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仅代表个人意见,不用当真。

假掰的记者不假掰的Wu Ming

篇首:专门去LS找了一下我和我妹的聊天记录,准备开头就为拖稿忏悔来着,谁承想,好不容易翻出来一看,嗨,不就才拖了十天嘛,给他们催的我以为我拖了一两年了呢!

哼哼,好吧,sorry,真的有点儿久。连@喬安納 都后发先至了,再不动手简直说不过去。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开启头脑风暴,和@Wu Ming  商量之后,于第二天日上三杆之时把题目发给了她。本想着我妹也偷点儿懒,慢慢想慢慢答,让我死乞白赖再拖几天。可是我妹假装听不出我的“弦外之音”,花了大半天时间,就给我交了卷。这卷子答的,啧,你可别说,一点儿不假掰,每一题都能单独成篇。然后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补充了采访,这篇遂成。

还要感谢@Jeger《後綴》了 的大力提携,不但在我对《圣经》大感兴趣的当下给了我很多关于《圣经》的帮助,还给我提供机会让我又当“明星”又当记者,虽然都很假掰,但体验杠杠的。

之所以拖这么长时间,也确实是因为没有采访经验,想法太多以至于理不出头绪,从下面的问题可能也可看出端倪,好在,我妹不是盖的,大家光看她的回答我想就能满足了吧。

不满足那就是贪得无厌,不接受反驳!

至于我嘛,既是假掰的记者,以下就简称“假记”了。

===========================================

Action:

