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休使圆蟾照客眠。

在加德满都

十年前
  • 2012-07-17 到达加德满都

我已经在加德满都了,昨天下午四点从拉萨启程,今天下午四点才到加都,二十四小时几乎没合眼,瞌睡惨了。

昨晚在商务车上不怎么敢睡,坐在副驾驶位心里充满了使命感,再加上一路的关卡,睡了不到俩小时。今天从樟木过来的路,更是堪比通麦天险。所以到下午一两点,眼皮已经难以为继。

第一次出国,有些想念可以无障碍沟通的国内,想念一起走过四五十天的小黑和小N。

明天准备迁往巴德岗,在古城里住几天,静一静,想一想。

  • 2012-07-18 Art of Happiness

英语真心差,交流真心费劲,回去后要发奋图强,好好学习!

不过今天比昨天好,虽然我被骗了一百多块钱,但是却慢慢有感觉了。一个印度人(他说是印度人),陪了我一上午,带我买地图,办sim卡,喝茶,最后让我给他买东西,虽然知道就那么回事,还是给他买了,钱不多,算作头回出国的新鲜经历吧!

尼泊尔不发达,所以这里消费也要低,昨天在樟木拿几千人民币换了几万尼泊尔卢比,都很新鲜。加都这条街和拉萨的八角街一个意思,各种店铺各种买卖。本来今天要去巴德岗的,后来一想,还是和同来的几个人明天一起离开吧,顺便逛逛。她们要去徒步ABC,忽悠我一起,但是我不想去了。全是女的,就我一个男的,不愿意。

尼泊尔人办sim卡要按手印,左右各一。我办了两张卡,所以按了两回四指次。

上午和"印度人"办的那张,据说上网贵,又不知道怎么办包月。打客服,声音很小、口音又怪,再加上我的半调子水平,简直无解。当时坐在杜巴广场的神庙台阶上,从没如此地想念字正腔圆的10086!

话说杜巴广场,一不小心逛到了售票口,被售票员拦住,看了看,要750rb,约合人民币50多。转身走人,没几步看到缺口,往里走,也没人上来阻拦。传说中逃票容易的尼泊尔,果然名不虚传。这广场几乎就是开放的,只在两个口设了售票点,可是通往里面的小巷何止四五。逃票成功,得了便宜要卖乖,心里暗笑当局老实,这要是在中国,不给你围得连个蚂蚁都过不去才怪!

广场上很热闹,各种肤色的人络绎不绝。好多看上去年代久远的建筑,黑黑的木质结构,墙和檐上雕满了神像。很多鸽子,地上的,建筑顶上的,屋檐下的,并没有绳子围起来,有小孩追着鸽子玩,惹得鸽子上窜下跳。我还看见一只猴子,不知道从哪里来,捡拾地上不知谁丢的垃圾袋里的东西,然后窜到博物馆旁边的石像上。自始至终,除了我,仿佛没人觉得诧异。当然,那里最多的还是当地人,她们也散步,也拍照,但更多的是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以及围栏上发呆,聊天,和周围、头顶上扑啦啦飞起落下的鸽子和平共处,也没人嫌鸽子屎臭。我东施效颦,坐了一把,想感受到如他们一般的宁静。可惜,我心里无佛,又记挂着我的上网套餐,总是死性不改,不得安生。

从广场出来,往回走,决定不走回头路,就穿小巷。用手机里的指南针,摸索着前进。七拐八拐,最后,成功迷路。不过,离迷路还有两百米的地方,也成功发现一个NCELL的营业厅。很小的店,只有一个美女工作人员,经过艰难交流,重新办了张卡。因为我原来的卡即使包月,上网也贵。而贴在墙上看上去不错的3G套餐(不错,尼泊尔竟然有3G!!),只是针对另外的上网卡:只能上网,不能打接电话。两张卡合计花了700尼币,也就差不多50元,即使要呆一个月,也应该够用。

