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vafymonami

法语翻译。 Curieux de tout.

译诗练习·屁眼的十四行诗-魏尔伦 兰波


屁眼的十四行诗

褶皱暗沉如紫色扣眼

它喘息着,轻蜷在泡沫里

仍残留爱的湿润,随着愉悦的倾泻

从白色的臀部直至褶边的中心。


犹如牛奶色眼泪的细丝

哭泣,在烈风的催动下

穿过红色泥浆的微小硬块

向天性召唤之处沉沦。


我的梦总深入它的风门;

我的心神,妒羡肉体的交媾,

成为野性的内眦和啜泣的窝巢。


它是蘸水的橄榄,被抚的长笛,

是神圣的糖果穿过的管道:

所有湿润密穴里阴性的迦南!


魏尔伦、兰波合写,1871年10月


Sonnet du trou du cul

Obscur et froncé comme un oeillet violet
Il respire, humblement tapi parmi la mousse
Humide encor d’amour qui suit la fuite douce
Des Fesses blanches jusqu’au coeur de son ourlet.

Des filaments pareils à des larmes de lait
Ont pleuré, sous le vent cruel qui les repousse,
À travers de petits caillots de marne rousse
Pour s’aller perdre où la pente les appelait.

Mon Rêve s’aboucha souvent à sa ventouse ;
Mon âme, du coït matériel jalouse,
En fit son larmier fauve et son nid de sanglots.

C’est l’olive pâmée, et la flûte caline,
C’est le tube où descend la céleste praline :
Chanaan féminin dans les moiteurs enclos !


注释:


第一行:褶皱暗沉如紫色扣眼

正像Delvau在《现代色情词典》种指出的,这里的“扣眼”(œillet)意指男性肛门,与之对应的是boutonnière,指女性肛门。

同时,这一行诗还大量运用字母O——七个单词共有五个O——以形象化地表现诗作所咏之物。

第二行:泡沫

对于la mousse的解释共有两种:毛发或者粪便。

译者更倾向于第一种解释,围绕肛门的一圈毛发,也暗指此处描写的并不是诗尾所说“阴性的迦南”,而是男性的肛门。

第三行:爱

魏尔伦常用“爱”来代指“精液”,因此才会有“爱的湿润”。兰波所写的后两节中,“梦”和“心神”也有这层暗喻。

第四行:褶边

与前文的扣眼和褶皱同属服饰词汇。

第五行:犹如牛奶色眼泪的细丝/哭泣

历来便有用牛奶色眼泪比喻精液的传统。Bernard Teyssèdre更指出:“……倾泻是激烈的 :精液被屁(”烈风“)催动,与粪便(” 红色泥浆的微小硬块“)混杂在一起”。

第六行:烈风

众多评论家均认为此处的“烈风“指的是屁。

第七行:红色的泥浆

Bernard Teyssèdre:“泥浆(泥灰石)本意为掺杂黏土和石灰岩的软泥。在农业里,一般用粪便作为肥料来改良土壤,也就是marner une terre。”

第八行:向天性召唤之处沉沦

此行值得重视的是头韵手法的运用,字母p多次出现。

第十一行:成为野性的内眦和啜泣的窝巢

内眦:眼睛的内角,是眼泪生成的地方。因此不难联想到前两节里出现的眼泪和哭泣。

第十二行:被抚的长笛

兰波将肛门比作长笛,使人联想到前两节的“烈风”,因为长笛正是生成风的工具。

第十三行:糖果

Praline是一种坚果裹上焦糖或者巧克力制成的糖果,很自然地会使人联想到“神圣的粪便”。

第十四行:阴性的迦南

迦南是“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上文已指出,牛奶就是精液。而蜜,在俚语里亦有粪便之意。

后记:力有不逮,将魏尔伦和兰波原本美妙的诗句翻成了垃圾。这首诗的出彩之处在于音韵和意象,我的译文没有遵照原作十四行诗的风格,因为我做不到哈哈。只希望结尾部分的注释能帮助读者理解这首大胆的“奇诗”。日后有空闲,会继续翻译针对这首诗的分析文章。


