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没什么才华,也不想卖弄了,纯记录。

疫情反复,哭墙消失。

發布於

疫情反复,本来已经松弛下来的神经,突然又紧绷起来。

小区从上周开始,重新拒绝外卖进入。我好不容易犯懒叫了一次,却不得不下楼去拿。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去门口的饭馆吃完了事。

今天中午去理发,在商场门口被保安拦下来,因为没戴口罩。正准备离开,一个推婴儿车的年轻妈妈说我给你一个。她随身带着一整包,取了一个给我。很感动,连声说谢谢谢谢,恨不得像日本人那样九十度鞠躬。

但大部分人一进去就把口罩挂下巴了,很多店铺里的工作人员则根本没戴。

十元快剪涨价成了十二元,我去的时候正值中午,应该是一天中最忙的时段,但没有顾客,三个理发师都在坐着玩手机。

我喜欢快剪,物美价廉,几分钟解决战斗,反正一年四季毛寸,也理不出花来。

从“Readmoo”买了本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利用碎片时间读一遍。虽然大多数内容在matters都读过了,但是昨晚读到李文亮去世的片段,还是忍不住泪目。我在想,那天晚上,会不会是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普通人最发自肺腑的哀悼一个人?

到2020年6月19日晚上,李文亮的最后一条微博下面,已经有了100万+的评论,各种各样的人,在那里诉说各种各样的心事。我截图两条,发了个微博。第二天,这100万+的评论就全部都看不见了。

仿佛“食尽鸟投林,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我相信那些诉说都还在,只是被存在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希望有朝一日,等我们自由了,那些刻在一个人墓碑上的鲜活的记录,还能够重见天日。

“我梦见我去到未来,那里被极权统治,他们可以让任何一个人消失。”我没看懂《布米叔叔的前世今生》,但上星期的某天晚上,我记住了这句话。

还好我留下两张,当做纪念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