  • 假记:每天吃果酱夹面包配蓝莓(是该这样称呼吗?),这样吃了有多久?是种什么体验?
那是芝麻醬配藍莓,是無糖芝麻醬,台灣造,哥,你有沒有試過,我有個台灣朋友,喜歡用芝麻醬來吃麵,她說味道很好,有時用白芝麻醬,有時用黑芝麻醬,我則未試過,因為吃完滿口黑色,一定要花時間再刷牙。
我吃过黑芝麻糊,据说能使白发变黑,然而你看我……对了你看不到,那继续吧。
(假记的murmur,下同。)
其實無糖芝麻醬跟香蕉很搭配, 因為香蕉的甜能帶出芝麻醬的香。 我試過吃香蕉夾芝麻醬大约三個月,然後怕長期攝取,會令血糖慢慢漲高,對身體不好,我就改為配藍莓,此配搭至今大約維持了一年,天天如是,風雨不改,懶得去想吃什麼。
 芝麻酱配香蕉?Unimaginable!我宁愿吃兔兔。
初時不慣的,慢慢就覺可以接受,但如果你問是否很愛黑芝麻醬和藍莓? 我又不是,它們不是my favorite,而我最喜愛的食物是什麼? (想了又想) 我又想不到。
我和黑芝麻醬加藍苺,像不像「盲婚啞嫁」, 沒有什麼計劃就彼此連繫上,如今「紙婚」了, 但是否 「真愛」 又不是,那有沒有「真愛」,我又沒有。 可能因為性格平平淡淡,分分鐘和黑芝麻醬加藍苺,就此一生。 
Sgih,这可能就是传说的中的缘份,也是无法逃避的命运。
  • 假记:我看你都是碳水配碳水,蛋白质摄入呢?
我晚上有吃蛋的,每晚羽衣甘藍上面那個圓形就是蛋,我每晚很用心的把蛋打在一個圓形碗,加上台灣製豆腐皮,那些豆腐皮人家用來包點心的,我就像做勞作般剪成一條條,鋪在蛋面上,放入蒸焗爐,不消數分鐘,完美的圓形蛋加豆腐皮就完成了。 
嗬!
我覺得味道不錯!不過有回,我有個大學朋友在MeWe看到那蛋, 竟然問我為何放個隔夜菠蘿包在羽衣甘藍上,我差點被氣得出煙,怎會像菠蘿包? 還要隔夜! 由那天起,我就把菜打入蛋中,完美的圓形蛋餅又出現了! (咦!我想到我姐的表情,她在反白眼)
你姐看你说她翻白眼才要翻白眼呢。
隔夜的菠萝包看起来还蛮新鲜的。
  • 假记:那你平常外食多还是自己DIY多些呢?
Omicron 之前呢,香港的疫情不算嚴重,我會帶家人出外吃自助餐,老人家喜歡吃自助餐,一來什麼也可吃。二來,那餐廳我們光顧了有10年,餐廳經理也是看著他由侍應升上去。每次光顧,媽媽一邊吃,一邊和餐廳同事及經理閒聊是她一大樂趣。
妈妈们年纪大了以后,有人能陪他们聊天比什么都好了。
嗯,那晚我就會吃旁邊素,有時他們夾了肉給我,只要不是牛,我也吃的。
家人很疼我,他們為了我戒了吃牛,我也沒有要求他們戒牛,不過他們覺得女兒不吃,自己也不好意思買牛肉放家。 平時全家也是吃菜多,不過他們晚餐有魚吃,我就不喜歡吃魚。
蛋,菜,秋葵,小蘿蔔是最好的! (要給心心) 
  • 假记:兔兔可爱鱼鱼乖,牛牛怎么了呢也不能吃?
因為牛牛耕田的,一生那麼辛勞,而且牛牛很有靈性的。這下純粹自己決定戒牛。 很多信奉觀音菩薩的人也戒吃牛的。 哈,我孩童時已自發性地戒了,然後自我烤問的問題就來了,豬沒有靈性嗎? 雞的生命不是生命嗎?
慢慢地幾年前,我也盡量不吃肉,(不過我喜歡吃羊的)很美味!如果可以不吃的,就放下不吃⋯ 可以呀,我對吃沒有要求。
看出来了,相当没要求,我以为我已经算没要求了,没想到在你面前才是个渣渣。
  • 假记:你的文章《書評 <香港遺美>》里,介绍了很多老店,我虽然还没读完那本书,但从你的文章里已经感受到美,和对城市的感情。那你自己会按图索骥去找找看吗?
那本書真是很好,可以作為「香港手信」,送禮佳品,就算不看文字,單看照片也感受到昔日的香港情懷。 「許多事在變,但情懷不變。 」  
哥,有沒有聽過梅豔芳的《似水流年》?
马上去听!
望著海一片,滿懷倦 無淚也無言
望著天一片,只感到情懷亂
我的心又似小木船,遠景不見
但仍向著前,誰在命裏主宰我
每天掙紮人海裏面,心中感嘆似水流年
不可以留住昨天,留下只有思念
一串串永遠纏,浩瀚煙波里
我懷念 懷念往年
外貌早改變,處境都變
情懷未變,留下只有思念
一串串永遠纏,浩瀚煙波里
我懷念 懷念往年
妹子醒醒!
鄭國江老師的詞真是經典,以柳絮隨風飄擺的必然,比喻時光一去不復返的本質,生老病死,喜怒哀樂,都是人生的「宿命」,某日,心中泛起五味雜陳,過去只由它過去,當下只可緬懷,是感慨,是凋零的孤獨。
如果我沒有記錯,《香港遺美》 的作者也用此曲《似水流年》 來作書本的一些轉折。 曲詞也是充滿舊日香港的味道,就算今日重聽,那份經典恆久不衰。 
很多書中提及的老店都已關門, 所以未必能親身探索。不過個人認為,在當今疫情下,不止老店,很多店舖也會關門結業。  
前日回家時,選了一條較少人行的道路,那路要行一條長樓梯上平台,再由平台回家。 由於迂迴,平時很少人行,不過香港租金貴,平台的租較平,成本易控,一直都有些小店選址平台做些小生意。 
他們都不是什麼老鋪,沒有「遺美」可言,一列店鋪有美容,水療按摩,美甲,髮型屋,文具店,眼鏡店等。當日下午經過,只有文具店和眼鏡店能照常營業。可惜營業是有營業,不過我環顧四周,平台只有我人。
疫情高峯下(可能高處未算高) 街上人丁單薄,人流少了1/3。 政府為了控制疫情,就控制人流,同時令很多小店雪上加霜。 美容店,按摩店,理髮店,堂食夜市也被下令停業,行業的營運者,從業員簡直困於水深火熱。 
當下的凋殘滿地不知何時可止,不過可能有日我們緬懷的不止老店,更有從前幹併著的社區小店。
但其实,于其说是爱店铺,不如说是店铺里承载着的市井人生,共同记忆,以及那些再也回不去的往日岁月……罢!
  • 假记:你说过要好好学普通话,有行动起来吗?

