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仅代表个人意见,不用当真。

说走就走|丽江见闻录D2

醒来看到L的信息,这小子跑得快,走前说是回杭州,这时候已经窜到了昆明。昆明一场艳遇,兴冲冲得来给我说,被我当头一盆冷水。临了撂下一句狠话:跟你个老男人聊感情,简直对牛弹琴!哈哈,可不是?我一个老光棍,无论文字或口头上怎么表现得开明豁达,实际操作上,总有无法突破的局限性。就比如我会讲,小孩子太听话未见得好,没有童年很可怜,但假如换做我自己的晚辈亲戚,成天瞎胡闹也还是不行。

放下手机,打开电视,看场电影。要是每天能这样过日子,不知道时间长了会不会厌烦,反正这几天是甘之如饴的。可能还是因为精神得以彻底放松的原因,从前手握摇控器在视频平台的电影页面翻来翻去看了好多遍名字却难以下决心点开的影片,这两天可以豪不犹豫的开始。昨天的《百鸟朝凤》是,今天的《风吹麦浪》也是。

关于爱尔兰独立战争的电影,以前没有接触,对这段历史也不了解。观影过程中联想到香港、台湾,甚至联想到从前和我党一起抗日、一起打国民党,后来在各种运动中被我党折磨得死去活来的那些人。片子的表意太清楚,以至于看完之后,终于明白反派影评嘉宾经常说的“匠气”是什么意思了。两场手足相残的戏份,特别刻意要做呼应,甚至一句台词,硬生生地在两场戏里做了重复。瑕不掩瑜,电影仍然是好电影。每次看到类似题材,都会为中国的电影人叫屈,如果没有极权体制下的文化管制,我们的电影素材何其丰富。真正放开的话,没准好莱坞都难以望其项背。

看完电影时近中午,肚子饿得咕咕叫,起床觅食,就近吃了碗土鸡米线。云南的风景很棒,来多少次都不会厌烦,但吃的东西,很难让我抱有期待,吃饱为上。只有一次,在昆明吃米线,特别惊喜的,店里提供生的薄荷叶,随便加,不收费。

吃完去狮子山,找一家半山的咖啡馆,点一杯云南小粒咖啡,看古城的屋顶,和远山的云。丽江古城的房子很密,从半山俯瞰,完全不见穿行其间的巷子,只见屋顶挨着屋顶,从眼前顺下去,在最低处延展开去。武侠片里喜欢飞檐走壁的侠客,想必也会十分喜欢丽江古城的屋顶。完全不用走壁,尽情飞檐就可以。

有一位大哥,也是单枪匹马,约莫五十岁年纪,坐在咖啡馆的摇椅上晃得吱呀做响,还摆POSE让服务员帮他拍照。服务员说我不大会拍,大哥说没关系你随便拍。隔了两张桌子的位子,是一对中年男女。声音压得很低,一直在聊天,主要是男的说,女的附和。看他说得那么起劲,显然兴头正浓。真让人羡慕,我可能只会在喝多了的情况下,才会这么放肆的表达。后来又来了四位中年女士,也很放肆的表达,但很吵。正好下起雨来,我从露台挪到了隔间,离她们的喧嚣稍远了些。

在隔间里,我读完了kindle里的《动物庄园》。奥威尔的书,平铺直叙,文笔显然说不上多好,但每次读完他的故事,都能让人汗毛倒竖。豆瓣有一条短评:这哪儿是寓言,这分明是预言。小说完成于1944年,那时候还没有新中国,然而,如今的中国人读此书,却仿佛每个字都在讲中国,每个动物,都是你我。豆瓣有条目,但无法评论。国安法那次大清洗之后,豆瓣关闭了很多条目的评论。我在微博下发了个短评,显示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不能发送。以“动物庄园”为关键字搜索,找不到任何内容。显然,它已被新浪微博加入敏感词库了。我想,再过些时日,豆瓣的条目凭空消失,也是可以预见的事。就像奥威尔故事里的“七戒”,每隔段日子,就会有些变化。

书读完,雨也停了。有个加了好友但从未聊过天的网友,在APP上打招呼,也在丽江,正好约了再探黑龙潭公园。天气好的时候,从公园入口位置,可以看到玉龙雪山倒映在黑龙潭中,这次来了两天,哪里也看不到雪山。

从公园回来,稍作休息,出门跑步。四公里多的距离,被雨打断了两次。第三次雨又下起来,索性算了。进了古城门外一家餐馆,边吃边等雨停。城里城外两重天,城内的价格,至少是城外的两倍。

等雨小些,赶紧进城。又忘带口罩,第二次临时购买。跟朋友抱怨,这形式主义,唯一笑逐颜开的,是城门口那些卖口罩的。

要是没有云,远处就该是雪山


这张照片告诉我们,在爱国教育面前,审美算个……


两位老人家,打着伞下棋,这是他们的日常。


黑龙潭公园


花十块钱买的,还没吃掉地上了,气哭。为了不浪费,还是捡起来吃了。


游客确实少,酒吧里显得有些冷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