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9609 
CHEZZA

兩鬢斑白 香港再等你 | 微斯人,吾誰與歸?

圖/Google 這兩首詞遙相呼應,也算是二人給香港,和所有堅守信念、抵抗極權的人們一個信息。在家中堅守的前浪林夕勉勵:是非黑白昭然,手足總會相認,亦由衷相信國際戰線能夠講盡天理。

CHEZZA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湧 | 終於要靠偉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圖/google map2020年7月1日,香港「二次回歸」,真正意義上的香港或成絕唱。此時此刻,是作者私心的悲憤,不得不回顧一首《皇后大道東》來應景。當年面對九七大限,港人迷惘又恐懼,尤其是見證了六四天安門的鎮壓,個個愁雲慘霧。

CHEZZA

飲飽吃醉是極容易的快樂 | 麻木和無知是不是一種幸福?

「996福報」言猶在耳,九年前夕爺已經寫道「還自覺有幸繁忙是一種祝福」。創作於2011年,這首歌的本意是批判港人的政治冷感。滄海桑田,到2014年香港人才讀懂了夕爺和Kay的心意;到了2020年,已經是日月換新天。那,我們呢?說起謝安琪的政治時事歌,很多人會馬上想起《家明》或者...

CHEZZA

茫茫長途憑浩氣 | 時空遙隔,回敬香港一曲《為自由》

1989年5月24日,香港歌星黄耀光和蒋伟光亲身将此曲送至北京(图/支联会资料库) 给2020年6月4日 八九学运对于港人来讲,应该是一段标签着“中国”二字的撼动人心的集体记忆。千里之外的北京传来学生奋勇澎湃的影像,全城感同身受,义愤填膺。

CHEZZA

只想去覓尋 誰這夜亦亮了燈 | 少數的孤歌?

這是關於「窗框裏軟禁」的少數群體的故事。不管是性少數,或是現今一牆之隔的政治少數,今日聽起來都特別應景。初次聽《同窗會》是HOCC的版本,當時便覺旋律、編曲和歌詞都不像是這個世代的風格,一查果然原唱是梅姐,實屬滄海遺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