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熙

有空都回拍拍手。追求安心投資並推廣白話寫作的全職投資/寫作人,分享股票投資SOP及文字變現的具體作法,適合小資族、上班族、家庭主婦或退休族等熱愛安穩報酬的人、以及想靠文字賺錢的寫作人。投資、寫作及享受人生是我的三件大事,分享它們的簡單與快樂是我的興趣。

陪病的煎熬:學換藥 ( 2 )

之前才分享陪伴癌症住院的家母的煎熬,包含出院後必須由我們家人自行換藥,結果又有重大變化。

那天是星期天,家母的主治醫師是院長,院長在同體系的兩家醫院輪流看診。但星期天我正在陪病時,一早院長突然穿西裝現身病房,醫師一般都是穿白大褂,我猜他太忙來不及換袍。星期天還能巡病房,我很感恩能碰到盡責的醫師,謝謝。

院長說家母預計星期二的 5/17 出院,跟我與家母講解完病情與出院後自行換藥的事情就離開了。本以為星期一他上班時才會再見面,沒想下午又突然出現 ( 這次穿白大掛了 ),然後親自換藥。

我逮住機會好好地發問與看教學,好讓出院後能順利自行幫家母換藥,結果,換完藥院長說,再觀察一天,如果不如預期就要「清創」,也就是傷口要再割開大一點,才好把膿汁處理乾淨,最後補充說,自行換藥對我們病人家屬不容易,所以不用了。

我這時並沒有因為聽到不用自行換藥感到鬆一口氣 ( 因為換藥真的很煎熬,痛在家母身上、但疼在我們子女心上,過程中我總濕了眼眶,心想為什麼會這樣之類的 ),因為我接著問「止痛」這個大問題得到答案後,並沒有因此放心。

院長說,把傷口割開然後清創只是幾秒鐘,止痛的嗎啡其實沒有必要性。我當下也認同了,畢竟是醫學專業。只是院長跟護士都離開後,我媽說「痛又不是你在痛當然不用止痛或麻醉!」( 家母非常尊敬院長,我想這單純是被連續折磨一周後的喪氣話 )

我也尊敬醫學專業,只是,每當看到家母痛到顫抖飆淚,做兒子的實在不忍直視,連耳朵都想嗚起來。我媽跟我說,我這兩天看到的都不是最痛,最痛是當初住院第一天切開那次。( 那次是我姊陪病 )

剛剛離開醫院前與家姊交班時,共同商討的結論是,反正有個人保險,止痛或麻醉還是要,雖然有嘔吐等副作用,雖然醫師不建議,我們還是想要,哪怕只能減痛百分之一。

或許你可以這樣想像,你的爸媽或 3 歲小孩或先生或太太,你就站在面前,看著醫生用刀在身體劃一刀,然後病人顯露出痛苦與呻吟,要持續大約兩三分鐘,能夠看多久?

我想醫師都能給予病人及病人家屬最佳的建議,這是專業,更是被人尊敬的原因;只是,現實就是如此,除非鐵了心,不然陪病的人的煎熬絕不好受,更別提病人本身了。


我願但求造化力,減卻家母病痛苦。更願所有人都能遠離苦痛,如果不行,那就盡快度過吧!

鄭承熙 2022/5/15 寫於台中靜宜,剛從醫院回到家

來源 Unsplash線上免費圖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陪病的煎熬:學換藥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