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专讲同志故事。

那时候铺天盖地纪念林昭

往事、日记、流水帐

2012-04-27 陪老妈做理疗

今天开始给老妈做理疗,每天要跑县城一趟,医生嘱咐这段时间不要坐,不要弯腰,因此,我的任务就重了些,今天第一天,要连续做十天。

要是老爷子也像这样配合治疗,做儿女的辛苦点,心里也是舒服的。

唉!

  • 2012-04-28 饥荒

傍晚一阵狂风,声势有些惊人,暴雨倒是没下来,雷声也不大,雨点并不急。

因为不能看电视,老爷子要睡觉,老妈又不能久坐,大家早早解散,八点多就上了炕。这会儿,院子里已经听不到雨声,想是停了。

这几天看《第九个寡妇》,看到60年代的饥荒,严歌苓对这段日子的记述真是太细致太骇人了,以至于我走在街上,看见买吃的的,偶尔会突然一喜,呵呵。

说起这个,又想起小绿老师了,一声不吭就玩失踪,很久不见,不知道还会不会来。

  • 2012-04-29 “你在你家呆着”

这阵在医院,等老妈做理疗。因为老爷子,心情不好。每次儿女回家,对父亲,估计是种煎熬。那天气头上说:你在你家呆着就行了回来干啥,看我眼窝睁着,往死逼么!

  • 2012-04-30 《第九个寡妇》

日子过的好快,转眼四月要过了,还有十天左右,就要离家了。

昨天下午在各树上展开地毯式搜索,发现核桃结了果了,米粒大小,还顶个小小的花托。杏子已经有些规模了,很繁硕。只是那棵李子树,大多花受了冻,萎了,坐了果的,屈指可数。柿子树和枣树都晚,才在长叶子,花苞都不见。上回买回来的小鸡,成长的也狠茁壮,过不多久,就能下蛋了。

昨天看完《第九个寡妇》,风格很似我很喜欢的《白鹿原》,时代变迁、风雨飘摇中的小人物。因为后者以关中为背景,读来更有亲切感。但是,前者通过对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细致入微的刻画,将中国当代每个历史时期身临其境般带到读者面前。尤其是60年左右的大饥馑,以前也看过,但从未感受如此深刻。前两天走街上,看见卖吃食的,会偶尔一怔,轻微的走火入魔,呵呵。

结果正好昨晚看见那个叫林治波的傻蛋,顶着人日的鳖盖否认这段历史,被群殴惨了,算是个笑料吧。

  • 2012-05-01 昨日无法重现

春雨绵绵,润物无声。早上起床,空气湿润清新,雾气弥漫,南方一样。

这会儿还在下,很细很小的雨丝。等外甥外甥女,今天比往日迟了点。老妈在楼上理疗,我依然在车里上网。其实我挺享受这样的时光,把自己关起来,心无挂碍,与世隔绝一般。

刚看张奔斗的微博上说同学聚会的事,突然勾起一丝伤感。我昨晚也梦到大学同学了,笑容无遮无拦,一如十五六年前,很亲切很温暖。醒来的时候,回想毕业十年聚会,多少客套,各怀心事。吃的换成了山珍海味,却总也难及当年食堂里一份热拌瘦肉。(啧啧,热拌瘦肉太奢侈了,我常吃的是炒土豆丝,1元一份,加上饭,一顿1.5元。2022.6.1)

时光一去不回头,即便近如昨天,也无法重现了。

上次在医院听同屋治疗的闲聊,说有人杀了岳父母外逃,我们回家路上也遇见警察拦车,说在抓逃犯;今天在医院,据说昨晚死了人,一个读高一的孩子,早上送到医院已经晚了,死因不明。

这就是小地方,本地发生的事会像微博一样迅速传播。

因此,杰克帝(Jack’d,同志交友APP)方圆五十公里以内都没一个人。

  • 2012-05-02 林昭的信
见不见的你弄些东西斋斋我,我要吃呀,妈妈!
给我炖一锅牛肉,煨一锅羊肉,煮一只猪头,再熬一二瓶猪油,烧一副蹄子,烤一只鸡或鸭子,没钱你借债去。
前晌有些消化性腹泻,但吃了些油质食物反而好些,因缺少脂肪,肠子能力蠕动可能倒是引起消化性腹泻的原因,你不用吓怕,吃不死的!
鱼也别少了我的,你给我多蒸上些咸带鱼,鲜鲳鱼,鳜鱼要整条的,鲫鱼串汤,青鱼的蒸——总要白蒸,不要煎煮。再弄点鲞鱼下饭。
月饼、年糕、馄饨、水饺、春卷、锅贴、两面黄炒面、粽子、团子、粢饭糕、臭豆腐干、面包、饼干、水果蛋糕、绿豆糕、酒酿饼、咖喱饭、油球、伦□糕、开口笑。粮票不够你们化缘去。
酥糖、花生、蜂蜜、枇杷膏、烤夫、面筋、油豆腐塞肉、蛋饺,蛋炒饭要加什锦。
香肠、腊肠、红肠、腊肝、金银肝、鸭肫肝、猪舌头。
黄鳝不要,要鳗鱼和甲鱼。
统统白蒸清炖,整锅子拿来,锅子还你。
 ——等等,放在汽车上装得来好了。
斋斋我,第一要紧是猪头三牲,晓得吧妈妈?猪尾巴——猪头!猪尾巴?——猪头!猪尾巴!——猪头!猪头!猪头!
肉松买福建式的,油多一些。
买几只文旦给我,要大,装在网袋里好了。咸蛋买臭的,因可下饭,装在蒲包里。煮的东西都不要切。
 哦,别忘了,还要些罐头。昨天买到一个,酱汁肉, 半斤,吃得 □ 然勿 □ 嵌着牙缝!别的——慢慢要罢。
嘿!写完了自己看看一笑!——尘世几逢开口笑,小花须插满头归!还有哩:举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
致以女儿的爱恋,我的妈妈!

