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矢

我走進一條暗巷開始在牆上寫字,我把一面牆抄滿了「蓮藕」。第二天,我發現對面的牆上竟也被歪歪斜斜的「蓮藕」覆蓋。

現在

現在的我

是有可能

給過去的我

判死刑的


未來的我

也有可能

給現在的我

判死刑


只有死刑

只有死刑

無期產生擾動

讓第四根軸

無法與另外三根

垂直


過去的法官

宣讀判詞

我睡到了未來

卻找不到

現在的被告


現在的我

只是被告

不是帝王

也不是臣僕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