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我还是我。

“跪舔”台湾的同时,我还是个中国人

(edited)
写到这里,窗外刚刚雨过天晴。成都最近几天连续40度,热死人了。加上新一波疫情,还有不久以前的河南雨灾,悲剧仿佛永无止境。

本来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天,无意再提起,但今天@Cherryyoko櫻桃陽子 又问起,回答完了她之后,心绪又被搅动了,觉得不如来写一篇文章,表明我的态度。

就像我在陽子的文章下面写的一样,我来到matters,一为自由表达,二为拓宽眼界,和墙外的世界建立联系。很庆幸,过去的一年多来,我的这两个目的都达到了。

我可以不受审查的书写,写我想写的一切。同时,通过这些书写以及互动,我相信我和大家之间建立起来的联结是真实而有意义的。来到这里,我才知道,不只是墙内的我,很多这里的港台包括新马的朋友,之前都没什么和中国人交流的经验,多数印象来自二手信息。而互联网上,负面消息总是跑得比正面快,这导致如果你对一件事没有那么真正有兴趣的话,那你就只能被动接受涌向你的一切。说这些,也不是为中国开脱,中国如今除了经济状况,其它尤其人文方面以普世的价值来衡量的话,都在恶化(据说经济如今也是)。但是,假如你确实是通过二手甚至很多手信息来评价一个群体的话,那几乎可以肯定是有失偏颇的。

我还记得我刚来没多久,就在一篇关于香港光荣冰室拒绝讲普通话顾客的文章下面和几个香港人争论,他们认为冰室是个人财产,老板有权拒绝任何客人,被拒绝还试图沟通就是挑衅。而我认为,因为某个群休的语言拒绝招待,就是歧视。不是我扣帽子,因为我把自己代入,想像如果有一天,我怀着满腔热忱去看香港,想要了解那里的人,那里的事,却因为我讲普通话,我是大陆人而遭受敌意,那一定是不对的。我这么人畜无害,这么平和友好,却要因为某个群体身份遭遇欺辱,你竟然说这是正义。

因为幸运,我人生的早期,赶上了全球化的浪潮,又经过当年“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洗礼,我对于未来世界的想像,就是去国界,天下大同。如今听起来,好像很乏味,天真的可笑是吧?是的,我现在也觉得很可笑。但内心深处,我仍然会憧憬那样的未来。人与人之间,相互影响,自然融合,彼此尊重,敌意消失,从此和平友爱。因为有这样的憧憬,任何群体间的敌意,在我的价值观里,都是狭隘而反智的。

我理解因为经历和见识的限制,每个人都不可能是全知的,偏见是客观存在的,而这也是交流的意义。在matters,我得到了很多港台澳甚至大马朋友的支持,我一直心存感激。我相信不只是因为同宗同语,还有一些普世的东西,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觉得这样的支持,是通往我的理想未来的桥梁。因而,我也一直希望释出善意,希望我也能成为你们的桥梁,因此被人说成跪舔台湾,我也无所谓。

在光荣冰室那篇文章下面,还有人说,因为看到很多大陆人随地大小便因而断定大陆人素质差。这个言论,我在黄明志的YOUTUBE频道里听过,从而导致我对他的观感一落千丈。我刚翻墙过来的时候,黄明志是我关注的第一个大马艺人,我很喜欢他的才华,更喜欢他面对强权的不屈不挠。然而,对于群体的评价,永远不该是如此粗鲁而草率的。别说我生活在中国,现在也很难随地大小便,有时候因为找不到厕所抓耳挠腮。我没去过香港,要说去香港的中国人大部分随地大小便,这也说服不了。大家觉得美国的政治正确过了头,有限制言论自由之嫌,然而我觉得,美国之外的其它地方,尤其是华人世界,远远没有到反思政治正确这件事的时候。在“香港废青”、“支那粉红”、“台蛙”随处可见的地方,你又懂什么叫政治正确呢?

写到这里,我要反思,我最近用“粉红”这个词用太多了。就在几天前,我和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大吵一架,起因是我说粉红涌入伊藤美诚的微博,将一个只是在比赛中赢了中国队的小姑娘骂得狗血淋头,不知道伊藤在日本怎么评价中国人。朋友大怒,认为我把部分人的戾气引申到了中国人,认为我总关注负能量,影响了他的心情,让我去建个负能量群。我好讨厌“负能量”这个词啊,中国的主流语境,难道不是“正能量”太多吗?于是,我全面爆发,在微信群里放言:谁不喜欢负能量,放马过来,我们吵一架,输了的退群,不退的从此不要限制我负能量,因为我既不会退群,也不会停止负能量。后来有两个人退群了,还有一个朋友和我争辩了几句,忍了。我知道,群里有沉默的大多数,其实是看我不爽的。

做为一个局内人,我可以引申,这叫反思。就像一个台湾人,说台湾人怎样怎样,并不刺耳,但大陆人说台湾人怎样怎样,就很成问题。一个局外人,把部分人的问题引申到全体,这就叫歧视,至不济也叫地图炮。黑人的问题,女性的问题,同性恋的问题,中国问题,台湾问题,香港问题,甚至穆斯林的问题,一概同理。

在matters,我认识到一个区别,虽然也有激进者,但港台人相比中国人,人均更能平心静气讲道理。但是,说到好为人师,只有百分点的差别。喜欢讲“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这种人,香港我还没看到,台湾人我是看到了,但我并不会说,台湾人和粉红一个德性。因为我知道,这不是真的,除此以外,还有很多不双标的台湾人。比如@William, 他总批评中国政府,但不会引申到全体中国人。甚至爱心哥,有人觉得他的言论很极端,但我觉得,他的深层价值里,关注的仍然是“人”。他只是不认识我,要不然,他也不会对同性恋者那么深恶痛绝。

还有@無盡的旅程 ,我始终记得她说,我是她见过的唯一喜欢贾樟柯的中国人(这当然也不是真的),我也始终忘不了她说只有看我的文章,她不会转成繁体,因为怕失了原味。我把这看成对我个人很高的褒奖,但更重要的,是骄傲我成为别人认识中国的一扇窗口,因为我贡献的微薄力量,别人知道,中国不只有出征和NMSL。

也是我刚来没多久,看到@射手媽咪婷婷 的一篇文章,我觉得她对中国人有诸多偏见,从此极少来往。也是很久以后的今天,她通过我恩公@Lola  找到我,说因为我们这些人,改变了对中国的看法。好巧,我也是因为她最近一系列公共议题的文章,改变了对她的看法。如果她不忌惮于得罪台湾人,那么她不忌惮于得罪中国人的做法,也不该受到指责,那怕同时得罪了我。

写到这里,窗外刚刚雨过天晴。成都最近几天连续40度,热死人了。加上新一波疫情,还有不久以前的河南雨灾,悲剧仿佛永无止境。

而我,想到此刻一样坐在电脑前的你,无论你在哪里,我都祝你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9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