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4798 

金矢

山楂樹的寒 會讓朱諾流淚嗎 淚水點點成片 白 與白的追逐 山頂的神總是最先知曉 鼻尖不免打個寒戰 神從那個巔上滑落 腿卻跟祂告假 這裏尚還涼爽 我怎麼聽說 土在髮尖跳曜字舞的那日 雪會湧進鼻腔 為何此處不見半片絮 絮 已被驅逐 鐵門露出骨頭 絮 已是自由

能不能別跟我談元宇宙跟建築了?

金矢

一個「建築新鮮人」的囈語——是經驗而非理論

颱風

金矢

颱風眼裡平靜 平靜眼中亂流 在那裡 和這裡 人們吞下木幻化太陽 在登陸的血岸線 牠把一切屍體割傷 融化 和融化之融化 在那裡 和這裡 人們看不見風雷光電 他們圍成一個○ 直到太陽的屍體不能被解剖 登陸在海岸線的颱風 從來沒有登陸

呵 不朽。

金矢

什麼是不朽 是 清晨的光 和 煮雞蛋的熱 是 鬍子上的雪 和 登上阿爾卑斯山時的腳印 是 一切的週而復始 沒有什麼是彼得呵!正確答案之不朽 愛情之不朽 黃色之不朽 聖彼得之不朽 公寓樓之不朽 新生命之不朽 死亡之不朽 主旋律之不朽 火車是駛過站台之不朽 以及 不朽之不朽 在熱寂到...

鴿哨 (原創)

金矢

六七歲的華子的世界里還不知道鴿哨,以為那是太陽懶洋洋的號子;是光飛奔著,划過天空的呼嘯。屋子里的爐火滅了,早晨的陽光和鴿哨聲一齊湧進屋子。北平還在日本的統治之下。王華和王民的父親是八旗子弟,衚衕里的養鴿高手,家中的事情並不管什麼。王華與王民是家中的老大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