时雨时晴的天气,三天了。

昨晚柴湿,炕没烧着,睡得有点凉。今天瞌睡,但是试了试,都没睡着。老妈早饭后把锅底的余烬铲到炕洞里,结果躺下去觉得一身湿。

我就又躲车里上网,听着雨滴敲响车顶,偶尔在核桃树叶上汇集了一大滴砸下来。

上面的信来自于狱中的林+昭,疯狂转载的是几天前她的忌日时。我刚搜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搜到一大篇关于她的文章,我看这封信的时候,眼眶有点湿。她在向妈妈撒娇呢,我希望她的妈妈从来没有看到过这封信。

据说她被处决以后,警察上门向妈妈收取五分钱的子弹费,林妈妈当场昏厥。

真是个可怕的年代。


呵哟!先生们,供职于堂堂中央党报里的可敬的先生们哪!你们可也曾想过没有?对于已经作下的一切!?? 你们到底准备怎样收场哪?……
 “当复仇的大地血海潮起,
 逐食的鸦群呵何枝可栖?!
 ……想到一个问题我每打冷噤:
 天哪!谁知道你们将来怎么死?……(引自林昭《牢狱之花》)

呵呵,这些话写的过瘾,收信的人看了怕是要脖子后冒凉风。


再后来是我自己的体会,如果你卷入一个社会事件,你对这个问题会想千百遍,这就是重建理性的过程。在这个重建过程中,人们可以调整出与目标相适应的心理状态、人格素质和应对策略;就可以从中发展出一种不同的主体性,例如发展勇敢、无畏、直率和真诚。这原本是孩童时代就受到肯定、且我们大人经常要求孩子如此的品性。可是,成年之后,我们已是多么难以保有这些最基本的为人素质。反省既往,我不禁惊怵,那种服从于恐惧的生活,最恐怖之处还不是恐怖本身,而是对恐怖的不断回味。这种日复一日的咀嚼回味锈蚀我们的灵魂,直至人变成彻头彻尾的软体蠕虫,真是不堪回首的状态啊。

这篇文章的作者叫"艾晓明",这是篇关于LINZHAO的文章,但这段话适用于我们每一个人。恐惧的事情太多了,恐惧一个人、恐惧出柜、恐惧被人议论,甚至恐惧一通电话,翻来覆去地假设。。。。。。其实,恐怕真没那么复杂。

  • 2012-05-02 盲人陈光诚

盲人晚上又成焦点,关于他的微博一茬一茬像收麦子一样被小秘书干掉了。只是看到说他和ZF(政府。2022.6.1)达成某种谅解的时候,我有点不厚道地嫉妒了。

其实,他就是个盲人,又受了这么多年苦,还能要求他怎么样?

  • 2012-05-03 向往坦诚

今天从医院回来在镇上理了发,从理发馆出来,碰见一熟人,我知道是初中同学,但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完全没有概念。站着聊了会儿,张冠李戴,最终也没好意思问人家姓名。回来有点遗憾,虽说共同语言不多,但好歹是二十年前的故人,冲那缘分,也该重新认识。这是我性格的极大缺陷,不够坦诚,希望有朝一日能改。

趁给外甥外甥女送东西的机会,进了一趟我的高中,也是十六年来的第一次。全变了,再也找不到一丝旧日模样!


(21点)以往这个时段应该是和老妈一起看甄環的,昨天演完了,今天还想找个东西来看,换了一遍,没找着。

上炕了的,后来迫与网络问题,又出来了。看见老妈的房子还亮着灯。

三号了,离家的时间越来越近。老妈的理疗还有四天,之后看看把辣椒栽上,差不多就该启程了。

回家之前还计划写两篇论文应付职称的事,结果到现在一个字也没动,恐怕秋天之前又没希望了。

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晚上,最关心的依然是瞎子的事。不断在微博上刷新,寻找河蟹前的点滴信息。对我来说,已经超出政治范畴了,而是一个心怀善念的人对另一个浸泡在苦难中的人的关注,就像小说,看到要紧处,心情难免要为他的命运沉浮而跌宕起伏。

要睡觉了,希望明天早上有好消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