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仅代表个人意见,不用当真。

墙一直在,永远在|《进击的巨人》观中感

有严重剧透,请谨慎阅读!
来自豆瓣海报

最近重新尝试看《进击的巨人》最终季,没想到竟然看懂了。当年新鲜出炉时,看了开头几集,一头雾水,不知道在干啥,便撂下了。记得当时瞥见很多讨论,似乎后来艾伦的人设有重大转折,还隐约听到烂尾传言。

既然剧也没看明白,当然就没细究那些讨论文章,但对它的期待却不免受了影响。这一摞,摞了一年多。在我差不多已经把当年让我热血上头的艾伦们忘到了九宵云外时,机缘让巨人们又重回了我的视野。

这次沉下心来,发现原来上次让我看不懂的原因是视角的突然转换。前三季都在讲墙内,第四季一开始,突然讲起了墙外,视角对准的是敌方阵营。我想我之所以突然明白了,得归功于去年看《鬼灭之刃》积累的经验。《鬼灭之刃》当然基本是单线叙事,以鬼杀队为主线视角。但也会动不动跳去鬼视角,几乎每个之前穷凶极恶的鬼在临死前都有一段前史,而他们的前史基本都是关于被欺凌、被侮辱的过去。我非常喜欢这些段落,甚于胜过正派人物前史。这些前史让剧集看上去不再只是迎合类型趣味的爆米花,它们为剧集赋予了人文价值。

我常想,如果中国的文艺影视作品,能多一些这样的内容,会不会不同观点的人与人之间,便少些像现在这样的水火不容?谁知道呢,审查当道,没有这样的如果。

回来讲《进击的巨人》。这是一部长达四季,制作周期十年之久的动漫作品,根据日本漫画家谏山创的漫画改编。它的世界观宏大,想像力奇绝,结构精巧,充满着热血、惊悚、权谋、政治、人性等元素,有着丰富的现实指向。它的世界观是徐徐展开的,你本来觉得就是生存游戏,突然变成投奔自由,又突然告诉你这自由多么无望……

写这篇文章的此时,我还没看完结局,但被一股热情驱动,非要先写不可。剧集太长,不可能一以贯之,选取第三季和最终季中印象深刻的两个片段,以墙内和墙外两种视角,浇一下胸中块垒。

  • 墙内

第三季的玛利亚之墙夺还战是全季高潮。在整个兵团眼看全军覆没的时候,团长阿尔文挺身而出,祭出自杀战术:以自己和新兵为诱饵,吸引野兽巨人的炮火,让利威尔兵长可以保全性命于飞石之中,迂回到后方去偷袭野兽巨人。听了阿尔文的遗言,利威尔默然半晌,明白无需阻拦,他对自己近乎偶像的好友说:“放弃梦想去死吧,带着新兵到地狱去,我会杀死野兽巨人。”

阿尔文的梦想,本来是打赢这一战,收复失地,去到艾伦家的地下室,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他为此奋斗了那么久,眼看便要成功,到头来却壮志未酬。但即便在注定的死亡面前,他也不觉得忽悠新兵主动去当靶子是种正当,他对他们怀着歉疚,他对利威尔黯然说道:我得像一个一流的骗子一样,说服新兵和我一起送死。

有新兵听了他的话,当场哭泣呕吐,有新兵茫然失神,问他:

反正一样是死,我们为什么还要遵守命令,这样做还有意义吗?

阿尔文回答说:

你说的没错,完全没有意义,不管你有什么梦想,度过了怎样幸福的人生,被石头击碎身体之后都一样,人迟早要死,那么人生是没有意义的吗?生于人世本来就没意义吗?死掉的同伴也是白白死掉了吗?
不,不是的!只有我们能给那些士兵的牺牲以意义,那些勇敢的牺牲者,可怜的牺牲者,只有我们这些生者能怀念他们!我们要死在这里,让下一批生者来决定我们的意义!这就是反抗这残酷世界的唯一方法!

然后,他们佯装冲锋,被野兽巨人的石头砸了稀巴烂。阿尔文的梦想,托付给了活着的人。活下来的兵长们去到了艾伦家的地下室,得知了一直被统治阶级隐瞒的真相,也为自己的同胞争得了可能的自由。墙外也有人类,并不像政府一直宣称的那样:墙外只有随时等着吃人的巨人,很危险,我建了墙,都是为了保护你们!

