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专讲同志故事。

老妈回去了

回忆录、日记、流水帐、负能量
  • 2011-07-17 送别

昨天把老妈送走了,幸好有人同行,不用为路上的事操太多心。因为把车停在了临时停放处,怕人一离开被警察贴条,连站也没进。坐车里等,直到他们电话打过来说已经上车安顿好,才离开。

早上起来打电话,妈说火车在秦岭间穿行,信号不大好,听不清楚。这个时候,应该快到咸阳了,再有不到一个小时到西安,还有三四个小时的汽车,虽然一路有人照顾,可是仍然很辛苦。

今天晚上,可以睡回到床上了。这一个月睡沙发床,可能是太软了,经常腰疼。

最近这一周,每天晚上下班都拉着母亲出去逛逛,想着她再来的机会微乎其微,又怕逛得多折腾狠了腰疼,经常处在纠结当中。

上周四,母亲在小区外面的农贸市场里给我买了一小株三角梅,花朵虽然稀少,可是绿叶葱茏。移栽在了大花盆里,希望能养得活。昨天,又给我买了一束插花,百合、康乃馨间杂,晚上淡淡的香气,早起更显浓郁。还有一碟子蒜。有一天她买菜,觉着蒜便宜,一下买了好几斤,忘了我一个人吃饭,蒜只是偶尔调味的了。于是,昨天又拿了个碟子,在清水里栽了一碟子蒜,希望过几天能长出蒜苗。

还有饺子。上周一次包了好几百个,冻在冰箱里,说她走了我想吃的时候就可以煮着吃。我原也以为此法可行,可是后来一想,肉冻不坏,土豆、韭菜之类的素菜冻狠了可不就要坏嘛,所以连续两天顿顿饺子,到现在,都还没吃完。

昨天在市场买花的时候,突然又很想买两条小鱼,央求母亲买给我,她坚决不答应,说我养不活,死了伤心。我说那给我买只小鸟养,她说小鸟要吃虫,她看见人家买的那喂鸟的虫都要头皮发麻。我并不想要鸟,我只是那一瞬间忆起了小时候跟着她赶集,看见什么都想要的场景了。

小时候,她牵着我的手赶集,买一牙西瓜,她咬一小口,剩下的全让我吃。我吃了一牙还想吃一牙,她再买一牙,我就不让她咬了,全部独占。

小时候,在街上看见什么都想要,常被她硬从人家的小摊上拖走。现在,在商场想买东西,仍然经常要被她拖走。我说那我不买了,你给我买吧,她就会说,那行,你看好了,我给你买。

  • 2011-07-24 变化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写,可是总组织不起来句子。也懒了,下班回来,懒得开电脑,总是抱个手机看微博,满屏灰暗的消息,弄得人心情也不好,却又欲罢不能。

  • 2011-07-25  开始读书

从昨晚到现在,整整一天没上微博,那些让人纠结的黑幕,假装不存在吧。不过,动车追尾的事,已经不仅限于微博上的讨论了,办公室里、QQ群里,甚至是和朋友间私聊,都被问到这个,躲都躲不掉。

平常上班,都是像以前挂QQ一样,挂个微博客户端,隔一阵就去看看别人的更新。突然不用了,还真有些手足无措,干活也不安心。于是今天虽然掩耳盗铃,揪心的事看的少了些,可是工作效率倒比平常还低。

下午淘宝上淘了三本书《百年孤独》、林语堂的《朱门》(或是其它什么门,还没记住名字)(六年以后才看完这本书。2022.3.12)、胡同台妹的《台湾人看北京》(或是其它什么名儿,哈哈,也没记住)(这本完全忘记了。2022.3.12),好久没看书了,觉得很干瘪,这可能也是写不出来句子的原因之一。快餐吃多了,方便倒是方便,营养终究跟不上。微博迟早还要上,毕竟那是作为悲哀的中国人了解真实世界的不多的途径之一,不过时间上要控制了,不能白天抱个电脑看,晚上回来还要抱个手机看。留点儿时间出来,看看书,运运动,才是健康的生活方式。

晚上吃完饭去打球了,开车去的,一个人,在大学的操场上蹦跶了四五十分钟。读研那时候经常这么干,我也享受那样的方式,强度由自己掌控,自然随意。回来的路上,把车停在路边,听着音乐,休息了半个小时。那是新修的路,似乎还没完全开放,路况很好,车很少,我很喜欢。(如果我没记错,那应该是理工大学门口的崔家店路。2022.3.12)

今天中午摆了四张椅子休息,一觉睡了将近两个小时,不然,按我最近一个多月的作息,这时候都该梦周公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