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没什么才华,也不想卖弄了,纯记录。

蜀犬吠日

發布於
雾霾

昨晚睡前发了一则嘟文,扬言要调整作息,早睡早起。发完上床,其时不到十点。当然不可能就入睡,躺床上看片,到十一点半左右才真正进入状态。许是这段酝酿时光太长,导致睡眠效果大打折扣,四点多就醒了。

起床还过早,躺着读了一篇沈从文的小说,写离家在城里做妓女的妻子,还有从农村来城里看妻子的丈夫的几日生活。沈从文的笔太温柔了,有时候会好奇,他怎么会有那么丰富的生活细节。他的短篇小说题材很杂,几乎写尽了一个时代,神巫、军阀、女学生、伐木工、日常的夫妻、山贼、大户人家等等,每种人的生活似乎都了如指掌,那些言语动作,让看的人也总如附身在人物身上。

最近对民国文人很有兴趣,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是郁达夫,现在是沈从文,还打算读鲁迅。当成历史看也好,从每个作家的切面看那个时代。

五点多起床,计划煎个鸡蛋热个馒头,再配上双椒酱,黑咖啡当早餐,然后去跑步。结果掀开窗帘一看,路灯的灯光里聚着团团浓雾,空气质量很坏。跑步的念头打消,决定消停做个早饭。摆开擂台大张旗鼓,土豆胡萝卜豆腐还有肉片一起乱炒,还熬了小米稀饭。吃完早饭的时候,夜还是黑的,雾也还是浓的。于是又上床,回笼觉很不踏实,时睡时醒,十点多再起。

起来又读书。今天读书的兴致很浓,也不知道为什么。把郁达夫的政论和杂文拿出来清库存。那是六月在上海和沈从文那本一起买的,回来看了一部分束之高阁。上次还图书馆借书的时候没再借新书,打算把之前读而未完的先读完再说,而且还有很多没开封呢。这次双11,因为kindle大促,再买了几十本。太便宜了,1.99元和3.99元,爱书之人,谁受得了这种诱惑呢。那天吃饭,跟朋友炫耀,他们嗤之以鼻,说微信读书都是免费的。

哼,手机灵活、微信免费,“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不喜欢!”

中午给父母炖了排骨汤,煮了挂面。老妈牙龈伤口仍然未愈合,什么也不能吃。原本主要是炖给她的,然而等炖好了,我自己又觉得挫败,她不会喜欢喝清汤寡水,她是喝面汤都要放盐的那种。可是,我也没将就她,仍然按着我的喜好。当妈的总是比孩子更易宽容,她当然不会说难喝,并且喝了两碗。虽然自觉炖得已经烂熟了,但老爷子仍然吃不动,于是我吃了所有肉。事情其实有些奇怪,我妈老想给我做饭吃,我不爱吃。我偶尔想给他们做,他们也不爱吃。但大家为什么不能放过彼此,自己吃自己的呢?我也不知道。

吃完饭出了太阳,把老爷子推下楼,本来想推他出门找阳光,但他喜欢坐儿童乐园那里看小孩子嬉戏,不去。院子里被楼宇遮挡,难得的阳光透不进来。

我自己开了车出门,到旷野里,停在阳光下。太阳像鸡蛋黄一样似有若无,然而那里聚集了很多车子,有条小路,可以通到公园,我看到很多人拿着防潮垫,有来有去。鸡蛋黄一样的太阳,已经足够吸引成都人民跑出家门,来到户外。这时候,疫情不重要,雾霾更不重要,阳光才是唯一。成都是全中国年日照时间最少的城市之一,从古到今皆是如此,所以有“蜀犬吠日”之说。古时候没有雾霾可能还好一些,现在更差了,尤其冬天。

晚上跑步12公里。本来下午还在犹豫,后来想想,@Kirk 说的也对,在成都,这样的日子不跑,那冬天还有多少能跑的日子呢?

绿道上有人骑车,后座带着音响,放着粤语歌,他跟着大声唱。迎面而过的时候,我俩彼此微笑着点了点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