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专讲同志故事。

久别重逢

2011-1-3 久别重逢

昨晚和朋友吃饭回来,上网遇到多年不见的X。翻看他QQ空间里的照片,有好多还是四年前我们视频聊天时拍的,一下子有些恍惚。他没怎么变老,还是很帅,只是经历了离婚的变故。他不想谈,我也不便问。四年前我们联络密切的时候,他说老婆知道他是同志,但并不介意,他们关系很好。有时候,他开着视频和我聊天,她老婆还会凑过来看。我开始觉得不舒服,后来渐渐习惯了。结果,他们终究还是离了。

乱七八糟天南海北的聊,聊到一点半才睡觉。四年前我初出茅庐,第一次看他的视频、听他的声音,惊为天人。他也很会唱歌,认识他就是在一个语音聊天室。那时候好喜欢他,因为那份喜欢无法可想,才开始写博客。他知道我喜欢他,但他从来没喜欢过我。我们只是聊天,每天聊。主要是他说,我听。他有时候喝多了,就在视频里唱歌,唱着唱着开始哭。第二天又跟我说抱歉,为他说的那些胡话。我说不用抱歉,把我当成垃圾筒,开心不开心的往里倒就对了。他哈哈大笑。

来到新城市以后,我的世界渐渐扩展,联系便没有以前那么紧密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某天突然发现我的QQ里没有他了。我没有追究,也再没有主动联系过。直到去年有一次,偶然在邮箱的联系人名单里看见他的名字,发了一句问候。他回信说觉得名字熟,但不大记得了。我没有再解释。

时隔一年,却收到他的邮件,似乎又突然想起来!

2011-1-5 不回家过年

今年春节父母要去哥家过年,我不能回家了,也决定不去兰州,但更不想大年夜呆在这样的出租屋里。要不然去海边吧,去看蔚蓝的天、湛蓝的海吧!

2011-1-6 公知(十年后完全被打倒了

最近在关注两件事:一是乐清的案件,二是禹晋永的微博。

其实这两件事是有关联的,因为关注乐清而关注了王小山,因为王小山知道了禹晋永。话说这个禹晋永,据说还是个什么董事长,智商接近零的货,让我一下子对于“董事长”这个职业的崇敬降了八度。最近几天睡前和醒来第一件事都是围观这个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生被各路人马狂虐,可算是冰冷节日里不多的欢乐!

注:乐清是钱云会事件,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这里至于禹晋永,我完全忘记他怎么了,就算了。但是很为自己上面那段话汗颜。2022.1.5)

2011-1-10 去哪儿过年

今天在QQ上给哥说了不回去过年了,至此,这个春节的行踪仍然未定。

每年回家前觉得有压力,得硬着头皮应付一干长辈,一旦真不回去了,却并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去处。

春节不同往日,过去的三十多年,我还从没在除夕之夜不在父母身边,我想他们一定也不习惯。只是,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有些事情,不是不能,也不是不愿,而是很难!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