很熟悉吧?是的,我自己便身处这样的高墙之中。

  • 墙外

墙外虽然并非都是巨人,但确实有很多敌人。帕拉迪岛被群狼环伺,岛上的人们被当做恶魔的后裔、人类的威胁,人人欲除之而后快。

第三季的结尾,艾伦一行人出墙查勘,来到他们从未到达的海边。艾伦隔海遥望对岸,疑问涌上心头:杀光那边的敌人,我们就能获得自由吗?其实他有此一问,便是心里已有了答案:艾尔迪亚人不可能杀光全世界的人,而世界对他们的成见,也不可能轻易化解。

最终季的开头,视角便是海洋彼岸的国家:马莱。在那里,同样生活着一些艾尔迪亚人,但他们被当做贱民,手臂上戴着标志身份的袖章,住在隔离区。

也很熟悉吧?是的,当年德国境内的犹太人,也曾臂戴袖章,低人一等。

马莱人从小教育马莱的艾尔迪亚人,你们的祖先是恶魔,犯过大错,你们是恶魔后裔,劣等民族,你们只有好好努力,为保卫马莱鞠躬尽瘁,成为战士,杀光帕拉迪岛上的另外一些恶魔,才有可能成为“名誉马莱人”,从而实现阶级跨越。

这种“正确”的自我认知如此深刻,仇恨教育如此成功,以至于做为新兵候补生的艾尔迪亚人女孩嘉碧后来在帕拉迪岛逃亡,也不愿意摘下她的袖章。同伴劝她摘掉,因为戴着袖章一眼就能认出来,但她宁愿被认出来被捉拿归案,也不愿意和“恶魔”混为一谈,无法区分。后来,她被善良的岛民收留时,甚至不愿意吃“恶魔的食物”。

再后来,她被意外抓获,送到收留他的岛民面前,因为她此前在马莱杀掉的士兵萨沙,便是收留者的女儿。抓人者激于义愤,要求岛民杀掉嘉碧报仇,或者由他代劳。岛民惊愕和伤心之余,对haters和战争狂人发表了另一番情真意切的演说:

萨莎曾是猎人,我从小教她用枪,射杀并食用森林里的野兽,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但我发现在接下来的时代,将无法靠这种方式生存,所以就让她走出了森林。然后,我们和世界连接了起来。身为士兵的萨莎攻入他国的土地,杀死他人,又被他人所杀。我本以为她走出了森林,却不曾想,世界本就是座杀戮不断的巨大森林,萨莎会被杀,只是因为她迷失在了森林里。所以,至少要让孩子们走出这座森林才行,否则,我们永远都只会在原地打转。过去的罪孽和仇恨,就让我们大人来背负吧。

他放下了刀,嘉碧一脸惊愕,她不理解为什么恶魔不恨她,她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

《进击的巨人》是我看过的最血腥的动漫作品,但他同时有着立场鲜明的反战主题。需要付出生命去战斗的士兵们,都被塑造得有血有肉,这也是为什么最终季一开始我看不懂的原因:背景和角色都转换很大,讲起了“反派”的前情。因为有了前情,反派也不再只是面目模糊的坏人,他们都是普通人,只是被某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左右,去侵入别人的国家,杀人或者被杀。就连看上去邪恶的见人就吃的巨人,也不过身不由己。

这些身不由己,内里是对生命的悲悯,还有对国家机器和大众偏见的控诉。

在高墙内的帕拉迪岛上,统治者用谎言和高墙禁锢百姓。在高墙外的马莱,做为少数族裔的艾尔迪亚人被歧视,被PUA,动不动还要被送进“乐园”,变成行尸走肉。同时,在国家的仇恨教育下,墙外的人将墙内的人都视为恶魔。

嘉碧后来醒悟,“原来并非恶魔,都是普通人”。然而争战和杀戮已不可避免。

中国人仍被防火墙禁锢着,犹太人遭遇的惨祸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时至今日,人类对其它异族的仇恨和偏见,从未止息。

所以人类有消除偏见,真诚相对,和平共处的未来吗?也许没有,所谓“日光之下无新事”,人类没准只能在种种混乱中不断重复前人的错误,永远也不可能和谐共生,也许人类的尿性决定了人类命该如此。只不过,同样的错误,在不同的时代,会戴上不同的面具来装扮自己。最早,人们打仗用矛。后来,改用枪炮,原子弹。再后来,改贸易、数字,网上对骂。再再后来,派机器人。再再再后来,和机器人打。人类或者消灭了机器人,像《沙丘》里那样,回到前现代,再经历下一波轮回。

人类,真是,毫无意义啊!

不过也许站在上帝的角度,人类做为宠物毕竟比大多数生物有意思得多,因而能填满他老人家那无尽的虚空,不然,上帝多无聊啊,他连死都不会。而对上帝的信徒来说,侍奉上帝也许也便成了人生的意义。谁更需要谁呢?谁知道!

但普通人可就惨了,为了给活着找意义,只能拿自己的蝇营狗苟牵强附会,给杀人、死亡、骂政府、信极权、刷抖音、写文章、吃喝拉撒睡等强行上价值,然后彼此吵得不可开交,然后打起来,一代又一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