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矢

我走進一條暗巷開始在牆上寫字,我把一面牆抄滿了「蓮藕」。第二天,我發現對面的牆上竟也被歪歪斜斜的「蓮藕」覆蓋。

鴿哨 (原創)

發布於


六七歲的華子的世界里還不知道鴿哨,以為那是太陽懶洋洋的號子;是光飛奔著,划過天空的呼嘯。

屋子里的爐火滅了,早晨的陽光和鴿哨聲一齊湧進屋子。北平還在日本的統治之下。

王華和王民的父親是八旗子弟,衚衕里的養鴿高手,家中的事情並不管什麼。王華與王民是家中的老大老二。王華已經懂得鴿哨是綁在鴿子尾巴上的玩物了,他看不上家中的封建作派---母親在家打牌,父親則日日照料鴿子。華子放學回家需每日耐著性子請安,他愈發萌生出「男子漢就應報效國家」的期盼。

這天夜裡,床下老鼠窸窸窣窣作響,華子和弟弟王民乾躺在炕上不能合眼,此時距離日本投降已經過去了三年。

「不是日本人膽子大,是咱自己不行,如果每個人都在外面好好把國家建設建設,誰敢欺負咱們?」說著,華子的眼淚從眼角滾落,沾濕鬢角。王民對哥哥說:「咱們沒辦法啊,改變舉國體制不是咱們那麼容易能做到的,咱們只求多為國家做一些事情,堅信咱們的理想有一天會實現的。」……二人的聊到後半夜才著……王華已經18歲了。

早上,華子讀到父親訂的《世界日報》上的通訊員招員告示,偷偷撤下塞進衣縫。父親似乎預感到什麼,又或者是因為華子成年了,把民、華兩兄弟叫到院子里,從身後拿出兩個鴿哨,大的交給哥哥華子,小的交給弟弟民。他們知道,這兩個鴿哨只有高低搭配,才能演奏出最動聽的鄉音。

華子不想驚動家人,決定夜裡離家參軍,此時北平城裡物價飛漲,每天都有餓死人的消息傳來,華子想要改變體制,想要讓國家富強,他不能再在家中渾噩下去了,像母親一樣,父親一樣……他把鴿哨拴在衚衕巷子里的一棵小槐樹的枝丫上,知會弟弟後,墊了口點心便從後巷離家了。弟弟含淚目送,直到華子走遠……

只是弟弟王民沒有想到,哥哥18歲上軍校,19歲隨部離開大陸,87年因病離世,兄弟二人死生未再相見……

弟弟常在北京的風天去那個巷口,小槐樹長成了參天老樹,天上雖然已經沒有了鴿子,但是鴿哨聲卻在樹枝的起伏間響得真切……

王民在病榻上囑託自己的兒子,在巷口的古槐上留個念想⋯⋯說著,從床頭的抽屜里拿出了老舊掉漆的鴿哨……

王民的兒子明白父親的意思

又是一個風天,巷口的人抬頭望天「天上明明沒有鴿子啊!」那哨聲高低搭配,早已經成了絕響,如今卻像是從光裡面發出來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