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il塞西尔李

人具备是其所是的一切可能性

中国为什么没能发展出成熟的自然科学体系?

一个社会现象,可以归因到各种原因上,听起来可能还都挺有道理,但这也是社会学问题的纠结之处,因为历史无法重演,我们也无法做到隔离所有其他环境变量,仅仅去改变我们自以为是的那个“因”,来重复验证其对结果的影响方式。

这也就给了对社会学问题进行各种粗暴的,以及单向度的归因理论以生存空间。


我先跟大家说清楚“科学”是什么?


所谓“科学”,其实在西欧,也不是一直都有的,是在唯名论革命之后,才和巫术,炼金术之类的东西一起发展起来的,科学刚开始出现时没啥用,跟巫术差不多,都是用来骗人骗钱的。

我严肃一点,从头来讲这个话题吧,大家尽量仔细看完,讲这种东西,我不希望戏谑。

首先,我们要理解,科学是什么?

在欧洲,有两种思潮一直对抗着,决定着欧洲文明的走向:

  1. 欧陆理性主义:代表是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流派,讲究用“演绎法”来推理
  2. 英国经验主义:唯名论革命之后,英国兴起的思潮,代表人物如牛顿、培根,讲究从经验、实验中获得数据来验证假设,称为“归纳法”

那些说科学来源于古希腊的,都是胡说八道,古希腊孕育了理性主义,孕育了形而上学,科学是从经验主义,逐渐发展为更严谨的实证主义,然后建立自然科学体系的,是和理性主义对抗的经验主义诞生出的学科,这个基本认识先不要搞错。


然后我们要从神学开始聊一下最核心的点:唯名论革命。


很多人不懂理性神学的没落,就妄谈科学起源,基本都是胡说八道。

可以说,没有唯名论革命对理性神学的冲击,就没有科学的起源。

先解释什么叫唯名论?

欧洲文明,在唯名论革命之前,主要是两种思潮的混合:

  1. 古希腊理性精神,形式逻辑和形而上学体系
  2. 希伯来文化,人人生而有罪要下地狱,救赎全赖至高全能天父的人间代理机构:罗马天主教廷及下属的教士阶层

这两种文化混合在一起,就建立了一套“理性神学体系”,到阿奎那写作《神学大全》时发展到了巅峰,很多人认为欧洲天主教的神学像中国古代的老庄或周易玄学一样,漫无边际又胡说八道,错了,天主教古典的神学体系完全是使用古希腊形式逻辑严密推导出来的,那时候天主教建立了欧洲最核心最精英的教育机构,神学院课程包括神学、数学、逻辑学。比如笛卡尔,其数学修养就非常好,是典型的天主教耶稣会的学校教育出的精英教士。 

而在这套如数学公理一般严密的理性神学框架的压制下,神秘主义、巫术、玄学很难有生存的空间,况且还有宗教裁判所,你敢跳大神装巫婆?分分钟上火刑架,小火慢烤至死。

请注意,此时的神,是用形式逻辑推导出来的,而神也必须是服从全知全能至善的逻辑的,其实,也就是说:神,是用希腊理性主义建构出来的一个概念

但是,如果希腊理性主义遭遇危机,会发生什么?

希腊理性主义,重视形式逻辑的推导,建构了形而上学,认为世间万物不过是现象,而现象的背后,是有一个本质的,比如你家有一把椅子,我家也有一把椅子,而在所有椅子的背后,有一个“理型世界”,在“理型世界”中,存在着“现象世界”中所有椅子的理型,这个理型才是实在,才是本质。而人是什么,人的理型是什么?人的本质是什么?人的理型就是神!椅子是椅子的理型的分有,而人是神的分有!

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

本质是什么?本质就是具体的世间万物背后的“理型”,学过编程的可以理解为“对象”和“类”之间的关系,万物都是“对象”,“类”才是本质,才是实有。

这个叫“唯实论”,认为本质(理型)是实在的,而具体的万物(现象)是虚无的。

那“唯名论”是什么?唯名论认为所谓本质,只不过是语言抽象出的一个概念,仅仅是一个名字而已。比如你家有一把椅子,这个椅子就是实在存在的,这个椅子的背后根本不存在一个本质。

所谓:存在先于本质


如果认同了“唯名论”,那会导致什么情况发生?

希腊理性主义通过形式逻辑推论出来的那个神,崩塌了,具体的椅子没有了椅子的理型,神不再是一种“实存”,人不再是神的分有,整个理型世界都不复存在了,那些不过成为语言抽象出的名称而已。

唯名论革命风暴从哲学界掀起后,迅速冲击了天主教的神学体系,你们之前用理性主义推导出来的,服从逻辑律的神是假的,是骗人的,神变成了一个恩威难测的,具有完全主权的神,神不再服从你们的逻辑律,神可以创造出一把祂举不起来的锤子,然后立马又把锤子举起来砸你头上让你领教下祂的神威,神的全能突破了一切逻辑,神不服从因果律、不服从矛盾律,神是掌权的,是创造万有的真神!



