援肖美丽的人士。图:#我支持肖美丽#微博

肖美丽被炸号后几乎同一时间,不少女权账号遭到平台封禁,包括同为当事人的女权行动派郑楚然,其微博账号@datudatu被封禁。拥有三十万粉丝的成都女权账号“CatchUp性别平等姐妹”被封号,她们重新建立新的微博账号“CatchUp性别公正姐妹”亦在不久后被禁言。女权专栏写作者侯虹斌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被封,擅长女权题材的画手“一川月白Lina”微博被封。受到影响的还有:“王乐平Robbin”微博被封,“午后的水妖”及“陈折折”微博号被禁言半年。很多女权主义者包括女权五姐妹其中的韦婷婷和李麦子,女权之声创始人吕频、女权行动派梁小门、朱西西、米米亚娜、七七小怪兽、举报朱军性骚扰案的当事人弦子等在微博上声援,却继续遭到人肉围攻。转发相关事件的微博女权账号“凤梨在行动”因为名字中带有凤梨,也被攻击和台独有关,运营者不得不出来澄清,即便如此,账号依然被限制部分功能。同时微信公众号“女孩别怕”也被举报,理由是“宣扬西方白左女拳,煽动性别对立”。一时间,微博上的女权账号接连被删除,被攻击,被污蔑,已经远远超过肖美丽起初劝阻二手烟所能预料的事态。

被困于风暴中心的肖美丽说31号她哭了一整天:

“当天还是有很多记者来采访我事件进展。我走在路上一边哭一边接电话,有个记者问我一些基本信息,问到我多少岁了,我说三十了。我当时觉得有些羞耻,我都三十了,也是一个自认为比较勇敢的人,但还是因为这些铺天盖地的政治抹黑无法控制地大哭。接下来的这些天我的情绪都很糟糕,失眠、吃不下东西,有一天突然觉得自己腮帮子疼,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紧紧地咬着牙;脑子一闲下来被网暴的痛苦就冒出来,常常在路上走着就开始掉眼泪,走一路能哭一路,那几天我觉得我像个洒水车,就差没跟其它洒水车一样唱《兰花草》了。”

【404文库】肖美丽自述:反二手烟被网暴炸号,攻击我的人是谁?

4月2日,主流媒体界面新闻在微博上发表相关声援文章《制止吸烟反被泼不明液体:针对女性的“性别恐怖主义”何时能止?》,也同样遭遇网暴,甚至牵连一位界面记者被人肉搜索。

又因网暴者挖出肖美丽不久前曾经参加成都民间机构“爱思青年”举办的“女性月”活动并做演讲,攻击的矛头也指向了爱思青年。爱思青年的创始人周玉亮表示因遭受无端攻击而有了关闭爱思青年的想法,但在变本加厉的造谣面前决定坚持下去。

“阴谋论上头的一些人就开始说,真正的魔头是周玉亮,所有脏水就泼到我以及我所创办的机构爱思青年。大家能想象到的各种大帽子就抛给我了,境外势力,GANG独,jiang独,汉奸,连CIA都想象到了,还有人给我留言“拜登的钱收到没?”想象力丰富,让我哭笑不得。”

爱思|周玉亮:网络风暴是如何形成的,以及社交媒体上以讹传讹是如何产生的?

【CDTV】肖美丽HERSTORY演讲:让我们成为变革中一次次小小的心跳

此外,肖美丽和大兔郑楚然共同经营的淘宝小店“独品商店”,贩售和女权相关的产品,也受到大量辱骂和恶意举报。

“我和大兔一起开的淘宝店“独品商店”也受到攻击,这个小店是我们俩的生计。我因为这两天的遭遇,觉得自己无法胜任客服的工作,一直把客服挂起,所有的谩骂都到了大兔那里。我登陆客服短短几分钟,就有很多旺旺聊天框跳出来骂我:“全家暴毙”、“贱畜”、“母狗”、“死个妈”、“你已经被国家要死盯着了,直接拉出去枪毙”、“下次泼烂你的蛤蟆脸”…………所有这一切辱骂都以“爱国”为名。”

【404文库】肖美丽自述:反二手烟被网暴炸号,攻击我的人是谁?

