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也愛廢話,偶爾詩意症。電視兒童,一天極限六部電影。喜歡做菜不喜歡吃東西,每天假裝睡很飽。

買菜

發布於

 對她來說,買菜和做飯是世上唯二最浪漫的人類日常活動,做愛甚至排不上前三。

她喜歡買菜,尤其是和老公一起買菜,不論是去傳統市場還是超市。不只是因為他們是在菜市場認識的,而是買菜的時候,他們都能從中感受到愛和被彼此需要。

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剛開始一個人生活,買菜煮飯這種事,還不是很熟稔。她拿著出門前看著電腦食譜寫好的小抄,在傳統市場裡來回走著,拿不定主意要做白醬馬鈴薯燉肉,還是一般的日式馬鈴薯燉肉。

她盯著手上的小抄走著,因選擇障礙皺了皺眉頭,一頭撞上正在和肉販講話的他。

「喔,對不起。」她抬起頭看他。

「沒事。」他淺笑。

她禮貌性的點頭後繼續走。

「啊對,要買肉!」她走沒幾步突然想起來,便回頭往肉販方向走回去,看見他正在付錢,她靠近他的時候又禮貌性地笑了笑點點頭。

「老闆,馬鈴薯燉肉要用什麼肉啊?」她邊問邊把手上的小抄塞進口袋裡。

「想吃牛肉還是豬肉?」老闆邊把要給他的肉裝袋遞給他說。

「當然是牛肉啊!」他和她異口同聲。

「馬鈴薯燉肉當然要用牛肉才好吃。」他轉過頭來對著她抖了抖手上裝著牛肋條的袋子。

「是嗎?」她這次才仔細看了看他的五官。他應該算是男生裡面膚色比較白的,雙眼皮很漂亮,鼻子很挺,眼睛小小的。

「哪裡不舒服嗎?妳臉好紅喔!」

「有、有嗎?」她乾笑幾聲趕緊撇開視線。

「一定是因為這裡太悶了啦!」她作勢用手朝脖子搧風。

「老闆,麻煩你幫我挑好吃的牛肉,我要做馬鈴薯燉肉的。」

「好,這塊好不好?」老闆拿起了一塊牛肋條。

「好,多少錢?」她打開零錢包問。

「這塊算妳120就好。」老闆說邊裝袋。

他把找回來的零錢放進口袋,對她點點頭離開了肉攤。

「老闆謝謝!」她一把拿走牛肋條,追上走遠的他。

「那個,等一下!」她小跑步大喊。

他停下腳步,回頭。

她跑到他面前,深呼吸一口氣,抓抓頭。

「那個......你知道怎麼做馬鈴薯燉肉嗎?」

「知道啊!」

「那你可以教我嗎?」她感覺到自己的臉熱熱的。

「可以啊!」他淺笑。他看了看她手上牛肋條的提袋。「馬鈴薯買了嗎?」

她回過神來。「還、還沒。」

「那妳可能要先買馬鈴薯欸⋯⋯」他笑。

「對齁。」她傻笑。「你等我一下喔」她左右尋找有在賣馬鈴薯的攤販,自言自語的唸著「馬鈴薯,馬鈴薯......」

「我帶你去吧!」他覺得眼前的她慌張的樣子可愛極了。

「真的嗎?你人真好!」她笑得很燦爛。

屋子裡,他們一起養的貓跳上了沙發,用頭頂了頂妻子的手。

妻子把貓抱起來,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晚上10點37分。

「好餓喔,爸爸怎麼還沒買馬鈴薯回來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耳朵癢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