說個笑話你聽,之前接受@喬安納  訪問,她說「那我們線上見喲!」

線上見?! 我呆了,嘩! 什麼? 要說普通話嗎? Wo Bu Xing! 

安納說:「 那麼說英文吧,我英文還可以」 

我就安樂了,英文我有信心。 

(心想,如果真的要面談,普通話,我第一個想起姐,重金禮聘她當翻譯, 咦!像不像大明星接受外媒訪問的架勢?) (✌��� 勝利手勢)

誰知收到她的問題後,不要說英文,就算廣東話我也不能一問即答完成,還是文字容易表達。 

我的普通話比蔡少芬好些,又比古天樂好得多,但又差過長駐大陸的李克勤。

我會學呀,近日我想到一個方法,就是靠聽安納的podcast 學普通話,她的聲音很溫柔,速度不快,我會努力! 

哥,我們下次面談吧! 不過你不要說太快,太快我跟不上。

好啊,放心吧,我会像《疯狂动物城》(Zootopia)里的树懒那样。话说蔡少芬都在大陆当主持人了呢,你怕啥,胆子放正!要不然咱俩也可以说英语,换你扮树懒。
Zootopia
  • 假记:“回乡证”呢?以前有想过要来大陆看看吗?好的,我知道没有。那现在有了吗?如果来,你最想去哪里?
你也知啦,我沒有想過回大陸,看什麼呢? 我都不懂普通話, 單是想想,我也不知怎叫菜。 我是否要跟著我姐,姐去哪,我去哪,然後她點個兔頭來吃,我也不知吃什麼好。 
如果去大陸,最想去朝聖,本來想跟你去拉薩,但二哥說又要氧氣筒又什麼,又不能激動, 我就失去方向了。 
也不用怕,芝麻酱蓝莓大陆还是不缺的。再说,你姐吃兔头,你可以在一旁看着吞口水。
  • 假记:那一句广东话都不会讲的大陆人,如果想去香港,会有困难吗?
哥,大陸人要來香港,說普通話完全沒有問題!
告訴你呀,香港記者此行業,可說是無運行, 但在特首新聞記者發佈會呢,記者以廣東話問特首:「為何疫情那麼嚴重,你不戴口罩?」 特首說:「希望社會不要再在這議題上糾纏。」 言下之意是,你們好煩呀! 不准再說!
又有回,英文報紙(馬雲那間南華早報) 的記者以英語發問, 特首板起臉孔以英語說,我聽不到你在說什麼,太細聲⋯⋯ (人家很清晰,正常音量)
哥!剛剛特首又上新聞了, 廣東省派的專家小組今日提早來港進行病理排查和分析工作,特首今早去了迎接,專家小組說普通話,面對記者時,特首戴上口罩,隔著口罩也感到她在微笑。
点头微笑,假装看懂了。
  • 假记:你现实生活中接触过大陆人吗?是怎样的印象?
當然接觸過! 說真的我覺得大陸人頗聰明,聰明之中帶點狡猾,他們有他們的方法的處事。 
例如, 有次我跟一位大陸供應商見面,我方是希望提高貨品的質素,我未說大意,那供應商代表即時明白 「是提高擋次嗎?」 
我說 「對!日本客戶注重細節的,如拉鍊也會⋯⋯⋯」 
我還未説 ,大陸供應商即說:「 你早告訴我呀,看拉鍊細節,是吧,沒問題,我用YKK 拉鍊可以吧?」 
我說:「 你可用YKK?但上次你說YKK 太貴,令整體成本上升⋯」 
他說:「 是呀,但你現在拿sample 見客談生意,那sample 用YKK 沒什麼大不了!」 
我說:「那,全批貨不是YKK, 但sample 是YKK? 不行! 那是欺騙!」 
他說:「不!沒有呀! 我幫你做100件有YKK, 那些鋪上面,就行吧!不會發覺的!」 
我都沒好氣:「 100 條YKK? YKK 怎會批准你這麼少的單?」
他說 :「怎會不能,那100條YKK 是假的。」 
最後,沒有用上YKK, 但我覺得此供應商很坦白可愛,每次合作,我也著他不要想什麼特別主意,如果有什麼質量問題,貨出了,但賣不去,問題始終游回來。 
