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VERT

願你一生良善,滿身瘡痍,卻能夠相信世界。

關於精神疾病的淺見

(edited)

2020年進入尾聲,今年因為肺炎疫情所致的不順遂都跑去廟裡拜拜祈求神明保佑的人也越來越多,而我剛好也是其中之一。我於今年研究所畢業,新聞媒體稱之為「最衰的畢業生」,我想是吧!求職上並不順遂,不斷地修改履歷就希望能使人資看了傾心,可惜一點力都使不上,不過,往好處想也因此花了很多時間去了解不同的群體所面臨的議題。

當我在應徵非營利組織時所準備的文獻查找,其實很多團體所支持的都是正在面臨多重困境的人,以女性而言,服務的是受到家庭暴力、性侵害、性剝削、私密照外流等,假設一名女性正在經歷前述的狀況,身心一定是極具破碎且引發多重精神疾患的,這是最為極端的假設,但如減輕到私密影片/照片外流其實也不亞於多重困境者,我想說的是在目前台灣的婦權運動已餘30.40年但依舊還是會有人說「性暴力來自動物性」,其間接的指責受害者並為男性加害者脫罪。而從另一個視角上而言,一個經歷了多重困境所致的精神疾病患者,又將再度的被媒體汙名為瘋子、具有傷害性的人,或是建立監禁機構將之排除並偽善的稱為社會安全網,而不是想方設法接住正在陷落的「他」。

精神疾病患者在台灣其實是越發嚴重的族群,我不清楚是否是因為精神疾病所致的因素多元而導致立委們敬而遠之,深怕以此為政見就容易使民眾恐懼選不上,還是有其他因素不得而知。但是根據衛福部107年的數據顯示有兩百七十萬人前往身心科就診或住院,如果糖尿病、癌症可以獲得健保補助甚至標靶藥物納入健保減輕經濟負擔且有完善的照護系統,那精神疾病患者是否也正如慢性疾病一般正侵蝕身心狀態且需要更多的關懷與支持系統的承接?這在電影《小丑》(Joker)中的如實地呈現,主角 Arthur Fleck 他在貧窮且難以翻轉的位置上一直不斷地挫敗,也因為精神異常狀態打破了社會寧靜無聲的日常,在社會、親友以及貧窮皆毫無支持的總總不利影響下,最終導致殺戮的行動,這並非偶然而是如同一條本有彈性的橡皮筋被繃緊到極限後斷裂了,這是小丑殺人的因與果,而反觀正在陷落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成為第二個「小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