从NCELL家出来,再往前200米,发现迷路了。好在,泰米尔很小,我的迷路并不严重。往回走500米,就重新走到了正道上。

晚饭在一家叫"桃太郎"的店里,吃的麻婆豆腐,味道竟然不错,花了330rb。豆腐180,两碗米饭120,服务费30。和菜比起来,米饭的价格就显得贵了点,比318一路都贵不少。这里的饭馆,一般都收10%的服务费,也有收13%的,比如我中午吃炒面的环境优雅的室外餐厅。

在巷子里乱穿的时候,买了本书,《The Art of Happiness》,一本关于那个著名喇嘛的书。在尼泊尔的这些天,争取读完它,看看这个人究竟有多厉害,能让这世上最大的黑集团都又恨又怕。鱿鱼之前提醒过,敏感物品不能过海关。不说的话,我还真有可能试图带着它回国,要是惹来麻烦,就麻烦了。

就用书的封面简介的一段话来为今天结尾吧:In this unique and important book, one of the world's great spiriual leaders offers his practical wisdom and advice on how we can overcome everyday human problems and achieve lasting happiness!

  • 2012-07-20 加都

没电,一直睡到中午。

小N现在在深圳和公司谈判,小黑在兰州,替我吃牛大碗和金城第一炒。

我住的这里,要说缺点,就是被套床单太薄,导致床上有些汗味。另外,白天有些吵闹。

中午出去逛到城门外,再进来才发现,我昨天压根没注意杜巴广场,被那个拉客的带拐了。

巴德岗的杜巴广场果然要比加都的那个宽敞明亮的多,人也没那么拥挤。说做功课呢一直也没做,走遍世界那本也没怎么看,所以除了精致的木雕石雕建筑,一概不知所云。坐在神庙下的台阶上乘凉,来个尼泊尔人,缠着要给我当导游,说他知道这里每根草的故事,各种天花乱坠,呵呵。可是我走哪里都不想要导游,尤其是收钱的导游,我只想自己慢慢走,慢慢感受,不明白还有谷歌呢。不过有个地方例外,我是主动找了导游,那就是都江堰。

我是沿着小巷没经过大门拐出去的,尼泊尔的景点果然到处可以逃票,这让我不禁又想起了我的祖国和人民,想象一下,如果是中国,你一下车,肯定要被一城人包围,个个争先恐后要带你逃票。不知道是不是信仰的缘故,尼泊尔的旅游管理部门似乎觉得大多数人不会逃票,就像我住的旅店,老板也不怕你赖帐或跑路。另外,我注意到,门票上有很多地方都提到某些建筑的修缮费用来自于游客购买门票的钱。再想象一下,如果是国内景点,那修缮费用肯定一定以及否定是"政府出资"啊!哈哈,当然,我没怎么注意过国内景点门票上由此说法,也许不过是个老愤青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午饭还是20个MOMO了事。遇到几个台湾人,从博卡拉徒步回来,说由于天气原因,航班不飞,他们坐直升机到这里,一人花了500美元。哈哈,虽然比客机贵了不少,但也是有趣且难忘的经历啊!

还有,能和外国人无障碍交流可真爽!

  • 2012-07-21 喇嘛

不知不觉这都是第三天了,很堕落,每天早饭也不吃,中午才起床。随便逛一逛,回来就是看书、上网,睡觉,哈哈,决定了,明天早起,去看看这古城的晨光。

买的书看了四十多页,要加油,不想带到博卡拉去,想在这里解决了,然后送给旅馆主人算了。一本关于修身养性的书,传达的是爱和悲悯,四十页几乎没提到政治,和我们一向被灌输的喇嘛形象背道而驰。昨天半夜醒来睡不着,上twitter玩,顺便关注了他,内容也和本书主题差不多。另外,他不是执笔人,虽然他被冠以第一作者,可是真正的作者叫HOWARD C. CUTLER,以类似柴静的博文那样的访谈形式写成,不过更多些观点交锋。

