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125期:“不要宽恕昨夜的罪”——念出上海疫情逝者的名字(续)

在2022年四到五月上海全域封城的两个多月内,无数普通上海市民或因新冠感染或因封城次生灾害离开了我们。然而,在官方的记录中,他们中的多数人却没有名字,甚至从未被提及。为了不忘却他们遭受的苦难,也为了纪念他们曾存在过的生命,我们曾在【404档案馆】第92期节目中,念出了部分上海逝者名单。本期节目,我们来关注人们对上海封城所导致灾难的问责,并继续念出那些在上海封城期间去世的逝者的名字。

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作者:以利亚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

这是上海官方宣布“解封后”,匿名网友创作的一首反庆功的歌曲。它提醒人们不要歌颂苦难,不要忘记或宽恕权力曾经犯下的罪。

在2022年四到五月上海全域封城的两个多月内,无数普通上海市民或因新冠感染或因封城次生灾害离开了我们。然而,在官方的记录中,他们中的多数人却没有名字,甚至从未被提及。

为了不忘却他们遭受的苦难,也为了纪念他们曾存在过的生命,我们曾在【404档案馆】第92期节目中,念出了部分上海逝者名单。

本期节目,我们来关注人们对上海封城所导致灾难的问责,并继续念出那些在上海封城期间去世的逝者的名字。

一、上海解封后,“不要去喝庆功的酒”

6 月1 日,上海市政府宣布即日起 “全面复工复产复市” 。与此同时,包括澎湃新闻、北京晚报、浦东发布等各大官方媒体平台,一起用话题标签#上海回来了 为上海 “解封”造势。当天,“上海回来了”的话题标签,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第一位。

被禁足两个多月的上海市民也为终于盼来这一天感到欣喜。尽管并不是所有小区都在6月1日当天得以解封,当晚,还是有许多得以解封的小区举办活动进行庆祝。不知是出自市民自发还是居委会组织,有不少小区甚至打着五星红旗齐唱红歌《歌唱祖国》。

不过,在这种喜气洋洋的氛围之中,也有很多人在抵制这种对过去不加反思的“庆功”行为。

在微博话题#上海回来了 下面,有几乎一半的网民对官方的“正能量”宣传表达了质疑。

例如,微博网友@望岁曰归 在这个话题下留言说:

没有交代没有后续,轻飘飘的一句话掩盖了所有上海居民这段时间的损失和痛苦,也忘记了被这次疫情伤害到的所有其他城市和人。看这个词条里面的发言就知道,大多数人还是正常的。苦难没有人看见,一转眼居然在庆祝胜利了,好奇怪,这不是天灾,这就是人祸。

生活在上海的书评作者维舟,也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文章《上海不相信眼泪》。他写道:“现在全上海的人,都是幸存者,也带有幸存者特殊的心态。”

微信公众号“一颗软唐”所发布的文章《写在解封的这一天》,也在社交媒体平台被广泛传播。作者在文中写道:

是啊,上海解封了,但是,它不值得赞颂,不值得歌咏,不值得庆贺。不要做一个温顺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不要假装良夜如常,有些东西确确实实,永永远远,真真切切地失去了,我们更需要的是反思,而不是欢呼。

对上海“解封”庆祝这一“正能量”的抵制,更直观地体现在仍在遭受封控和公权力滥权行为的市民的反抗。

就在上海宣布“解封”的几天后,6月4日凌晨,在上海长乐路和陕西南路的几个小区,由于发现阳性病例,官方再次以“防疫”为名用铁栅栏将小区“硬隔离”。

在经历了两个月的强制封控之后,这一次,居民们不再被动接受,而是选择了反抗。6月6日,不仅有居民手持音箱循环播放反抗话语,还有人向试图镇压反抗的“大白”竖起了中指。

二、“我们有权知道真实而翔实的数据”

尽管上海已经宣布“解封”,人们却没有渠道获知在两个月封城期间不幸去世的逝者名单。

6月3日,生活在上海的中国知名网络作家树下野狐发布了一条微博,要求上海政府公布过去三个月里所有不幸去世的人们的名单,并注明原因,以及公布重症病人的治疗方案。

6月10日,微信公众号“东方之风”发布了一篇题为《2022年春夏上海588例新冠感染死者分析》的文章。

在文章中,作者对官方发布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如果从4月1日算起,到5月31日为止,是两个整月。期间新冠本土确诊病例56455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556245例,合计本土新冠感染总数612700例。新冠死亡病例588例,死亡病例占本土新冠感染总数的0.1%。而这588名死者的平均年龄约82岁,大部分都是80岁以上的老人。综合官方通报,这些病例死亡的直接原因都是基础病。”

作者还指出:“从4月1日至4月16日,正是上海新冠感染人数的高发期,期间本土感染人数达到293482例,占4至5月两个月本土感染总数的47.9%,但却没有发生1例死亡。588个新冠感染者死亡病例,全部发生在感染高发期之后的4月17日至5月26日的1个多月内。”

而4月17日,则是上海政府要求超过65岁的感染者也要一律实行“应收尽收、应转尽转”的日子。而临时搭建的收治这些老人的方舱医院或隔离点,无论是生活条件还是医疗护理条件,都无法满足这些老人的需求。

尽管没有,也无法获知相关的直接证据,但作者还是提出质疑:“这是不是等于说,强行转运造成这588例新冠感染者离世?”

