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心说诚实话

义人必多苦难,缅怀爱心哥。

爱心哥传

發布於
爱心哥的前世今生

关于爱心哥的前世今生,很多人已经考据过,在站内和站外都有很多文章写过关于爱心哥的身世,以及爱心哥曾经在墙内传教的经历。有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去搜来看看。


这里写点别的: 众所周知,爱心哥很长一段时间都以抨击大陆人,批判大陆是地狱为己任。当然,同时作为一个基督徒,他也会偶尔批判女权和同性恋,还有各种后现代progressive运动。这是一个相当标准的基督徒,毕竟基督徒的反共(或者说宗教立场)不会容忍一个拆教堂的政权,也不会容忍一个国家的人对基督教如此无动于衷甚至敌意,作为参加过讲经班的人,我个人表示非常理解。

不过这里有一个很好玩的地方。 爱心哥在批判大陆,痛斥大陆是地狱的时候,从来没有特意区分“民主”和“不民主”的区别。这是非常合理的,因为(对于基督徒来说)面对上帝,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如果一个文明堕落,那是这个文明整体的堕落,谁都逃不掉干系。这其实要比自由派们诚实的多,毕竟爱心哥从来不回避”立场其实决定不了什么”这个事情。这最终让爱心哥和站方,以及一众台湾奶茶民主价值的拥趸渐行渐远,毕竟他们需要靠崇拜一个虚无的名称,一个title,一个名号,来让自己占据道德制高点,来获得一点虚无的满足感;而这些在基督教里是被禁止的,毕竟这只是“拜物”的一种,所谓的对“墙外”或者“墙外生活”的崇拜本身和自由就毫无关系,毕竟你崇拜的东西仅仅或许是别人有的某种日常,甚至是别人的某个日常用品。自由本身和这些并无甚干系。

爱心哥的反复复读没有人大陆人对他有任何好感,但是作为接触过大量基督徒的人,多少对他的立场有所理解,也并不觉得爱心哥的立场真的就比所谓的“民主派”或者“台湾价值”更糟糕,毕竟立场对于基督教来说其实一文不值,爱心哥是按照自己理解的上帝给他安排的任务去完成自己的mission。当然他对大陆人的羞辱依然是不可接受的,但是也并没有比任何台湾人更恶毒。

最好玩的事情其实是,爱心哥各种羞辱大陆,和其他台湾人还有小皿煮一致的时候,确实站方没有动过他,甚至一众小皿煮和台湾人还为他叫好;

可惜爱心哥跑去和女权还有自由派们进行了战斗。

这下好玩了,爱心哥在短短两天内被起诉,审判,直接封禁,甚至没有惊起一点波澜。爱心哥就这么没了。要知道大陆人聚集的知乎和品葱,爱心哥当时被封禁的时候,都激起过不小的讨论,只有matters,一个号称“独立自主”,一个台湾人居多的平台,爱心哥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甚至没一个所谓有头有脸的人出来写一下关于爱心哥的故事。


是的,早在爱心哥之前,很多中国朋友就已经先行离开了,他们反而并不是什么受不了批判中国的建制派,而是非常sensible的市民们。其中有人还和爱心哥进行过耐心和长期的对话,甚至深挖过爱心哥的内心。他们走了,和爱心哥被封禁的原因一样,当你赞美的不够用力,甚至不够符合站方的方向,不主动去扣小粉红帽子,那你就不是这个站的人,你就是“死小粉红”,千刀万剐都不无辜的那种。



我已经毫无意向呼吁什么matters的人捡起自己的sense,重回民主云云,因为我知道这不可能。


这篇文章其实是献给爱心哥的,如果他在看的话,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回到知乎看看,或者能够再次常驻知乎,或者其他大陆人更多的站点。我们衷心欢迎他继续讲圣经。



爱心哥没有因为羞辱大陆人被封,最后因为不符合所谓的progressive value,招惹了本站influencer,女权们被封,这本身就是一个的巨大的讽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为什么要封爱心哥?

我们都错怪爱心哥了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