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云启

Based in Berlin///Social & political science student///Objectivity & Balance///Peace & Love

浅说香港(一):香港近代简史

导言:

这次趁着疫情减缓了香港运动的进展,加上自己空余时间增多,我便有了机会去了解一直想去了解香港问题,期间拜读过很多优秀的相关社论和文章。在此将我拜读过的部分内容以及个人的一点点拙见做个总结,如果可以,再发表出来,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小小的心愿。其实标题就想了很久,一开始是《香港:新政权冲突》,但后来考虑不想进行大量关于政治的阐述,把目光尽可能聚焦在社会方面。但香港问题如果只从社会角度看,也不是非常的恰当。而且社会层面是个大的角度,一时不知从哪写起,越想越多,越写越杂,也有些偏题。思来想去,干脆就《浅说香港》吧。

本文将从三个方面:(一)香港近代简史、(二)避税天堂与经济犯罪和(三)中港关系,相对应的三个篇章,尽可能抛弃“政治正确”地来“浅说”香港问题。


正文:

在2019年经历了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以及随后并发的一系列骚乱事件之后,香港,这个被美国传统基金会——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智库之一——连续25次评选为世界上最自由经济体的中国特别行政区,暴露出它严重的社会问题。

此时此刻,西方舆论媒体不可能闲着,他们乘虚造势,大肆抨击中国民主人权问题,而这样一种对待香港示威运动的片面态度,显然是不合适的。因为他们无意或有意地忽视了香港殖民者在这里长期实施的经济犯罪,以及其直接或间接导致的香港社会问题。不过或多或少可以理解的是,对于道德和经济形势都在走下坡路的西方世界来说,香港,无疑是他们与“主要敌人”中国对峙的重要地区。


(一)香港近代简史

1997: 香港回归中国

1997年英国按照条约将殖民了154年之久的香港归还给领土合法所有者中国:香港遵循“一国两制”制度作为中国特别行政区回归大陆。虽是“两制”,但中国在香港外交和国防安全政策上是拥有决定权的。

不过,自八十年代由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逐渐意识到近一百年殖民化对香港和大陆经济的影响——香港要想从根深蒂固的被殖民化时期顺利过渡到自由主义新时代,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一国两制”也同时规定了香港完全回归社会主义的期限,即至2047年。在此期间,公司和土地资本主义私有制制度,以及殖民时期的选举制度都将得到保留。不仅如此,香港的生活方式也依旧“very British”——左行的车道、英文官方语言(除中文以外)、欧盟免签政策(英国脱欧前),当然以及去往大陆必需的大陆通行证。在当地政府层面,选举委员会中的1200名成员大部分也是由原住和外籍企业家和银行家构成,例如英国汇丰银行以及法国安盛保险的代表。


1843年以来逐渐建起的“门户开放政策”的堡垒

早在1699年,实行对外扩张政策的强盗殖民国家英国就已经以不列颠东印度公司的形式占领香港半岛。不列颠东印度公司的贸易范围已经覆盖整个亚洲,自1830年起怡和洋行(英资洋行及鸦片走私商,远东最大的英资财团)开始向中国“出口”(更确切地说是走私)在印度种植的鸦片。然而鸦片在中国是明令禁止的,因为虽然它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但过量服用会导致过度依赖滥用。

当鸦片出口在中国受到当时清政府阻碍后,怡和洋行转向英国皇家军队求助。1839年英国突然向中国宣战,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考虑到当时在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治理下的中国国力,英国毫无悬念地取得战争的胜利,并强迫清政府批准鸦片贸易。除此之外,通过与当地军阀和黑心承包商的勾结,英国人毫无阻碍地在中国开展着鸦片贸易。1842年英国与清政府签订《南京条约》,自此香港岛被割让给英国人。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被彻底击垮,1860年与英国签订《北京条约》后,香港九龙也沦为英国人的殖民地, 鸦片贸易在中国逐渐合法化,清政府也被强迫承担鸦片战争全部赔款。除了英国以外,美法俄三国也在北京设立大使馆,并控制整个清政府。“财匮力尽,民不聊生”,数百万被鸦片控制的中国人丧失劳动力甚至死去。而怡和洋行却通过鸦片贸易赚取了难以估量的利润。

在接下来的殖民时期里,在英国总督的指挥下香港被改建成中国以及亚洲地区的金融交易中心,这一曾经的小渔村也逐渐成为英国人开展“门户开放政策”的要塞。在英国占领香港岛和九龙之后,1898年英国再次强迫清政府出租香港租界及其235个岛屿,为期99年。这里需要做一下澄清:“出租”这个词并不准确,因为英国人从未支付过“租金”,并且英国人不仅仅想“租”租界99年,他们是想永远占领香港。

这是一种惯用的殖民手段:在美国与古巴与1903签订的租借关塔那摩湾为期99年的租约到期后,美国通过在关塔那摩湾建立酷刑营来更改最初定下的条款。但在强大的人道主义的压力下,该租约最终被作废。

在殖民时期的香港丝毫未见英国人一直崇尚的所谓的“民主自由”:当时的香港不存在“被女王阁下所恩赐”的议会,有的只是总督、军队、警察、英籍法官和被英国人操控的新闻媒体。那些在英国属于合法存在的独立党、工会以及工人党,在当时同样是英国人治下的香港,简直是白日梦——中国的商人遭到驱逐,中国的工人遭到剥削,工人阶级的罢工运动也遭到残忍打压。20世纪60年代英国殖民政府不断打压“非法”工会的罢工游行,在紧急状态下甚至动用英国皇家部队力量对示威活动进行镇压。罢工游行通常是抗议低薪资、超长工时,抗议滥用童工以及缺少劳务合同和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在当时的一系列示威活动中,总共有5000名左右抗议者被逮捕,2000名被判入狱。反观在西方的人权抗议者有多少被捕呢?零。


至此香港的近代历史背景已经比较详细地呈现出来。香港地方虽小却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事,我们要从香港记取历史的教训——可以直观感受到,这一种表面上光鲜亮丽的繁荣的景象,其实是建立在对在港国人压迫剥削以及资本入侵而获得的。纵观西方近代殖民史不难发现,这是西方殖民者们的一贯做法——西班牙、葡萄牙入侵南美洲,比利时殖民刚果、英国人侵占印度和巴基斯坦、美国殖民菲律宾等等。殖民者所到之处,当地土著居民无一幸免于剥削、驱逐甚至杀戮。而当殖民者离开殖民地前,也必将会埋下地雷,造成以后治理的困难,无一例外。香港又因为在中国改革开放前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低税收政策,成为孕育经济犯罪的土壤。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