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ovsky

挺离谱的

抹黑?真实?纪录片?

今年三月末四月初的时候,一部名为《矿民、马夫、尘肺病》的纪录片突然在微博和豆瓣上爆火,而爆火的原因不是因为导演的拍摄技巧如何精湛、拍摄的内容多么美好,引起众人关注的居然是导演会亲自关注甚至向在豆瓣标记“想看”的用户主动发私信、提供网盘链接。

影片海报

而在看过本片后,我相信很多观众都会对这部纪录片所展示的现实感慨,在21世纪的今天、在飞速发展的国内居然还有这么一群人过着如此贫困落后的生活。因为离矿山近,靠山吃山,农民放弃了种地的微薄收入上山为私人采矿转而成为矿民,当了多年矿民之后有人因身体健康问题不能再下矿只能做运矿的马夫,而尘肺病则成为了终身困扰他们的恶魔。影片中的矿民不仅需要忍受艰苦的工作环境,还要时刻提防所谓的“上面下来搞整顿的”,多数人劳碌一生,所得的不过是微薄的收入和一身的职业病,在为看病花光积蓄的同时,还得担心自己能不能评上一年九百多块的低保补助,尽管村里广播每日都在播报“精准扶贫”消息,但自己极端贫困的生活现状却始终没有改变。长达十年的跟踪拍摄,导演所记录下的是当今社会的另外一面。这部纪录片让我也想起了另外一部纪录片,虽然现在已经不能在豆瓣上搜索到它的条目介绍。它就是王久良所拍摄的《塑料王国》,因为自己所学的专业跟环保有关,在第一次看完它时我的心里是十分震撼的,很难想象影片中的人的日常生活环境有多么地恶劣,而当我在某次课堂活动上介绍这部纪录片的时候,其他人的反应也同样震惊,就仿佛片中的人和我们并没有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同一个国家。

对于这种粗糙但真实地揭露现状的纪录片,在国内现今的网络环境下似乎很难大范围地公开传播。对于这类影片反映的社会现状,大家都知道是真实存在的,但很多人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岁月静好”,片中人的生活离自己很遥远;也总有人会觉得拍摄制作这类影片的人不怀好心,认为导演是在打着“记录真实”的旗号,故意拍摄一些国内社会的黑暗面来迎合墙外一些人见不得中国好的恶趣味,“恶意抹黑”、“收了国外组织的钱”是两顶十分常用的帽子,“国内发展得好的东西你不拍,偏要拍社会缺陷的部分,你有何居心?”也是导演经常面临的责问。而对于此类纪录片的讨论也难免会扯到监管、制度等问题,这也导致了很多影片不自觉地就会包含有许多敏感因素,审核难、不能放、没人看甚至有人看了但是不能评论。这些因素都造成了独立纪录片导演的困境,很多人拍了东西不能放映,只能在地下小范围流传,更有甚者,比如本片导演蒋能杰,居然要靠自己日常“蹲守”在网络上向想看的观众发网盘资源。对于所谓的“拍片抹黑”言论我一直觉得很没有道理,无可否认,我们确实需要正面的引导宣传,这也是各个官方部门每日都在做的事,但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声音,有问题暴露并非是坏事,选择不去解决问题、将一切问题归咎于“造谣”“抹黑”,天天以“岁月静好”的标语来欺骗自己才是最坏的做法。我一直觉得没有人愿意天天说坏话,他们只是想发出自己的声音,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