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2 articlesIn total 6964 words

倘若還有心

Cath

不是沒有心是對你不用心

曾頑固跟世界對峙

Cath

覺得連呼吸都是奢侈

萬分之一秒

Cath

100 µs

矛盾混亂型依附

Cath

自癒是種瑰麗的假議題

無涯

Cath

認知失調

轉踅

Cath

側身傾聽 搖頭嘆息

不貳過

Cath

一種要麻選擇不走或學乖繞道走的技能

終以簫默

Cath

道阻且長

十年前的今天

Cath

不是 2011 的今天 而是對於十年後的我的十年前的今天 究竟期許那時候的畫風該是什麼樣子的 不被諒解的流動性挖礦 無法闡述的算力 難以佇立的質押與清算 有沒有決心去下每一個判斷以及責任去扛起所有的評估 關於直覺下已有答案的分岔路口還是會被那些躊躇給拽上一回,茫然再出來背鍋告訴你沒事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鄉音無改並沒有

Cath

海晏河卻濁 興許是層層地獄 興許為治癒解藥 加上一些你進我退 再灑上一些權衡利弊 更多的是退後予以保留 清澈的 靠攏的 無摻和物的 還是不敵地 被成為 被糾結纏繞的一個個結都呈現得相當不乾脆 把那些曾以為抹平得像是七級地震後的災區 試圖翻起瓦礫堆找尋一絲一毫可憶起的痕...

初四了阿北

Cath

豁達的他說:「可以的吧」 關於那些經驗主義的展現卻長得像是創傷症候群的部分 你可以中午吃少一點去平衡晚餐多吃一點 但你沒有辦法去因為更仔細的檢查午餐的便當裡面是不是有頭髮 其實在六秒內你該想的都想完了吧 每一個樹狀會導致的每一種結果 每一種結果所能不能承受的風險和後果 卻總...

一去不回來

Cath

不知道是誰騙了我當地很熱的,還好還是在納尼亞雅國入口找到了物理防禦加成極高的裝備。就像是偷賣一股,另一方就會完全空倉。留下腳印或足跡就可以在止損前又硬生生的加倉。之於臉皮薄的堪比潤餅皮的情況來說,加倉大概就是一種飛蛾撲火,不付之一炬的低到可以先去買樂透的那種。

不勝唏噓

Cath

是不是在語畢之後都會欣然接受每一個覆水難收的字句 多少份躊躇在咽喉徘徊卻又遲遲沒有發出氣音 大概就是那天吧 下定決心且義無反顧的帥氣赴約了 卻還是在巨大的壓力和無法忽視的嘆息中感受的自己無比的渺小 而這些渺小匱乏了整個空氣同時也凝結了說出來的勇氣 大概就是那種熾熱又狐疑的眼神...

方寸衰了一千六

Cath

以為自己好像放棄了 那些所有我們覺得早就死水的其實都還抱有最後一縷期待 死灰不會復燃 放棄也沒有所謂原諒了 我看著一句句絕望卻豁達的字眼 映在眼前的哀慟與奢望都成了一道道的傷 眼淚滲進綻開的肉辣得細胞都想逃離 但卻比心寒還要多點溫暖 面對這些侃侃而談我卻感到很遺憾 因為...

預告片的最終

Cath

因為擁有不了任何人,只能狠狠的擁有自己。再多的期待都是殘忍,最根本的殘忍 對他人既有印象的打破,對自己自視準確度高的預判有所失準 可能因為足夠勇敢所以可以選擇不勇敢 絢爛的煙火在腦海轉譯成從零開始想法 被無視的那些求救 比跳入忘川的溺水還難以釋懷 所謂義無反顧地放棄被視為一種...

互斥鎖

Cath

自始至終與日升花落 蓊鬱的寂靜和肅殺的狂歡 那些猜忌如同那劃破蒼芎的飛機雲一樣縹緲卻又真實 「誰說是真的了」 就像沒有開始的專案卻可以被結束 無法時程管理也無法壓期限產出 就算多接近止盈點都會被打回原形那種 接近清算線後又加倉感性大於理性向人一樣的存在 所以我說沒有真正的止...

所謂塵封與乘風

Cath

因為被鼓勵的這些溫度轉換為隻字片語中的動力,就算庸俗但我不打算反駁或許需要,用我一概隱晦風格去闡述與行動,搭配文思泉湧的丑寅之時。我始終感謝自視甚高並有確實這麼高的他總是輕易能聽懂那些被層層覆蓋極其暗喻的方式,我也不客氣地說了這真的很放鬆,可以不經任何轉譯用我的語言和我的天馬行...

More than I know I should do

Cath

從今年最疼我的閨蜜送的生日禮物那只黑色包包中掏出也不知道從哪順手放進去的打火機,點燃,吐霧,坐在行人道上以鑄鐵為底的木椅上,穿著自以為是長袖就有用的完全透風針織衫,一邊逞著冷,一邊注視遠方集中的亮點,看似生無可戀的一切也不過就是豁達了那麼多一點。

城市 程式 曾是

Cath

那些曾是嘻笑的嘴角與打鬧 關於每一個音符和抑揚頓挫 不僅只是被顴骨拉出裂近太陽穴的細紋 更多談笑風生的默契盤旋 所有躊躇都被一笑而泯 不是帶走而是在空氣中燃燒殆盡 徒留餘燼與我佇立在迷宮裡的一隅 再用盡勇氣撥開這五里霧 再殘忍的畫面都顯得憂傷卻可貴 再一次與糾結狠狠地面面...

漂流與停泊

Cath

原來只是去中心化的美名 「浪跡天涯」好嗎?如果能夠停泊,怎麼會願意漂流。「不是因為想換去中心的美名」 不抱任何期待是解決方案和茅塞頓開 如果有 那就是我自己讓自己有機會深陷囹圄 一道彩虹比起一抹笑顏還容易捕捉 每一滴都成為足以海嘯的漣漪 眉眼間的謹慎像滲透到細胞核裡下一步危機...

接下來要去哪

Cath

那些熾熱又被急速冷凍的瞬間 比起纏綿繾綣還來得更難以被代謝 如果說 至掌心而流淌到左心房的決定早在腦海盤旋演練過上千遍 所謂該是第一象限被認知的不都是眼裡的蘋果嗎 沒什麼比咀嚼每一口寒風還來的肝腸寸斷 不知道也不想探討或確保是不是害怕成為回溯一環而鬆了手 將過多的風管投射於...

蒙娜麗莎盡心竭力的微笑

Cath

很快地,我也將踏入「我們三十歲以前」俱樂部。極短的日子裡我墮落、重生、墜落、血肉模糊,這一切就像一場即使失去重心而醒也甘之如飴的夢。我的第三個支柱也在很快的時間內支離破碎,但我依舊笑得像個傻瓜,因為太值得了。我從不後悔,卻被自責吞噬在每一個三點五十七分,入眠前都捫心自問今天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