4月4日,“女权之声”创始人与青年女权行动派的领导人吕频撰写评论文章《论性别恐怖主义 — — 我们犯了女权罪》指出这就是一场针对女性和女权的恐怖主义袭击:

“他们可以针对任何人施行这一套攻击术。他们正在成功震慑所有的女权者。他们宣扬男权的暴力,无限的政治审查和政治迫害。所以这就是一场针对女性和女权的恐怖主义袭击。他们弹药充足,因为所有的迫害性标签都来自国家意识形态库;他们贪食恐惧,自以为得意,注定胜利,这一次和下一次。其实他们都只是一些小人物,一个巨大荒谬所释放出来的蝇营狗苟之辈,其中每一个人的恶都是那个巨大的恶的映射。
昨天有一个人申请加我的微信,留言是:“和体制做对死路一条”。这个人一定觉得,和体制站在一起令他十分强大和正当,咒人去死不会有任何负担。
这个巨大的荒谬正在摧毁人们的价值观。世上有没有善,正义,利他,为权利而奋战的人?他们正在说,这样美好的人在自己的国家不应该有容身之地。他们让受害者哽咽,头痛,失眠,每次看手机之前都心悸,自我隐藏和疏远社群。多少人正在检查和删除记录,隐蔽头像,改名,退群,不敢上网,不敢和陌生人说话。他们毁掉的不是几个人的几天,而是最后的具有公共性的社会生活。”

吕频的文章发表两天之后,4月6日,她的微博账号也被永久封禁。女权五姐妹之一的韦婷婷表示收到国宝要求不准发微博,而那些攻击女权的网暴者账号微博官方却继续听之任之。子午侠士不仅被网友踢爆其为涉嫌权色交易被开除的前警察,且被陕西网信办封为省内粉丝量大的正能量大V之一,疑有官方背书。

4月7日,因声援肖美丽,梁小门的微博在没有发布任何违法违规内容的前提下被封号。

4月8日,肖美丽和大兔郑楚然的淘宝店里有女权字样的商品被判为含有“违禁信息”接连被下架,一共下架23款。大兔打电话给淘宝平台的客服,客服说:“淘宝是中立的平台”,不建议她们使用“女权”字样。在同一天,女权五姐妹其中的李麦子和韦婷婷微博账号被封禁。

打压女权主义者的行动扩大到豆瓣、微信等多个平台,以“爱国”之名行性别暴力之实

4月12日晚,豆瓣上近十个女权相关小组遭到封杀,大到四五万人,小到几百人的小组均无幸免。且用户无法在豆瓣发表其名字相关的内容,有豆瓣用户发现:“一旦在豆瓣发布有关其组名的动态(哪怕是昵称或简称),也会被立刻删除或转为非公开。”用户自发统计,目前被牵涉的小组包括:“破产版雅典学院”、“破罐子不摔”、“爆裂”、“经血姐妹会”、“Shero”、“i女”、“10bt”、“糯米”等(部分为简称)。

一个用户收到的平台发布通知称,“作为一家在中国境内运营的网站,豆瓣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要求,你参与的小组 破产版雅典学院,因含有极端主义、激进时政和意识形态内容,已被解散。”

对此,微博网友纷纷评论:“水开了”。

参差书店:“一面说着“男女平等是基本国策,保障妇女权益必须上升为国家意志”,另一方面却是把替女性争取权益发声的新浪微博炸号,豆瓣小组销组,淘宝判违规下架…… 看来极端男权潜伏在各个平台,各行各业。”
牛油火锅不要肥羊:“近年执行层的一系列操作都不可思议,降分录男,离婚冷静期一片反对声仍然实行,限制女性人才发展和女性自由,所作所为无不短视荒谬。恐怕真正的境外势力已经渗入我党内部了。”
aa-cutie:“看图里的意思,豆瓣只差没直说“我也是被逼的”,我不会骂豆瓣,只会骂背后那只隐形了的手。”

【网络民议】豆瓣大规模封杀女权小组 网友:温水煮开了

一位豆瓣用户撰文指出,国内数个平台在对待男女用户的言论时一直都是明显偏颇,一如这个重男轻女的社会一样。

“与每个女性一生都要面对的针对女性性别的暴力与歧视相比,封掉女权小组,堵住女性的嘴,让她们无法发声,就地消解,竟然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只是一夜之间而已。天亮后,女人无家可归。”

银河铁路局地球分局 | 一个非公开的夜晚,今夜无女入眠

4月13日,被炸号的女权行动者梁小门表示已经在北京互联网法院起诉新浪微博。她指出新浪微博作为公共平台,在这次网暴中非但没有阻止这些肆意造谣和侮辱的网暴者,还积极扮演了助纣为虐的角色。

