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我还是我。

说走就走|丽江见闻录D1

狮子山俯瞰丽江古城


在丽江的头一夜睡得特别香,一觉到天亮。

来之前在微信里给客栈老板说,请帮我安排个安静的房间,我是来睡觉的。老板果然践行承诺,我的房间位于院子的角落,离大门和聊天区都最远,几乎听不到尘世的喧闹声。

只是这会儿,隔壁屋子里的客人似乎慢性咽炎,不断发出余味悠长的咳痰声。好在八点半了,我也醒了。

原计划长假八天不出门的,就好好陪二姐照顾老爷子,谁知道偶然翻起去哪儿,被100多块的特价机票吸引。跟二姐商量之后,买了票,订了客栈。六号早晨凌晨三点起床,赶五点的飞机,来到了丽江。2020年快过完了,这才是第一次飞机旅行,睡眠不足,但兴奋之情不减。飞机上听其它人闲聊,似乎还有60块的机票,简直白送。

第四次来丽江,古城外修了规模不小的地下商业街,古城的几个入口也装了刷脸才能进入的闸口。身处疫期,丽江的客流当然无法和往年相提并论,否则也不会推出这么诱人的机票折扣。客栈老板来大水车接我,踏着石板路边走边聊。闸口果然是疫情期间才建起来的,往年限流6万游客,今年第一天公布出来的客流量只有2万不到。客栈在狮子山半腰,2500米左右的海拔,拎着箱子爬坡,走得气喘吁吁。早知道,不该这么高风亮节,他要帮我拎,就由他了多好。

很困,但是睡不着,出门逛。被一个矿泉水只卖2元的店铺吸引,买了水,顺便又买了鲜花饼。云南的阳光好,花也好。这个季节,丽江古城里最惹眼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菊花,争奇斗妍。云南各个旅游景点,用花作原料,或者添加,衍生出五花八门的商品,兜售给外来的游客。鲜花饼就不用说,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有鲜花甜酱、鲜花辣酱,经过一个饭馆门口,还看见玫瑰花炒鸡蛋这道菜。

那么美的花,用来炒菜,良心不会痛吗?

对了,还有各种花酒,是每次我到云南都难以抵挡的诱惑。老板见我一个人,他也一个人,手头不忙,邀我坐下来喝茶。他说人们都行色匆匆,经常想请人家喝杯茶聊聊天,人家赶时间。他家的店铺不大,但应有尽有,那些人们来这里喜欢买的所谓“特产”,他家都有。他一边泡一边给我讲茶经,但其实对牛弹琴,我根本不懂,平时大部分喝咖啡,很少喝茶。唯一收获,是第一次知道人们会收藏普耳茶,并不喝,等着升值。真是大千世界,这个和收藏茅台还不一样,毕竟酒是陈的香(really?),而茶叶,放久了不就失味了吗?但我并未提出这个问题,估计他也答不上来。喝完茶聊完天,又主动买了些茶叶给父母,告辞。买的东西包邮,店铺直接帮你快递到家。

天色尚早,继续在蜿蜒交错的石板巷里游走。试图往黑龙潭公园的方向探索一下跑步线路,遇到两个老头坐在路边聊天,一个主说,一个主听。主说的:(错过了前情)所以说邓是站在毛的肩膀上。现在,国家失去了民族性了。

我停下来拍路旁的菊花,顺便继续偷听。只听他又说起赵紫阳,讲镇压学潮的时候说:那时候,学生是爱国的。

突然心里隐隐做痛,你说要是那时候爱国学生成功了,如今的我们,会是个什么模样?

因为我出门忘戴口罩,黑龙潭公园的守卫拒绝我进入。但他告诉我,里面也是这样崎岖的石板路,和外面一样。我多年前进过这个公园,还一个人爬了象山,只是记不得路况。看来,想在古城跑步,希望不大,还是得去城外才行。

古城里的餐食五花八门,都贵得很。傍晚出城觅食,吃了个炒耳丝,十二块,比城里便宜8元。回来的时候因为没戴口罩,又被拒绝进入。只好返回地下商城,买了一包。都是表面文章,只在闸口把关,一进去个个都摘下来,或者挂下巴上。最开心的,是口罩供应商。

看了个电影,《百鸟朝凤》,很久以前听波米讲得动情,但每次看到,不知道为什么心生抗拒。同样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终于觉得可以看了。看电影,也讲缘分。可能同为黄土高原人,又同为农民家庭出身,小时候听惯了村里红白事的唢呐,看这个特别有代入感,加上人到中年,往事不可追,几次泪洒胸膛。吴天明对黄土高原的爱,满溢每一帧。故事讲得好,陶泽如的演绎也非常动人。只是,一直没等来影片用以命名的那首神曲。电影的价值观也成问题,年轻人,必然不会买帐。

来之前给还在老家的老妈说,我要去丽江睡几天觉,老妈十分不解,问为啥不在自己家睡。后来和二姐通话的时候,很小心的问,是不是去那里有什么事?二姐解释不清楚,索性说去的是之前出差的工地,要上班了。

但我其实是真的打算来睡几天,周边哪里也不去,睡醒了看电影、读书、写文章、跑步,在巷子里乱窜,看猫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

但老妈不会理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