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2727

大家好,我是陳羽,來自香港。最近兩三年對生活節奏、人生態度等有很多想法,腦子裡停不下來,久而久之就找個地方寫下一些成型的想法。 假期時候發文會比較多,因為可以有比較多的時間放空「身、心、靈」。

抓緊人性與靈魂的一根稻草,道德在廿一世紀的位置。

(edited)
你有多久,沒有從別人口中聽到道德這兩個字?你有多久,沒有從道德角度思考身邊發生的事情?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聽過學過的道德觀念嗎?(封面為最初草稿)

我為了這篇文章嘗試寫過不同的草稿,但感覺好像表達不出我心底中想大聲吶喊的心情。那種對現今世代、社會進步的猶豫,那種以為在俗世中獨善其身,但又怕自己原來是井底之蛙的忐忑。是我太杞人憂天,還是缺乏迎接新時代的勇氣?最終,我錯失了訂下在周四發佈的目標,延至今天才可以公開出來。

今時今日,我們從燒煤燃油的年代,發展到再生能源、電動車。從打電話、聯誼,到通訊軟件、交友平台。以往我們只能看由電視台、大片商製作的影視節目,今日我們可以看到個人或小團隊創作的影片,甚至自己也成為創作者,化身KOL (Key Opinion Leader)。

社會的科技、經濟發展的速度超乎以往的想像。我們的生活模式,也隨著新事物的出現進行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我們身邊的環境正在高速發展時,我們的內在,我們的靈魂,能追得上嗎?

看看現在社會上充斥著愈來愈多的校園欺凌,或者說,以前定必也有同類型的事件。但不能否認,我們能看見的欺凌個案數字愈來愈高,形式也愈來愈多樣化。隨著通訊科技、社交平台的爆炸式發展,網路欺凌成為最常見,亦最易實踐的方式。流言、辱罵、誹謗、杯葛等方式透過互聯網迅速蔓延,甚至「三度以外關係」的人也可以參與其中。為什麼這些負面行為能夠快速散播,正確的態度和行為卻無法有效宣揚,有效影響?

要說到現今科技最多人提及,也抱有一定疑問的,應該是人工智能、大數據和演算法。有不少的書本、研究都在講述這些科技如何操控、影響人類的思考和行為模式,得出設計師或贊助商預期的結果。

如果單純從商業角度出發,這無非想「呃詐」我們的金錢,增加公司的商業營利。然而,從社會的大環境考慮,長久的操控令到社會上大部分人跟隨演算法的影響。時間久了,當大部分人都在做同一類型的事,就會形成社會風氣,甚或潮流。除了科技影響人,人也再影響人。機器、科技影響我們吸收的資料種類和方式,但受影響的人卻會以他們自身的判斷或行為,作出讚美或批評,再影響其他人的價值觀,然後一群人影響另一群人,如此類推。某程度來説,這算是種「層壓式」的扯線木偶?

除了演算法,現在社會著重成本效益、辦事效率、性價比等等的主義,還有不斷抬頭,標榜著應該維護自身權益的「個人主義」。因為政局動盪,各國戰火競爭不斷,帶來更多對民主、自由、權利的關注。不知不覺間,我們都對這些普世價值趨之若鶩。我們密切關注,我們努力維持,我們拼命爭取。同時,我們慢慢忽略、慢慢遺忘了一種我們自小學習的重要價值,一種個人的修養 - 道德觀。

當我們在關注俄烏戰爭、各國政治角力、經濟下滑、疫情變化等國際事件,當我們高呼自由民主、生命無價,批判各國的大是大非時,我們彷彿對於身邊的道德問題視而不見。交友平台冒起,出軌的難度降底,狀況日益普及,新聞媒體和八卦周刊的報道,搶佔了我們的目光,成為大眾茶餘飯後的聊天資本。當我們見得愈多,好像慢慢對此習以為常。因應大眾擁有「個人的自由與權利」,人們應該有權選擇自己喜愛的相處方式。於是開放式關係開始大行其道,從而成為了一些人出軌的正當理由。