还看了半天走遍世界,一下就到五点了,出去找饭。

  • 2012-07-22  早朝

早朝回来了。

晚上觉得闷,又点了蚊香,就没关窗子,果然,五点就被广场上例行祷告(或者叫其他什么名堂)的人弄醒了。

想登高望远,跑到楼顶,门从外面锁了。下到楼下,门从里面关着,小小的门厅一团漆黑。又跑回房间拿了手电,开了门,Tachupal广场上早就人来人往了。都是祷告的,走到神庙跟前,敲一下钟或铃,从神像身上抹点红色点到自己额头,嘴里念念有词,继续下一个庙。至于神像身上的红色,我看到是由很多妇女端着篮子,里面不仅有花,有提取的颜料,还有大米,黄瓜片等等,难怪这里有那么多鸽子,感情有的吃。我还看见有人抓一把大米给早在一旁翘首以盼的山羊吃。

在五层楼的Nyatapola Mandir的台阶上坐了会儿,一弯腰,忘了拉拉链的腰包里劈里啪啦蹦蹦调一堆零碎,弹得老远。幸亏天色尚早,高庙上没人,不然可糗了。@重庆游鱼 说的神庙高高的台阶估计就是这个吧?我在巴德岗住了三天,每天下雨,不止一场,从未见到半个星星和月亮。

沿途买了两个不知名的东西吃。这里的小吃,几乎都是油炸的。对了,MOMO不是。

回来的路上,看见制服统一的队伍,吹着唢呐敲着锣走街串巷,不知是什么仪式。到旅馆,主人家还不见踪影,要是这个时候拍屁股走人,那就一了百了啦,哈哈。

昨晚看到微博上北京暴雨,到处求救,到处救人,可没想到事态严重至此,刚刚再看,发现竟然死人了!

  • 2012-07-23 节日

不知道咋回事,两点多,楼下就有说笑声,狗叫声,神庙的铃铛声。于是,我就醒了。

望窗外看,雨还在下,灯光下,湿漉漉的,有女人端着祭祀用的盘子走过,还有的在我看不到的角度,坐在供朝拜者休息有顶棚遮盖的地方聊天。

昨晚没听见前几日都有的歌声,我还纳了会儿闷,莫非是因为今天周一,活动不同往常?

早早出去逛了一圈,庙前排成了长龙,排队的都是穿红戴绿的女人,等着进庙不知道接受什么仪式。去杜巴广场,把那些大大小小的庙宇、木雕、石雕细细观赏了一遍,要走了嘛,尽量多带点东西。

回来睡了一觉,十点多醒来又不想走了,那就再呆一天。

突然想起还没看到传说中的陶艺广场。问了房东加路人,曲曲折折的,终于找到。在这儿宅了四天,连地图上标的大景点还没发现,真是。但是那个广场除了摆放的大大小小的陶罐,其余没什么观赏价值。

吃完饭回来的时候,赫然发现排队的队伍竟然比之前只增不减。和另一个房东聊了会儿,他说是个什么节日,要持续四五天,不光是巴德岗,加都、帕坦等谷地内的人都会集中到此,所以才会排队的越来越多。他说晚上会停,但我对此深表怀疑,整个上午过去了,队伍更长了,这晚上不知道会折腾到何时。城市各处摆上了之前未见的地摊,确实盛况空前。不幸的是,水果摊贩坐地起价,芒果提价到了100每公斤,而我上次买的才70!房东也是个驴友,哈哈,他说每年要去博卡拉徒步四五次,但是这个季节确实不大好。还向我推荐了好几条周边一日来回的徒步线路,可是我听不懂奇怪的地名,也不打算去啦。问他去过中国没,他说签证难办,加之对于尼泊尔人来说去中国太贵。

我的房子正对神庙的后门,这时候,出来的人仍然络绎不绝,还有女警维持秩序。碰上这样的盛事,该算是一种幸运吧,虽然有点扰民,呵呵。一会儿下去,要让房东把节日的名字和他的名字都写下来,刚说了半天,我们都发不来彼此的音。

又要下雨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