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tus

香港人,社會學學生,喜歡女性主義,中西哲學思想。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互相尊重和理解,堅持追求平等自由的理想。

國安法 - 不能治標,更不能治本

發布於


Photo Credit to Vijay Putra

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近日在會見港區政協的會議上,針對國安法開展了一系列的論述。自此,很多人開始討論:國安法是否符合一國兩制、基本法的原則。國安法在法律上的合法性,其討論固然重要,但本文主要分析韓正對國安法的其他立論重點。

韓正表述了國安法案能夠幫助香港解決深層次的社會問題,包括貧富懸殊、住屋等社會議題。另外,其認為國安立法能夠打擊「港獨」和「黑暴」,為香港帶來社會穩定。當社會有了共識,事情能夠一件一件解決,香港便會更美好。筆者認為,國安法既不能夠解決社會問題,也不能打擊「反對勢力」和控制「暴力」。韓正對國安法的想像,不能治標,更不能治本。最終香港和中國,只會病入膏肓。

韓正口中的深層次社會問題是什麼?

筆者認為兩制中所鞏固的資本主義,正是香港社會問題日趨嚴峻,得不到妥善解決的根源。資本化和商品化的生產關係和社會關係,導致了例如住屋和貧富懸殊等等的社會現象。回歸後,中國要香港維持港英殖民時期的資本主義制度,對一個深信社會主義理想的國家,制定兩制以鞏固香港的資本主義,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既然中國重視社會主義的理念,執政者就應該熟讀馬克思的思想,應該了解資本累積的背後,是大財團壟斷市場、資本家剝削勞動力、人與人的社會關係被商品化等等的問題。所以,無論香港特首如何依法施政,韓正口中的社會問題,都不會得到改善。

諷刺地,中國「經濟開放」後,雖然國家生產總值不斷地上升,但企業卻不斷被私有化,工作不斷被資本化,大部份的勞動階層都為資本家生產。這些生產數值上升的背後,其中一個代價是勞動階層被資本家剝削和打壓。而另一個社會代價,是中國貧富懸殊問題日趨嚴峻。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正是重蹈覆轍,走香港的舊路嗎?中國和香港需要思考這些深層次的社會問題,正面處理資本化和商品化的生產關係和社會關係。如是,韓正口中的深層次社會問題才能夠根治。

執政者有否以人為本,以尊重和開放的態度去聆聽和對待香港人?

國安法不但不能解決深層次的社會問題,更不能夠解決香港的「暴力」問題。中國歷史上有不少「暴力」事件,如黃巾起義、太平天國運動、近代的農民起義。當權者會視之為暴亂,但從人民的角度,這只是迫於無奈的吶喊。坦白來說,人民只想生活得更好,不用被剝削和壓迫。所以,健全和有效的民主制度,應該是人民能公開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和平地追求平等、自由社會關係的方式。香港回歸後,民主制度的完善不斷被拖延,例如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遲遲未能落實;換來的,是地產霸權、官商勾結、大白象工程、鄕黑行兇。

香港人最基本的居住空間和城市空間被嚴重剝削。大部份的香港人買不起房子,只能「捱」貴租;而香港人日常生活娛樂的空間,也被大量的自由行旅客侵佔。有些市民為了生存,只能「住」劏房。沒有資產的香港人,只能不斷超時工作, 不斷被僱主剝削,以換取「穩定」的收入,維持生計。大部分的香港人,生存只是為了工作。簡單來說,香港人「得閒死唔得閒病」。更不用提,香港人基本的社會權利,如醫療和教育福利資源也不斷被剝削。從2003年開始,政府只想強行推出二十三條、國歌法等法律,以鞏固香港人的國民身份認同。香港市民的生活和需要,卻無人問津。23條遊行、雨傘運動和反逃犯條例運動,表達出香港人在討論或認同「國民身份」這個議題之前,執政者能否關心香港人所關心的議題,例如落實完善的民主選舉制度,解決香港人的生活困難,並且有效處理香港「深層次的社會問題」?簡單來說,執政者有否以人為本,以尊重和開放的態度去聆聽和對待香港人?

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

在中國歷史上,春秋戰國時期,列強霸主都為搶奪資源和控制主權,互相攻佔。戰爭連綿不斷,生靈塗炭。社會處於混亂、暴力的狀態,最終受苦的只是人民。亂世中,老子寫的《道德經》是希望所有人能夠反省自我,減少慾望和權力的追求。只有人「道」合一,社會的暴力才會減少,人民才能生活安康。所以,老子提醒執政者應「無為而治」,而達「長治久安」。

正如道德經中所載「取天下常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聖人常無心,以百姓心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聖人在天下,歙歙焉,為天下渾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聖人皆孩之」。 「無為」的執政者,應以人民為主,以人民心念為心念。而不是以統治者為主、人民只是政治的工具;「無為」的執政者,應以身作則,以良善之心、誠信謙卑,同人民交流;「無為」的執政者,應質樸其心;海納百川,有容乃大;順應自然,安寧無事。筆者在本文引用了道德經某些章節,目的並不是為了斷章取義地理解「無為」等同於自由主義所主張的「放任式」自由;反之,筆者希望帶出老子對執政者的勸勉,強調執政者同人民沒有尊卑之分。執政者和人民的關係應該是自由和平等的。大道之中,施政之道應該順應人民的潛能和創造性,而非強加統治集團的利益和意志。這才是「無為而治」、「順應自然」。 

所有香港人都會注視着今界政府的一舉一動,若執政者生事擾民,逞其私欲,強取豪奪,逆道而行;不斷地打造「反對勢力」,生產「暴力」遊戲,和輸出「仇恨」意識,從而衍生的暴力、仇恨和戰爭更是不仁、不義、不公、不平,最終只會招來人民的厭惡和反抗。所謂,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假〈國安法〉之名

人大《国安法》,香港RIP?

国安法的思考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