從廣義的角度看,出軌跟開放式關係都是伴侶的其中一方可以有多於一位的伴侶。不過,出軌跟開放式關係的根本不同是在於違背了伴侶之間的信任關係。現時眾多國家仍採用「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身處這些國家的人結交伴侶之時,亦多數擁有「視雙方為對方唯一伴侶」的合理期望。這是一個因應社會背景所作的合理期望和推測,就如人進入餐廳用餐要為吃的食物付上金錢一樣,是一種大部份人接受和默認的無形期望與規則。

如果其中一方是開放式關係主義者,與普遍合理期望有所不同的時候,應該向伴侶坦白,尋求共識。不是向對方隱瞞,背著對方跟其他人作愛情情感或肉體上的連結。就算世界上有少數國家、宗教仍抱有「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多夫多妻」的制度或信仰,那身處這些國家、信奉這些宗教的人自然對情侶關係有另一種合理期望。假如他們曾承諾過另一半會一生一世視對方為終身伴侶,哪怕制度上允許他們有其他伴侶,亦違背了「信守承諾」的道德標準。

也許我們在法治社會生活太久了,我們已經對於如何在法律、合約框架底下如何生存,如何可以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了然於胸。大抵來說,沒有明確指出不能做,沒有違反法律、合約條款的,就可以做。沒有明文規定不可以在拍拖時、結婚後出軌,現時香港沒有法律刑罰針對欺凌行為。於是,我們知道箇中的彈性和空間,只要不會遭受刑罰,不觸及違法行為就可以了。我們道德判斷的依據,慢慢由從小培養的內在靈魂,轉換成外在「白紙黑字」的規條,形成一種「道德誤判」。

正如我在前面提到,在資訊普及化後,當更多個體的行為透過互聯網等渠道經常性散播,形成了群體現象時,其他個體開始適應這個現象。當我們曾經選擇接收某些資訊,使用某些工具或平台時,演算法會為我們提供相類似的資料,以「符合」我們的興趣。媒體創作者也可能受到大數據和演算法的影響,在創作資訊或節目時無形中提高了同類型資訊、工具和平台的普及度。這些事物成為了新的現象甚至習慣,愈來愈多人做同一樣事情,愈來愈多人會認同或不反對這個新的行為/現象,這是人傾向認同自己行動的本性。換言之,我們的價值觀慢慢受到科技的影響,透過科技影響人再影響更多人,逐漸成為人工智能下的傀儡。

然後,當我們習慣了明文規定的生活後,沒有列明出來的違規行為,可能已經無意識的視為默許。一方面來說,我們不想受規則操控自己的行動。另一方面來看,我們想操控規則以外空間的反抗心,操控了我們一部分的判斷能力與價值觀。道德這種無形的價值觀,它雖然記錄在一些教科書和參考書上,但我們對這些沒有任何法律效力的道德文本,又有多在意呢?

隨著社會、科技、經濟的發展,物質世界變得愈來愈豐富,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多姿多彩。然後在現實生活滿足夠了,可能開始厭倦了,最近又多了一個叫「元宇宙」的概念。這大概是要我們擺脫肉體的制肘,勇闖新次元的無際邊彊,然後直接掏心掏肺的把靈魂供奉給科技世界。道德雖然還不是人性與靈魂的最後一根稻草,不過現在已被世紀之風無情的吹襲。假如我們現在沒有好好抓緊,放開了這一根稻草,自我的判斷力會慢慢受大環境影響下逐漸消失。到時候我們可能仍然受到科技的庇佑,有著安穩舒適的生活,然後成為「元宇宙動物園」中的一份子,一種受圈養、脫離了人性的活動標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喜歡一個人沒有理由

文字無聲

因果小精靈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