嗯。这次是真的看懂了。
  • 假记:Matters是你第一次和大陆人有这么多交流的地方吗?
不是,不過我想說在matters 我最多接觸的大陸人是你,和二哥(Kurt) 。 我有天問二哥有否看冬奧,有個歸化派滑雪的,是名美女。我那時忘了那女生叫什麼名字,現在我知啦,就是谷愛凌。
知否二哥說什麼? 
他說 「我管她是誰啦,沒有看冬奧,近日為了冬奧封路,把我煩死了!什麼歸化,一定是合乎國情的策略⋯」(為二哥下刪幾十字)
我差點相信二哥是香港人來的,因為香港人大都不理會什麼賽事,什麼鯞化,就算知道谷愛凌也沒有太大感想。
不久,我的大學同學聊天群組tag 我, 從事金融工作的同學說 「看! 北京冬奧多成功! 比那日本辨的美得多了! 我們強大了!」 
我已讀不回,想我說什麼咼,我都沒有看! 
香港和大陸的分界線越來越模糊, 香港人像大陸人,而有些大陸人更像香港人。 
其实大哥也没怎么看冬奥啦,但二哥不知道谷爱凌大哥还是不能接受的,大哥每天都被迫要看她几十遍,二哥一定是每天闭着眼睛生活的,一定是的。
  • 假记:你的文章都很“大”,这样的文章是需要很广泛的知识储备的,你写过滑冰、写过科学、写过历史、写过政治等等东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没写过宗教相关。但我知道你对上帝和佛陀相关都有一定涉猎,上次安纳的访谈里没看够,还想听听你说,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whatever.
哥,宗教很難説的!
不难说还不叫你说呢,我就自学成材了。
回想,我的宗教興趣投放在佛哲, 其他天主教,基督教,我略知一二就算了。 
我喜歡佛哲, 因為我相信因緣和合而生的宇宙本質,為何有些人一出生榮華富貴,有些人生活貧窮,富貴的可能是庸才,但人到洛陽花似錦。貧困的窮一生的努力,也是我到洛陽不逢春。
這些不由控制的叫 「命運」, 觀成法師有一個見解,「命運」像人不知在任何情況下,被安排入住酒店,有些酒店是5 星級,有些是3- 4星酒店 , 有些只是賓館。 自己無從選擇,一切由上天從自己他世的往積功德決定。
check in 是出生,check out 是死亡。入住的人由check in 開始就以自己 「命運」 所提供的資源打滾,5星級酒店的人會有較多資源,相反住賓館的會是資源緊拙。 
佛哲的思想,既是悲觀又帶樂觀。 做人是苦的,命運有時不從人願,但如果那人有天赋, 努力,正念的因緣也會令處境改變,彷彿會為一種正能量,令自己由賓館升級到3-4 星酒店,所以人生既是己定,也變化萬千。 
人生每人不同,人人都有自己的一埸功課,有些人的功課比較易,有些人的課題比較難。 
哥,有沒有看過一套日本戲叫《日日是好日》?此片改编自森下典子著作《日日是好日-“茶”教给我的15件幸福事》。 
故事講述茶道,茶道老師解釋茶道由觀世界開始,世界的事物分為兩大類,一是立即理解,二是無法立即理解的事物。無法理解的事物只要長時間接觸,就能漸漸了解。
我想,這像人生一樣,格格不入的歩伐,自我迷失的慌惶,在種種豪無頭緖的事情上,不理解,日子也要過。這刻不理解,不要緊的,闖過了,有天自會漸漸明白。就算不相信佛哲,人生就是如此。
我們很多時人生也會有錯敗,有失意,自己或摯親的老,病,死也會帶來人生的失衡。失意的時候告訴自己,「這是最好的安排」,功課始終要做。
