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爾曼Charmaine

在小紅點上,積累小日常裡的小努力、小機遇、小快樂。

【故事系列:1am】6. Melinda

故事系列:1am

凌晨一點鐘,我踏出了電台,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多虧老毛病又犯了。

這麼說來,在老毛病與上班之間,我的選擇竟然是老毛病?!不會吧,我可不要老是暈頭轉向的。去年初的一天早上醒來,突然天旋地轉,暈得我作嘔。醫生後來診斷我換上美尼爾氏綜合症,也就是俗稱的耳水不平衡。我追問醫生病因,他說大多數人是遺傳,但像我這類沒有家族史的病人,可能是環境、內耳敏感等因素導致,至今醫學上還沒有一個切確的說法。

去年初第一次發病,到平安夜輕微暈眩過一次。今年 Covid-19 爆發後,我一直很OK,OK到我都忘了自己有這個毛病。直到三週前,也是在上班的時候突然發作,但上一次是節目還沒開始前我就回家了;這次則是節目主持到一半。

我搖搖晃晃地上了德士,告訴司機我的住址,接著閉上眼睛休息。

這兩次發病的時間很靠近,最近我是怎麼了嗎?暈眩著的我,竟然還在思考。

「小姐,你要去盛港的芬薇爾路,對嗎?」有點年紀的司機Uncle 突然問道。

「是的。」隨身攜帶的藥,似乎發揮作用了。

「那你的鄰居有沒有一位在報社工作的編輯?姓郭的?」司機Uncle該不會是想和我聊天吧?

「 err......沒有耶。」我連隔壁鄰居長什麼樣子都很模糊,更別說他的職業。「那是你的親人嗎?」我睜開眼睛,敷衍問道。

「不是啦,是我的常客。但我這個星期沒載到他,可能他休假去了。」這位司機Uncle雖然戴著口罩,但我目測他至少六十幾歲。

「哦,這樣啊。」我簡短回答,然後又把眼睛閉上,和司機明顯表達了「我不想聊天」的意思。

車子緩緩地開著。車窗透進來的路燈光,再透過我的眼皮,沒開眼睛似乎也看得見外頭的風景。雖然暈眩已近乎完全消失,但我仍閉著眼睛,避免司機Uncle又跟我聊天。

「小姐,到了⋯⋯20塊半。」哦,這麼快就到了。我睜開眼睛,急忙往包包裡拿現金。

「就是他!剛才我問你認不認識的人,就是他!」司機 Uncle 突然提高聲量,把我嚇了一跳。

我隨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向窗外,那是一個身穿白色襯衫的男子,身材瘦削,實際年齡我看不清楚,但他走路的姿勢還真奇怪,像《釜山行》的喪屍。

我歪了歪頭,沒向司機 Uncle 多說什麼,只付了錢就下車。那個男子走著走著,走進我家對面的組屋樓去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