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莹

请爱砸中我。

疫情随笔日记 1


从学校停课那天起,就没有迈出过家门了。停课前几天焦虑着,不停的刷着微博,知乎,各大社交软件,看疫情分析预测;越看越糊涂,最后干脆卸载所有软件,只留下网易云音乐。记得那时候还和朋友讲,仿佛外面就是兵荒马乱。没过几天大家似乎都接受了,纷纷从书包里翻找作业,那学习搪塞现实,安慰焦虑与担忧。


为了不让自己荒废太多时光,几乎执着的找各种事情做:我弹吉他,画画,看书,写书法,最后竟把遗忘好长时间的积木翻出来,近几天又开始一块一块的搭。我曾无数次觉得,吉他是幸福的同义词,弹起来像是在拥抱吉他;三三两两皆不在意,只在意此刻的哆来咪发唆拉西。写书法也好,奈何功力实在不够,写出来的横竖依然颤颤巍巍。


即使尽力尝试了许多爱好,但还是避免不了熬夜到太晚,无论是看剧还是玩手机,做些没意义的事情,从而白天迷迷糊糊,要么睡到晌午,要么补觉不自觉地补了一下午。总之,时而精神,时而倦怠,徘徊不定,生物钟在我的身体塔楼上仿佛已敲不动了。


生物钟即使不稳定,但醒来睁开眼睛,还是发现学习的嘴仍旧滔滔不绝地催促我。每一天空着肚子就打开电脑,查邮件,查微信,然后开始学习。但疫情期间,我反倒越来越讨厌这些个冠冕堂皇的任务。每次写作业,我都不得不抛弃思想,只要剩一具躯体在电脑前没有表情的打字,而人家的确爱看毫无生气,毫无意义的你算算数题,准时点击“交上作业”的按钮。所以在漫漫长长,我不满意又无法改变的学习生活中,耳机当真是我唯一的依靠。两只耳机串联起我整个人,毛不易的声音能撑起一个又一个死气沉沉的下午。


除了学业,因为分享会,真的体验了一把无头苍蝇的感觉,稀里糊涂的乱撞墙。但结论自然是想要做什么事情真的不容易,但也非常好玩。可过后,总是剩下疲惫,热情消失殆尽后还是发觉微信收款的账目和身边人的夸奖都不如我能写一首自己满意的文章或是看完一本书那样值得好好高兴一番。分享会伊始带来的兴奋甚至萌生了建立公众号的想法,想着若是能常常写作,简直不要太幸运。可转念一想,进入大众视野总是要想办法取悦读者也要忌惮别人目光的。取悦他人我虽在从小的饭局上便做过许多,可总归抑制不住的疲惫;好比分享会第一次后讲了太多场面话,导致这一周都提不起精神去迎合了。而我读书,上学,提升自己,都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不忌惮他人,自由的成为自己。这样想来想去,只好将公众号暂时搁置,又把理想主义拾了起来,继续做我的青天白日乌托邦梦。


说实话,我知道这是资本主义的世界。光鲜亮丽的明星有情,但背后掌控他们的资本终究无情,甚至学校也不免被沦陷。我也总是尝试说服我自己,但又阻挠我自己用同样一副说辞:既然没有足够的才华改变世界,那就去写押韵文章,去加入他们的队伍,加入运行。直到我今天看到梁博,一次又一次的听他的歌,我终于想明白:一家又一家资本公司躲在世界表象的背后操控,随后也许倒闭,也许成功;但艺术家创作者永恒,唯艺术家与创作者能够超越时间,只可惜我不是艺术家更创作者。


说到这里,想起昨天是世界读书日。说来奇妙,越长大越是对节日有特殊的情感,但世界读书日我却没有任何感觉。而事实也的确,它无非是大家讲讲话显示高级的噱头,所以我更觉得难过:读书如今在大家眼中以沦落到面目全非,非但面目全非,连大家去认真看一看文字真实面貌都不愿意,只当作随手可弃的工具。现如今,大家只知推崇各个作者,却鲜少有人去读;就像每个人都知道梅兰芳,却鲜少有人能抛弃偏见,欣赏传统文化。不过最后,我还是讲了几句世界读书日,也是祝福我自己,多读书,读好书;读书万岁,思考万岁。


跑题许久。说回来,发现在家的我心理素质越发不行,很容易因为什么事情就紧张;而我又十分讨厌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仿佛血液降低了温度,就要凝固,而手心却出汗。上次分享会,前一夜一想到此事就开始紧张。而我心里面又觉得不算大事,但身体就条件反射心跳加速。今天上网课更是,简直莫名其妙。唉,还是应当好好锻炼心理素质,否则真怕以后要坏事。


疫情期间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感觉自己身处重灾区,许是因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缘故。但是人家关心的问,美国疫情如何?我总是不禁想起,哦,我正身处疫情。然后又反问自己,这就是疫情吗?这就是了?就仿佛常常阴差阳错地写下什么,然后后知后觉的想,这就是一首诗?这就是创作了?但总归,疫情终于让我能坐在窗边安静地吹吹风,仔仔细细的看看春雨和玉兰花,并认认真真的考虑许多事情,真的很幸福。


不多说了,最后要感谢写作,终于让我把闷在心里这样久的开心的难过的讲了出来。除了讲给写作听,恐怕也没人愿意听。但好歹写作这么多年默默地听了过来,今日再来找它它依然在,我心里好踏实。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