很快,这篇文章就遭到了官方审查机器的删除。

三、继续念出上海逝者的名字

在上海封城期间,【404档案馆】曾制作了多期节目介绍其间的种种乱象和人道灾难;这里,我们继续记录这些灾难。

上海封城初期,在某小区,一位90岁的老人突发心脏病,却因各种繁琐的入院要求耽误了四天才得以进入医院,最后因错过最佳抢救时间去世。

三月底,上海的一位只有三岁的小女孩也是因为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而离世。

根据小女孩的父亲的描述,在发现小女孩生病后,他们打车直奔北京西路儿童医院,却发现整个发热门诊都停诊关闭。而仅仅是因为小孩发烧,普通门诊都不给挂号。随后,小女孩的父母带着她辗转万源路儿科医院,可这家医院也因为疫情全部封控。在他们终于到达泸定路儿童医院后,经过了漫长的排队、核酸检测、办理住院手续后,最后,因为错过了最佳医治时间,年仅三岁的小女孩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上海浦东,一位老人从三月底上海封控开始,就因为尿结石在家痛苦不堪;病情持续半个月后,在家人的反复申请后,居委会才同意老人出小区就医。然而就在其家人开车去医院时,浦东新区道路封闭,官方不让通行。4月25日凌晨,老人忍不住病痛,在小区花园树上上吊自杀。

除了上述几名死者和《404档案馆》第92期节目中所列举的逝者,还有很多普通市民在上海封城期间失去了生命。

他们其中有很多人没有被官方通报,信息资料也无法查证确认,但我们仍旧根据网络上流传出的信息搜集整理了一份名单。在这里,我们念出他们的名字,对他们表达纪念和追思。

他们的名字或身份是:

浦东新区朱家门小区死于浦东医院新冠隔离治疗中的周嘉祖;
徐汇上中路长桥五村身患慢性病急需开药而不得,最终选择跳楼身亡的60多岁的老奶奶;
宝山宝欣苑三村跳楼自杀的抑郁症患者蔡云涛;
崇明区某网友在领取防疫物资的路上发生车祸离世的父亲;
浦东新区地杰国际城三期因配不到药而选择跳楼自杀的老太太;
闵行区无法实施肾透析治疗而肾衰竭死亡的89岁大学退休教师;
嘉定区离世的老人;
虹口区确诊阳性且瘫痪在床的高龄老人;
普陀宜川心脏病发错过最佳抢救时间的老奶奶;
浦东新区江镇江晖苑24号9楼跳楼自杀的老奶奶;
杨浦区因密接、病情加重却被层层手续拖延,最后死亡的62岁老太太;
杨浦区长阳路开颅手术后发病无法及时就医,病情恶化去世的普通市民;
普陀铜川路真光新村某网友因严重贫血引起心衰去世的母亲;
虹口场中路4弄的独居老人;
浦东新区汇腾南苑因疫情防控去世的老人;
浦东新区花墙村因肠梗阻被医院拒收导致错过最佳抢救时间而去世的75岁的朱凤芳;
上海杨浦区四小时全城求医无果最终去世的复旦大学外文学院已退休教授俞惠中;
浦东新区栖山路打不通110、120电话,错过抢救时间离世的老人;
中国著名作曲家朱践耳先生的夫人舒群;
徐汇区东安二村被3家医院拒收,延误治疗,骨折失血过多去世的网友苏乘堃的父亲;
浦东新区老港镇脑出血的老人;
闵行红松路700弄25号302室新冠阳性之后被救护车转移至隔离酒店后死亡的上海交大83岁的老教授窦尚信;
闵行区红旗村需要配药但居委会不让出门,后跳楼自杀的老大爷;
因喝牛奶噎堵气道,无法送医抢救而离世的胡大邦;
浦东新区从东海养老院转运至周浦医院最终病逝的77岁帕金森患者;
松江玉树苑跳楼自杀的42岁男子;
宝山区核酸有异常被强制转运隔离而离世的73岁心梗脑梗偏瘫病人;
杨浦安图新村不慎摔倒导致脑梗中风却因没有出门证而错过抢救离世的老人;
因新冠阳性隔离在东海医院,医治无效离世的交通大学原船舶动力系马良才老师;
青浦区在隔离酒店电梯间昏倒错过抢救时间而离世的高玉荣;
普陀区无力承受租金和员工资压力,选择在店内自缢的洗车店老板;
长宁区娄山关路因为疫情管控,等待4个小时仍无法及时就医而离世的78岁瘫痪老人;
浦东新区航头镇在等待救护车期间死于窒息的哮喘病患者;
封控期间在小区内投河自尽的90岁老人;
因哮喘发作,打120救护车被要求提供街道公证而不幸离世的上海东方公证处资深公证员俞洪三;
因无核酸报告被医院拒诊,后离世的瘫痪的聋哑老人;
高烧不退被两家医院拒诊,最终抢救无效死亡的三岁女孩陈相汝;
普陀区被封闭管理最终选择割喉自杀的癌症晚期病人;
某养老院因氧气瓶断供而缺氧死亡的三位老人;
徐汇安福路被强制转运最终离世的张天雄老人;
闵行区浦江镇等待120过程中离世的癌症患者史仲麟老人;
徐汇天等路兰公馆养老院被居民拍到尸体被转运的19名老人;
黄浦区因劳累突发脑溢血而离世的小区保安钱师傅;
微博网友@时光弯曲 的叔叔;
徐汇东汇花苑心脏病突发、耽误了四天才得以进入医院,最终去世的90岁老人;
普陀区桃浦路某网友因高烧被医院拒收最终离世的父亲;
过劳猝死的小区物业经理陈利铭;
在测试阳性后不堪压力跳楼身亡的一位高龄老人;
静安区防控时期死于脑溢血的79岁老人;
浦东新区德州二村养老院转运至周浦医院最终离世的93岁老太太;
虹口天宝路突发心脏病耽误救治最终离世的老人;
浦东新区榴云新村摔了一跤却被120拒收,最终离世的老人;
某网友在封控期间因心梗离世的50岁友人;
普陀昌化路休克多时,因家中有阳性患者被120拒收,耽误救治去世的老人;
静安区十院附近发生车祸头部受伤流血,打120后一小时救护车仍未到达,待救护车到达后被宣布死亡的一位外卖小哥;
血透后感到不适、拨打120无响应错过抢救时间而离世的老人;
因无法得到足够透析治疗而去世的尿毒症患者;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因操劳过度突发心血管意外离世的蒉纲主任;
怀孕八个月,从早上十点大出血晕倒,一直到晚上十点胎儿取出,最终双双离世的孕妇和胎儿;
因身患肾结石疼痛了一个月得不到治疗而自杀的老人;
被强制转运后不明原因死亡的微博网友@想念爸爸的小章 的父亲章启文;
检测出阳性后居家一个月,被要求必须去方舱,最终自杀的95岁高龄老人;
过劳猝死的志愿者孟庆功;
青浦区大盈镇跳楼身亡的一男一女;
青浦区五浦汇D区7号楼跳楼自杀的老人;
因患有尿结石半个多月痛苦不堪却被拒绝就医,最终因无法忍受病痛自杀离世的老人;
去世时家中仅剩一碗白米饭的复旦大学外语系1985级校友胡红;
嘉定农工商超市因没有吃的,手机里没钱付不出房租,走投无路跳楼的男子;
闵行区某小区封控第49日跳楼自杀的男子;
静安泰府名邸跳楼自杀的男子;
杨浦嫩江路跳楼自杀的老人;
浦东的一位哮喘病人;
在庆华三村小区内的自行车棚上吊自杀的居民;
新冠阳性被转至利群医院,最终因老年慢性基础疾病合并新冠死亡的陆秀琴;
浦东新区唐陆镇因错过最佳抢救时间离世的微博网友@kirara亮亮仔 的舅公;
因受不了病痛折磨,配不到药而跳楼自杀的复旦高分子系工会主席詹永森教授;
因急性心力衰竭错过最佳救治时间,后在上海华东医院抢救无效不幸辞世的原上外附中英语教师赵婉贞;
因突发心脏病无法叫到120而过世的90后文汇报记者童薇菁;
54岁的志愿者何军;
知名体育教授吕树人;
京昆演员李蔷华;
浦东新区因呼吸乏力送医没能抢救过来的残障人士沈某某;
浦东新区博兴路疑似被饿死、患有抑郁症的独居女性;
静安区长乐路无自理能力的独居老人吴晓伟;
微博网友@大宝贝也爱小宝贝 的母亲;
……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欢迎大家通过电报(Telegram)平台 向我们投稿,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

了解更多投稿信息,请阅读中国数字时代征稿说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