好了,唯名论革命之后发生了什么?

新教革命开始了,新教不再相信天主教那套理性神学,更不相信你们那套教士阶层可以垄断赎罪权。

而由于理性神学被推翻,神秘主义、巫术开始兴起,在英国,实验风潮也开始兴起,人人做实验,理性不可靠,世界充满奥妙,要大胆的去假设,然后用实验去小心的求证。。炼金术也随之大范围流行起来,而牛顿作为一个炼金术士也闪亮登场。


可以说,科学就是和巫术以及神秘主义一起在英国起飞的。科学起飞一个世纪后,才开始从巫术中脱离出来,走入工业体系,推动了工业革命在英国的诞生和发展。



好了,上面介绍了科学是什么,以及在科学发源时的欧洲思想史流变发展到了什么状态了。

接下来我要补充,并正面回答李约瑟之问了!

前面,我介绍了英美科学体系底下的哲学系统,是从英国经验主义,孔德开创的实证主义,马赫的经验批判主义,然后到美国实用主义的流变历史。。感兴趣的可以去继续了解波普尔的证伪主义 和 拉卡托斯的科学研究纲领 两种主张的冲突。以及库恩的从理性到信念,和费耶阿本德的相对主义和多元主义的科学哲学观。到库恩和费耶阿本德,就比较接近当代科学哲学了。


并且介绍了实验风潮在英国的兴起,不同于法国的贵族们养尊处优,热爱文学,英国的贵族可不一样,比如培根,官至大法官和上议院议长,晚年却醉心于科学实验,最后因为想要观察低温对鸡肉的腐烂变质的影响,而受了风寒,最后肺炎而死。

牛顿也是虽然功成名就,但仍然不问世事,醉心于炼金术的伟大事业。

而我国,最重视科学是什么时候?是100年前的五四运动,把“科学”当成救亡图存的口号喊出来了。

事情坏就坏在这里,无论是牛顿还是培根,没有一个真正的科学家,认为科学需要担负起什么救亡图存的责任。

这就是科学的自由精神,为科学而科学,中国从古至今,无论任何事情,功利主义的思想都非常严重,目的永远不纯粹。

比如英国在唯名论革命后开始了实验风潮,炼金术风靡。可我们中国,自古以来道家都是炼丹的呀?练了上千年的仙丹,为什么没能把元素周期表搞出来?


很简单,目的就决定了结果,炼丹的目的是求存,求长生不死,而不是求知,求真。

不只是表现在科学这门学科上,哲学也一样!

希腊哲学讲的是什么?求知,求真!为了坚持”真理“,苏格拉底饮毒酒而亡,布鲁诺烧死在火刑架,康德一生不曾走出哥尼斯堡,尼采晚年精神崩溃在疯狂中毁灭,维特根斯坦放弃显赫的家族遗产专心于分析哲学。反观中国,有一个为真理而死的士大夫吗?不都是权力斗争失败,不得宠而悲愤投江的吗?

基督教文明呢?十二使徒只有一个人得以善终,全部被钉死在十字架,彼得在赴死时,请求倒钉在十字架上,因为他说他不配和耶稣基督同样的死法。

可以这么说,整个西方文明的地基,是用血和十字架堆砌而成的。


而中国古代哲学呢?我觉得准确的说,应该叫“生存哲学”,或者直接叫“生存智慧”。我实在不想用哲学这个词来描绘中国古代的那些有关现世利益的缠斗术为哲学,他的目的就是如何立于不败之地,如何建功立业,讲究的是“经世致用”,翻译成西方的术语就是“功利主义”。

可以说,西方真正的科学家,有许多都是反对“科学主义”的,也是反对功利主义的科学研究的。而中国没有科学体系,和没有哲学体系,都是同一个原因,因为没有人为科学而科学,也没有人为哲学而哲学。

对我这个归因有疑问的,可以设想一下,中国假如有10%的儒生,不去研究尊卑纲常那套东西,不去献媚权力,而是为科学,为真理,敢于像布鲁诺挑战教权那样去挑战皇权,中国难道会发展不出科学体系吗?

中国的文人士大夫,喜欢写词,用词来描绘一个女子内心的细腻感情,借此来抒发自己在皇帝面前失宠的哀怨。你让他们去理解西方学者,一个修士,为了日心还是地心这种事情,去得罪教皇,得罪整个天主教廷,这是不可能理解的,得多么愚笨,才会因此失宠啊。

这就是根本问题。

想想美北长老会的传教士司徒雷登先生,创办燕京大学的校训吧:“因真理,得自由,以服侍”。

这就是科学精神的根基:在教权和王权面前,对真理的义无反顾。

中国的文人儒生和士大夫,你们能够在皇权面前站起身来追求真理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