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121期:“坦克雪糕”与“麦丢替”:审查制度下不灭的六四符号

六月三日晚,知名直播带货主播李佳琦在淘宝平台进行带货直播。在其中一场销售直播中,李佳琦向观众推销了一款来自“联合利华”品牌的雪糕;这款雪糕在盘子中的造型,像极了一款“坦克”。在这之后,李佳琦直播间的信号突然中断、再没有恢复,“李佳琦怎么了”几个字也因此登上微博热搜并迅速成为敏感词。

《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作者:毕麦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

今年是在中国极具政治敏感度的“六四屠杀事件”33周年。与往年一样,在六月四日附近,审查机器动用一切手段审查、删除、屏蔽任何对六四事件的提及、讨论或纪念。

六月三日晚,知名直播带货主播李佳琦在淘宝平台进行带货直播。在其中一场销售直播中,李佳琦向观众推销了一款来自“联合利华”品牌的雪糕;这款雪糕在盘子中的造型,像极了一款“坦克”。

在这之后,李佳琦直播间的信号突然中断、再没有恢复,“李佳琦怎么了”几个字也因此登上微博热搜并迅速成为敏感词。

不过,除了这种网红因碰触六四红线而被封禁的例子,六四周年纪念日附近,中文网络上还有许多人在努力以各种方式突破审查、纪念这个日子。

本期节目,我们从李佳琦直播事件说起,回顾坦克与坦克人等六四符号,并记录中文互联网上那些纪念六四的行动。

一、李佳琦因带货“坦克雪糕”被封杀

人称“口红一哥”的淘宝卖货主播李佳琦是中国“直播带货”界粉丝最多、体量最大的主播。最近恰逢电商平台“618”购物节的预热时间,自5月26日天猫618预售开始,李佳琦的直播间观看人次就突破了1.53亿。

六月三日晚,在李佳琦的直播信号突遭中断后,他曾发微博表示“后台技术故障,我们正在紧急处理中,大家稍等一下。”两小时后,李佳琦却再次发微博,称当晚设备故障无法直播,请大家早点休息。

有网民在六月三日当晚发现,在淘宝平台上,甚至搜不到“李佳琦”相关的直播间推荐,直播间疑似已遭屏蔽。

甚至截至发稿的当下,李佳琦仍未复出直播。

李佳琦的“坦克”造型雪糕,出现时间恰逢“六四纪念日”前一晚,很难不让人怀疑,此次“封禁”事件,是李佳琦不小心触碰到了中国当局的敏感神经

在李佳琦的微博下,“不明真相”的网友都在困惑李佳琦的停播,也有人试图给出暗示,向其他人解答李佳琦“被封”之谜。舆论普遍认为,李佳琦并非是有意触碰“六四红线”,而是他根本不知道中国历史上存在“八九六四屠杀”这件事。

之后,有推特网友甚至总结了一个“李佳琦/六四悖论”,即:你必须了解所有政治禁区才能不触碰政治禁区。

而坦克——六四镇压的符号,就是一个在中国最具敏感度的政治禁区。与此同时,被广为流传的阻挡坦克的“坦克人”形象,则是六四民主抗争的精神符号之一。

二、坦克人——六四的精神符号之一

1989年6月5日,天安门屠杀事件后一天,从天安门出发的59式坦克车队正在东长安街行进。随后,一名双手持购物袋、身着白色衬衫黑色裤子的男子,主动阻挡在坦克的行进路线上;他就是之后闻名世界的 “坦克人” 。

坦克车队随后也停止前进,男子随后挥手示意坦克后退、掉头。但领头的坦克企图绕开他继续前进,坦克人却仍不断移动、试图阻挡坦克前进。后面至少有18辆坦克也因此停止前行。随后,第一辆坦克主动熄火,后方的坦克也陆续熄火。之后,男子爬上他面前的坦克,并查找坦克车上能打开的舱门,最后得以与该坦克车的炮手进行了交谈。

结束谈话后,男子从坦克边上离去,原本在坦克里的车长从舱门出现,并向后面的坦克车队示意停止前进。但第一辆坦克车此时却突然加速前进,原本已经离去的男子又急忙跑回坦克车前阻挡。双方对峙了一段时间后,另一名骑着自行车的男子前去和“坦克人”交涉,之后又有两名身穿蓝色上衣的男子出现,并迅速把阻挡“坦克人”带离街道,混入人群中。

最后坦克仍旧继续前进。

这一场景被包括美国摄影师杰夫·怀德纳在内的五位摄影师拍摄记录下来。而“坦克人”也成为纪念“六四事件”的标志性符号。

2019年,美国加州为纪念“六四”而建的雕像,就使用了“坦克人”的符号。

之后,对于“坦克人”的身份有诸多推论,但都没有确定的说法。2001年,在一次采访中,美国记者华莱士曾询问江泽民“坦克人”的下落,江泽民称“‘坦克人’没有被逮捕”

三、媒体审查下不断重生的“坦克人”

2010年6月2日,南方都市报刊登了“纪念国际儿童节”的系列漫画,在其中一幅漫画中,小男孩用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三辆坦克以及一个小人。这样明显的“坦克人”符号,加之刊发的时间点接近“六四”,很难不让人联想“南方都市报”是有意在打“擦边球”,暗示“六四纪念日”临近。