說回那電影,茶道的精神就是很佛哲,茶道老師說冲一杯好茶,關鍵在於自心,心態很穏的時候,就一切都是好的,不是硬要把不好的事也自我遊說作好,而是當遇到錯敗時,以無分別心去處事,一期一會,此錯此敗,此悲此痛,就在此時此刻,不會再來,因此怎樣也得竭盡全力地活在此刻中,就算是痛苦,是一杯苦茶,也要用心品嚐,才叫活在當下,也呼應著「這是最好的安排」。
佛教世界或是佛哲,在我的理解沒有告訴世人要崇拜什麼,佛學是衆生皆是佛,凡夫俗子也可成為佛陀,像一棵蘋果樹,佛陀是成熟的蘋果,比其他人(蘋果) 早熟然而。 
衍陽法師是在香港浸會醫院往生, 護士問她「法師,我們的病房有個十字架對著病床,你介意嗎?」 法師說:「為何要介懷呀? 耶穌是神呀,也是佛陀,我才是凡夫俗子。」 
我一直深信任何宗教的本身是沒有排斥其他宗教,問題就是人把很多事復雜化了。 我覺得有些人會有宗教信仰,有些人沒有,像我家人,他們就沒有什麼信仰。 
這是正常的,打個比喻,有信仰的人是愛看電視的人,不同的宗教只是大家看的頻道不同。天主教徒看天主教頻道,基督教徒看基督教頻道,伊斯蘭教徒看伊斯蘭頻道,佛教徒看佛敎頻道,基督激進原教主義者也有自己的頻道等。 沒有信仰的人就是不愛看電視的人,什麼也值得尊重。 
(拍拍哥膊頭)哥是否睡著了~ 
猛醒,揩下口水:没有没有,我上周日一天连听三场礼拜都没睡呢。
  • 假记:我的感觉你总是乐呵呵,心态很平稳。有阴暗面吗?
怎會可能沒有情緒,不過我媽媽比我更大情緒,所以可能面對她耐,我自己反而情緒比較溫和,像一面鏡子,自己警剔著,如果我又急躁,媽媽又急躁,就內戰了。 
  • 假记:你的文章里看不到负面情绪,LS上也是“呆萌”的乐天派,那你怎么处理你的负能量呢?
唉~ 我有些文章有負面情緒的, 只不過是幾年前的舊文,我在Wordpress 有發佈過,找個機會把一些也重新修改,發佈過來,你就知我,一哭就决堤了!
呆萌呀~呆是真的! 因為我低智。
不過我喜歡寫文章,其實幾年前爸爸往生,生命失衡的日子,就是寫文章,把情緒發洩,寫什麼也好。 人一定會死的,死亡是一個解脫,一個階段的歸零,我放開了,但「失去」令我常常提醒自己,當下家人的重要性,一定要珍惜,惜福。
我有時依然覺得爸爸存在,只是另一個載體,所以我不怕鬼的,人和鬼一線之差,而且人比鬼更可怕。
我和我爸爸從前常發生衝突,但不代表我不愛他,在他往生的前幾天,他還是健康的。我上了一個禪修班,導師說了一句,把跟自己對抗的人,親人又好, 敵人又好,甚至壞的情緒都當是「逆菩薩」 吧,如聖嚴法師的敎導,「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
那天下午,我跟爸爸和解了,過幾天,他就安祥往生了。 (合十)
成長需要一些情緒鍛鍊,自己有情緒時,躁動時,盡量面對自己內心,內心的風暴怎也會平息的,it’s a matter of time.
梨花带雨。(我鱼姐又要翻白眼了。)
  • 假记:好吧,最后一个问题,自豪吗?
什么?是否為普通話好過蔡少芬而自豪? 哥是否已想不到題目? 
  • 假记:做为马上要爆红的Matters唯一被二采的作者,流量担当。
笑死, 我以為是什麼,是否「春晚」預留了一席位給我,而「春晚」那席位是什麼? 是打掃,廣告時間派禮品包,提醒觀眾打表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後綴》假掰文青誌 長期邀稿

《後綴》假掰文青誌 ft. Wu Ming

3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