新增:对杨典译本的几处意见

紫色康乃馨一般漆黑的皱褶
那是一种气息,流溢着白屁股的甘美
沿着折叠的边缘到达生机盎然的中心
在未被爱欲濡湿的苔藓间,潜伏着腼腆的肉体

此节调整了原诗的顺序。将第四行开头调至第二行后半部分。

肌理的细丝绸如牛奶之泪
飞溅,亦如冷淡的臭气吹过哭泣
在红黑色石灰岩缝隙里,有狭窄的泥土
弥补着坡道,它在呼唤并走向毁灭

我的梦总是被那个吸盘所缠绕
我的魂在与物质的交配中很焦虑
那是一洼褐色的眼窝,或一座抽泣的鸟巢

那是如痴如醉的油橄榄,是甜蜜的长笛
是天上降落的、一管注满了砂糖果子的扁桃
那是女人们被封锁的灵恩圣地


此译本是杨典先生参照日版兰波全集翻译的,对照法语原文来看,出入甚大,几处主要意象都是原文中没有或者与原意毫无关联的。试举以下几例:

第一行:康乃馨应为扣眼,参照前文注释部分。单看译文“紫色康乃馨一般漆黑的皱褶 ”,似乎给人一种超现实主义诗歌的美感,是奇想词艳的好句,但坏在没有忠实原文。

第二行:将原文的喘息变为名词“气息”,改变了原诗句法。

第三行:“生机盎然的中心 ”中的修饰语在原文中没有。

第四行:“在未被爱欲濡湿的苔藓间”原文为“Humide encor d’amour”,意为“仍残留爱的湿润”。

第五行:“肌理的细丝绸”与原文“des filaments"出入较大,译为“细丝”更为合适,原文并没有细丝绸之类的意象。

第六行:“飞溅,亦如冷淡的臭气吹过哭泣”此句完全颠倒了原文的动词,飞溅在原文中没有出现。“臭气”倒是体现出了原文隐含的屁意思,但“冷淡”不知从何而来。

第七行:“狭窄的泥土 ”真令人喷饭,又是一句超现实主义色彩的好句,但也没有忠实原文。

第八行:此句“弥补着坡道,它在呼唤并走向毁灭”问题最严重,原文的la pente既有斜坡之意,又有癖性、倾向之转义,此处实在不适合作坡道理解。毁灭也是原文中没有,窃以为se perdre译为沉沦更合适。

第十行:“我的魂在与物质的交配中很焦虑 ”一句也问题严重。“物质的交配”令人不知所云,le coït matériel乍一看确实会把matériel理解为物质的,但这个修饰语和交媾完全不搭边。但词典往下查几条就会发现matériel还有“肉体的”之意,因此,此处译为“肉体的交媾”更合适,也说得通。

第十二行:“如痴如醉的油橄榄,是甜蜜的长笛”整体来说似乎没什么问题。在这里我想说一下橄榄的修饰语 pâmé,在词典中其只有晕倒、昏厥之意,但昏厥的橄榄实在不成意思。在其他地方查得这个词还有“蒙上一层水雾”的意思,所以我将之译为“蘸水的的橄榄”,有待商榷。

第十三行:原文没有“扁桃”的意象 ,“注满了砂糖果子的扁桃 ”更是不知所云。

第十四行:“灵恩圣地”的意象原文为Chanaan,直译为迦南,也可译为应许之地。


英译本:

Sonnet to an Asshole

Dark and wrinkled like a deep pink

It breathes, humbly nestled among the moss

Still wet with love that follows the gentle flight

Of the white Buttocks to the heart of its border.


Filaments like tears of milk

Have wept, under the cruel wind pushing them back,

Over small clots of reddish marl

And there lose themselves where the slope called them.


In my Dream my mouth was often placed on its opening;

My soul, jealous of the physical coitus,

Made of it its fawny tear-bottle and its nest of sobs.


It is the fainting olive, and the cajoling flute;

It is the tube where the heavenly praline descends:

A feminine Canaan enclosed in moisture!

albert mérat

p.v.-a.r .

Wallace Fowlie

译者注:大学英语六级水平的我没看出英译本有什么大的问题哈哈,但英译本竟然丢弃了原文的格律,是为遗憾。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