“起诉后,新浪微博官方当天立即发布回应,称我的帐号因为发布“违法有害信息”而被关闭。同时,微博老总@来去之间 还特地转发该微博,指导大家举报我,举报依据可以是“宣扬仇恨”和“性别歧视”。
新浪微博重申了三大社区原则:不得发布违法有害信息、不得煽动群体对立和宣扬抵制文化、不得组织及煽动网友攻击党政机关。
我仔仔细细对照这三大社区原则以及我近一个月内发布的微博,真的看不出来我发布了哪些违法有害信息,宣扬了什么仇恨,如何性别歧视,宣扬了什么抵制文化。我炸号前原创的所有微博,都是在【拒绝二手烟】【支持肖美丽】【反对公共空间性别暴力】,除此之外没有针对任何性别的任何攻击,更加没有攻击党政机关。”

米兔槽 | 女权被炸号,我起诉了微博,看看新浪回应了啥?!请你帮我三件事

4月16日,武汉大学的学生自发建立的学生社团“WHU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为声援肖美丽和女权主义者而在校园内开展了线下宣传,她们制作并举出了“我是炸不掉的女性声音”、“SILENCE=DEATH”、“女权之声,声声不息”的标语,为遭受禁言的女权主义者发声,却引来上帝之鹰-5Zn、子午侠士和网暴者的攻击。后传参与学生被校方谈话与施压,数天之后,WHU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的公众号发表声明停止社团所有工作以及公众号和微博的更新。

WHU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 | 关于性平会工作停止的说明

4月17日,因发表多篇声援肖美丽、号召反二手烟联署的文章,女权主义公众号“回声”被禁言到5月1日,相关文章被批量删除。

在4月19日发表的长篇自述里,肖美丽也表示已经在北京互联网法庭提起对新浪微博的起诉。她在“世风”的采访文《世风 | 肖美丽:成为“公敌”的第十二天》一文中评价这件事的严重性已经超越了性别议题,无人可以指望独善其身。

“像是海平面就不停的在上升,现在淹的是我,我觉得最后我们会整个都会陷落的,因为我们完全失去了一个底线,比如说观点观念不同,它怎么就可以上升到一种实际的迫害,这种侵犯别人权利的事情,这个水位线一漫过,所有人都是不安全的。”

4月18日,吕频在炸号后通过微信群和朋友圈发表文章《解决女权主义?从“性别对立”到“爱国”作为一种性别暴力,及一个“境外势力”的自白书》,揭示了肖美丽事件彻底变质后的形态——国家民族主义者和反女权者正以“爱国”为杀手锏,寻求在“性别对立”的战争中解决女权主义的终极方案,那就是“通过施加政治污名取消女权主义和女权者的发声正当性。”

“当他们通过网络施暴,以“爱国”的名义,用最污秽的语言攻击女性的身体、性、外表,她们的尊严和美德,她们最关心和看重的亲情友谊, “爱国”已经不仅是他们的流氓庇护,而就是他们实施性别暴力的手段。从爱国作为一种性别暴力这个角度,不再需要区分这些男权分子是功利地利用“爱国”,还是与“爱国”有实质性的意识形态契合,以及这场战争中野生男权者、平台、网信管理部门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不再重要。唯一需要理解的就是政治性动员和迫害如何升级了当今性别战争的暴虐。”
他们开始针对的好像只是肖美丽,只是我们少数几个人,并且因此在女权者中加剧了内部的隔离和审查,似乎“不港独”就不会被狙击。这其实是对女权者的【“爱国”诈骗】。他们的最终目的不是定点消除少数几个人,而是震慑整个女性群体和战胜女权主义。
这是又一个非常重要的战争的转折时刻,从此女权主义深陷政治污名的泥潭。已经开始了,今后,不仅是肖美丽,而是所有的女权者,走到哪里说到哪里都会被回击:女权不仅是女拳,女权还是境外势力,女权想搞乱中国,女权……。也和所有的性别暴力一样,他们的目的不仅是造成当下的伤害, 更是造成长期的恐惧和臣服。我现在不想更多预言未来的艰难,但是,这当然不是最后的战争不是吗?女权主义,或许是中国最后可见的社会运动,还将如何走下去,我们可以一起参与和见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