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没什么才华,也不想卖弄了,纯记录。

苏州河边的犀牛书店|书店系列

發布於
其实我也不是个尚古的人,尤其在如今的中国,许多传统成为融入现代文明的掣肘,让我对“古老文明”一词心怀戒备。我读书甚少读中国的经典,也是觉得那些书里的“养分”,已经汵透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不了什么新智识。但我在犀牛书店里,被好几本旧书所吸引,最终买了两本,一本是花城出版社1983年版的《郁逹夫文集 第八卷:政論、雜文》,一本是沈从文早期作品,花城出版社1983年版的《神巫之爱》。

犀牛书店,就在苏州河边,挨着四行仓库。店面很小,像是住宅楼下的小卖部。一般我倾向于“高大上”的书店,对这种迷你型的心怀偏见。就这么大点,能有什么书啊?

站在河岸的绿荫下,隔着一条窄窄的马路望过去,店里仿佛有些古色,还有三两个客人在翻看。好奇心起,决定一探究竟。

书店确实很小,内部空间是个直角拐角,应是整栋主体设计剩余的边角料。书主要是很旧的版本,很多已起了霉斑,纸张也是许多年前那种,轻薄泛黄似乎看得清纤维纹理。因为我从没在其它地方看见过这种书店,在某些旅游景点,也有看上去很古早质朴的小书店,但买的古书也是新版,只不过用了仿古的封面。

其实我也不是个尚古的人,尤其在如今的中国,许多传统成为融入现代文明的掣肘,让我对“古老文明”一词心怀戒备。我读书甚少读中国的经典,也是觉得那些书里的“养分”,已经汵透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不了什么新智识。但我在犀牛书店里,被好几本旧书所吸引,最终买了两本,一本是花城出版社1983年版的《郁逹夫文集 第八卷:政論、雜文》,一本是沈从文早期作品,花城出版社1983年版的《神巫之爱》。这两本书定价分别是9.6元和1.5元,售价是15元和25元。

我从前对郁达夫,和对他那个时代的大多数文人一样,只闻其名,不见其影,了解十分有限。有一次,在故事FM上听许子东讲《我作为一个文学评论者》,才知道,原来有人专门研究郁达夫的,原来郁达夫是很不同的中国作家,他会在文章里写妓女、写性,直言不讳他对于朋友老婆的”好感“,我就决定读他一他。正好遇上,还是旧版。旧版书比新版好的一点是,删减可能没那么多。你知道如今中国的文化审查是何等的变体加厉,你就能明白我说的话。

这本《郁逹夫文集 第八卷:政論、雜文》里,郁达夫不断批评国民政府的文化审查,为当时新生的革命力量(包括共产党)摇旗呐喊。那时候这样的批评文章还可以见诸报端,甚至结集出版,现在,什么都没了。就连共产党出版的这一版,里面很多敏感词也是用○代替。我在liker social发了图片玩看○猜字,和@JinlyWong 合力想半天才想出来,应该是”文化大革命“。

我本来以为我是第一次看见正式出版物里画圈圈这种事,@桐生茂豫提起贾平凹的《废都》,结果那里满篇方框经她提醒,突然从记忆的深海浮出水面。查了一下,《废都》后来有再版,有点儿好奇当年的那些方框如今怎么样了。可惜没有旧版,借到新版也不好对比。和直接删或者改相比,我倒更愿意看到方框或者圆圈,虽然那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删改,好歹你还可以猜。

《郁达夫文集》后来也多次再版,以后去图书馆可以找找新版本,看看旧版画的那些圈圈,是否还在。我想是不在了,毕竟许多年没见过这种事了。以目前的审查来讲,很可能整段删除,也可能整篇文章都不见。

郁达夫他老人家若是泉下有知,自己当年维护的新闻自由、文化自由如今灰飞烟灭,恐怕恨不得削发为僧算球了。

在书店还看到一本《鍛煉》,很薄的小册子,定价竟然人民币6300元,不知道是什么背景。书店售价80元,也不便宜,但奇货可居,也就理解了。

一本艺文出版社出版的《岛国风情录》,定价0.6元,售价10元。唉呀,光看这些定价,就让人很是心驰神往。要是下次还去上海,要是这本书还在,我一定要买下来。

犀牛书店
岛国风情录
《鍛煉》定价
直角的另一边书柜,我没敢去看

藏书一角
书店所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