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7 篇作品累積創作 194582 

太宰治《人間失格》書評:他人的眼光就是自己的地獄

藍玉雍

Photo by Alex Ivashenko on Unsplash「小說的重要性,並非在於他們以富有啟發性的方式讓讀者看到故事人物的命運,而是故事人物的命運在經過火焰燃燒後,會釋放給讀者一股他們無法從自身命運裡獲得的熱能……可以使自己那個冷地直打寒顫的生命獲得溫暖。

影子 — — 人與自身的永恆遊戲:《影宅》與各種作品中的陰影

藍玉雍

影子,在日常生活裡好像是一種微不足道的東西。但關於「影子」主題的藝術作品、象徵隱喻卻是如此之多,就像各種「幻影」、「陰暗面」一樣鋪天蓋地描述世界與人的運作。而且更有意思的地方或許是:如果回到歷史中考察古今以來對影子的想像,會驚訝地發現,儘管我們一直覺得臉應該比影子還重要,但在最早的時候,人們認為最能代表人的靈魂的事物,不是人的臉,而是人的影子。因為只有影子以可見的方式表現了人內在不可見的部分。

3

公告:關鍵專欄半年以上之文章現已都可於方格子網站完整觀看

藍玉雍

如題

馮.夏米索《失去影子的人》:自由,是不被「事物的影子」所迷惑!

藍玉雍

人沒有了影子會怎麼樣呢?施雷米爾想了想,感覺起來這好像沒什麼,影子又不是靈魂,失去了又有什麼關係呢?

石黑一雄《克拉拉與太陽》:文學的職責是陪伴

藍玉雍

這是在建構「機器」其實比人本身還要富有情感、甚至還要富有「人性」的神話嗎?我想不是,事實上,即便是這些克拉拉細膩、富有同理的觀察和行為,也是出自我們人類在書寫中對「機器」(一種人內心的寂寞)的一種投射。石黑一雄要做的,只是短暫帶我們脫離人類的視角,告訴我們,其實人類本身沒有什麼好獨特的,因為「獨特性」這種東西,一直都是他者賦予的。

3

淺談《奇巧計程車》:或許我們都需要一種「視覺失認症」

藍玉雍

回到《奇巧計程車》,最後到底是誰才是「視覺失認」呢?透過小戶川逗笑卻精準的吐槽,《奇巧計程車》諷刺了現代社會人們的「觀看」以及「被觀看」背後的想爆紅、想變有名的荒謬心理。看見每個人生活在現代裡的自我迷失。

森見登美彥《熱帶》:一本書真的有「讀完」的時刻嗎?

藍玉雍

閱讀,常常是無盡的旅程。這不只是因為人可能在他的一生會看很多書,而是因為,同樣一本書中,曾經勾引內心的文字,即便閱讀過後,可能仍然在大腦裡徘徊不去,彷彿我們仍然在「閱讀」他。就像尚未定型的記憶,在模糊的回憶中,不時浮現、重疊、拆解、重構,最後變為屬於自己的想法。

卡繆《放逐與王國》:自由的人在放逐中找到自己的王國

藍玉雍

我們到頭來將會明白,放逐,其實就是讓自己練習擺脫,學習去暫時或永久離開一個我們習慣居住的王國、習慣依賴的他人和自我,在這種放逐中,尋找到可能是和他人的,也可能是和自己的新的關係。

柄谷行人《近代日本文學的起源》:文學,作為一種人的「風景」

藍玉雍

柄谷在《日本近代文學的起源》不只質疑了人們一般對「文學」的想像,也重新刷新對「近代」和「主體」的理解,甚至到最後,也讓人們重新反思「國家」的本質。因為「日本」、「近代文學」、「國民」、「我」的建構,他們的起源都是一種語言、文體的革新,所產生的效果、所產生的「風景」。

1

公告:IG限時動態活動

藍玉雍

這幾天文學實驗室IG的限時動態會有很多更新,我們會分享一些平常閱讀到,覺得有意思,卻不太能直接寫成一篇文章、完整書評的片段事物。因為有些書雖然不錯,有很多有趣的段落和話語,但自己並不一定會因此想把這些事物寫成一篇完整的文章。但直接將那頁的句子拍下來,並打上一兩句自己的想法。除了可以及時發布某些閱讀時的想法,也可以趁機讓大家認識某些奇奇怪怪,不容易登上檯面討論的書籍~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