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kingjay

台北人 廣州人 广州美术学院附属中等美术学校 一个没有感觉的freak

别人的故事,关于她是如何抑郁的

今年19岁了,服药一年。

爸妈不相爱,成绩不好,朋友很少。

爸爸有三个情妇,他的工作就是拿着我妈的钱在情妇中留恋,赌博,放高利贷。

妈妈很忙,她既是母亲也是父亲。她要像一个男人一样工作,回家还要扮演一个温柔的母亲。但也不妨碍她在外有一个90后的男朋友。

我从小就是一个奇怪的小孩,在幼儿园我不喜欢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照片中的我总是站在一边,远远地看着。但是我的记忆里依旧是有朋友的,只是我的“朋友”不把我当成朋友。

到了小学,我依旧无法融入其中。孤独长相随。

又长大了,初中去了寄宿学校。那里简直是个监狱。不可抵挡的情绪他来了,我每天以泪洗面。我恐惧着这学校的一切。但是我还得以微笑示人。

在我哭哭啼啼一年之后,妈妈给我换了学校。我以为是一个快乐的开始,其实是另一个地狱。由于我是中途转入的学生,所谓的校园暴力找上了我。我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今天没有被他们围起来骂婊子,明天会不会被他们用篮球砸呢?

这种生活又持续了两年。我知道哭没有用了。妈妈不会再帮我换学校了。

上了高中,社交环境清静了很多。我甚至还有了一个男朋友。

但是真正让我抓狂的是家庭。我看着爸爸在家族群里发的虚假的工作照,姑姑们叽叽喳喳的夸奖,我崩溃了。

我采取了初三发现妈妈出轨的时一样的方法。

一把美工刀,一个人,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臂。

然后用绷带藏起来。

我讨厌我的爸爸。吃喝嫖赌样样齐全。妈妈挣钱养家还要遭到姑姑和阿嬤的攻击,我从小就在听她们骂我妈了。说我妈


是个小三,婊子。我长得大了也和她一样。还有许多不堪的侮辱,我就不再这里长篇大论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开始服药,是心理老师的一份问卷调查出卖了我。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填写,怎么就成了重度抑郁了呢?我不像初中那样大哭大闹了,我很安静,我很乖,我有认真念书。

当然了,妈妈被叫来了学校。她在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哭了。宁死不屈的我还是被送往了精神科。兜兜转转开启了吃药的生活。

我不是写给什么人看,不过是一种感情的宣泄罢了。matters是唯一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不过我还是会给这篇文章打上标签,或许想看的人多了我看心情更下一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