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

no one

轉踅

側身傾聽 搖頭嘆息

面對天下無不散宴席雖然感到感慨,卻也無能為力。

在那個大家都在的不規則純白式具落地窗的辦公室裡,背對背的埋首打字卻有不時抬頭笑著像是共嘲某個議題,沒有隔間、沒有太多雜物,後來我們在一樓烤肉夾著吐司和庭院的喧嘩後醒來,原來是些許無機鹽與水交織而成的想念,那就睡吧,那裡什麼都有。


那個任性妄為卻不常被理解的富堅老師好嗎

那個二分集大成卻重情重義的父權仔好嗎

那個自怨自艾被相對剝奪感吞噬的師傅好嗎

那個價值觀崩壞卻活得恣意的瀟灑仔好嗎


也許在這個圈子只是一眼瞬間

可是那些瞬間也是永恆 絕無僅有的存在


賦小蝠名者雖非定心丸,卻也是知所有並且價值觀難能不崩壞還三觀正常者,足矣度這個混沌昏暗的時光了,那些創業的陰霾在非常清晰的共識背後顯得可被沈默,但消散是不可能的吧我想,畢竟沒有傷是會痊癒的,它只會變成你不再受傷的理由或再受傷後鞭策自己的理由。

現在所創造的每一個過去好像就沒有那麼刻骨銘心了,大概是依賴變得太過薄弱,信任架構也崩解,未嘗不是件好事吧。

黑化什麼的就算了,畢竟利益綁定的方式很多種,還是可以選擇最符合信念的那種,就算什麼都變了至少信念還在吧。


「I remember everyday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