不过,这幅漫画很快在“南方都市报”网页版被抹去。

2013年6月,中国门户网站网易,在儿童节专题“致我们终将逝去的童年”中,用乐高积木摆出了“坦克人”的标志性照片,随后引起中国网民激烈讨论。不过,该照片最终没能逃脱被“删除”的命运。

同年,中国网民们开始流行用“黄色小鸭”来替代“坦克”元素,作为“坦克人”的延伸符号。由于这一符号在中文网络上的广泛传播,最终导致“黄色小鸭”也成为敏感符号

2017年,共享单车公司“小蓝单车”与手游公司推出联合活动,在6月3日至6月4日,通过小蓝单车App,查看到地图中带有“坦克”图标的单车即可免费骑行。由于“坦克”元素撞上“六四”纪念日,该活动很快被下架。

2020年4月,恰逢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美国有医护人员阻挡宣传车辆,以阻城市解封。

时任环球时报主编的胡锡进发布推特,赞誉该医护人员是“美国的坦克人”。同年5月,美国发生抗议种族歧视的“Black lives Matter/BLM”(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胡锡进又借此机会在六四纪念日前夕发文讽刺美国。他说:“美国这是在用独特的方式纪念中国的六四天安门事件。美国政府也在派警力向游行示威的民众开火,这是在证明中国当年在天安门维持秩序的重要性。”

这是中国近30年来,官方媒体人首次主动谈及“六四事件”相关的话题。

2022年5月,中国知名的爱国视频网红 “赛雷”,在攻击美国媒体CNN的专题视频中,夹带了半秒“坦克人”的影像。两周后,“赛雷”的所有平台账号均遭封禁

四、地铁站微博、蜡烛、it’s my duty

除了被严格审查的坦克、坦克人符号,还有许多与六四有关的符号都在当局的严密审查之下。

例如,2012年6月2日,新浪微博悄悄下架了 “蜡烛”的表情。微博官方账号“微博小秘书”则隐晦地发博称:“相关表情正在优化调整中”。

2014年6月2日, “北京地铁” 官方微博账号发布一则公告,通知要求 “6月2日至6月4日末班车止,木樨地站西北口采取临时封闭措施。”

该条微博被不少网民看作是“官方专属的64纪念通报”,因为这的确是中国政府每年有关六四所做的唯一通报。

2015年、2018年,“通报木樨地站出口封闭”的微博仍未被删除,至今还可以看到许多网民在该条微博的评论区,用各种隐晦的方式纪念六四。

2016年5月28日,一名四川男子因在网上发布暗示“铭记六四”的微博被逮捕。这条微博是一张“瓶装酒”的广告照片,瓶装酒瓶子上贴着“铭记八酒(谐音九)六四”的商标。酒瓶上还有坦克人的图案。

之后,该男子被当地警察逮捕,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020年6月3日,来中国打篮球联赛的华裔球员林书豪在微博上发文“6个汉堡,4个比萨,我都吃完了…”被广大网友猜测林书豪是否在暗示“纪念六四”。也有不少网民认为林书豪“在玩命”。

在流传出的少数记录六四的影音资料中,一名年轻人骑车去天安门广场参加游行的片段被广为传播。

33年后的2022年,“It’s my duty” (这是我的责任)成为中国网民纪念六四的口号。比起以往用“坦克人”的符号纪念“六四”的做法,他们对“It’s my duty”的运用更具有灵活性。

在6月3日晚间的新浪微博,许多网民在“It’s my duty”的转发贴文中,加上了自行车的表情

随后微博也封禁了该英文词条,但是微博网民也相应地使用中文谐音“麦丢替”来躲避敏感词审查。不久后,“麦丢替”一样被加入了微博敏感词库,微博上再也搜不到相关结果。

五、每一年的严防死守和每一年的“不能忘记”

由于中国当局对有关六四事件的严防死守,有关六四的敏感词和审查要求已经累积了很多。

中国数字时代在2012年就建立了关于“六四”的敏感词库,而中国数字空间CDS也在2011年就开始记录中国网络对“六四”的审查要求。我们欢迎感兴趣的读者前去查看。

中国官方对六四民主运动及其屠杀行径的严密审查,并不能让世界各地的人们忘记这段历史。从自4月份开始中国网民自行组织的 “赛博游行” ,到上个月北京、上海涌现的学生抗议,都说明审查和镇压并不能彻底打消人们的反抗。

对于30多年前的年轻人来说,他们的抗议已经结束,但是对于活着的人来说,保卫“六四”记忆的战争才刚开始。

1989年5月30日,豎立在天安門廣場的的民主女神像。來源:陳清華:林耀強
1989年6月5日,一名男子獨自站在長安街上阻擋向東行駛的坦克隊。來源:支聯會
来源: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
来源: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
来源: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
来源: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欢迎大家通过电报(Telegram)平台 向我们投稿,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

了解更多投稿信息,请阅读中国数字时代征稿说明

更多阅读:

【麻辣总局】“坦克和我的佳琦,一刻也不能分离”

【404档案馆】第118期:邹幸彤:守住六四烛光,守住我们良知的底线和仅余的自由

【404档案馆】第117期:六四屠杀后,并未结束的学运(上)

【404档案馆】第59期:香港抹除六四记忆,国殇之柱终被粗暴移除

【404档案馆】第1期:六四敏感词与真理部指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