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没什么才华,也不想卖弄了,纯记录。

洋芋和韭菜

發布於
赞赏公民失踪了。

昨天突然想吃饺子,让美团外卖送了些韭菜和饺子皮来。连吃了两顿饺子,韭菜还剩下大半,冰箱里已经韭味熏天。今天中午想起来,不然试着腌它一腌?正好还有很多红椒,也在冰箱里呆了好久,正不知道怎么吃。

话说门口新开了盒马邻里,最近买菜都在它那里。前一天晚上手机下单,第二天早上可取。新鲜、便宜,不用挑,于是每次去拿菜,都惊讶于自己买了这么多,不断问人家,还有啊?拿的购物袋也经常不够装。

好吧,韭菜并非来自盒马,可能最主要的问题是,一个人生活,买菜这件事,要么不买,要么总会买多。

我小时候不吃肉,但逢年过节总要吃饺子,农村又没有太多馅料选择,最后,养成了吃洋芋馅饺子的口味习惯,很长时间以来,也以为这世上的饺子,无外乎土豆和肉两种。长大后每每跟人说起伴我长大的洋芋饺子,人家往往一脸惊讶,啊,第一次听说用洋芋包饺子。

当然后来我自己也渐渐觉得这搭配有些无厘头,淀粉包淀粉,算怎么回事呢?从营养学角度来讲,既不科学,也不合理,不说口感的话,和面粉包大米也差不了多少。

但小时候没什么吃的呀,西北农村,可不就洋芋最多?洋芋百变,什么都可以做,洋芋丝、洋芋片、洋芋丁、洋芋泥、洋芋干饭、洋芋疙瘩、洋芋馍馍、洋芋搅团、洋芋包子……当然,还有洋芋饺子。洋芋既是菜,又是饭。

也有韭菜,可是只有夏天有新鲜的。冬天,万物萧瑟,那时没有大棚,也没有如今这样的物流,即便都有,恐怕也没那么多钱去买来吃。

我现在吃肉了,什么肉都吃,猪肉饺子也不在话下。但若有得选,我仍然会选素馅,最中意者,便是韭菜鸡蛋。这搭配就合理得多,有维生素、有植物纤维、有蛋白质、有脂肪、有淀粉,最重要的,不过份挑剔饺子皮的话,做起来就非常简单。

小时候夏天的韭菜多到吃不完,要过冬,便只有腌制。我家有好几个泡菜坛子,每个都能容纳超过十斤的鲜韭菜,每个坛子配一块大青石,用来压菜。腌韭菜是那个匮乏年月里洋芋之外不多的幸福调剂。随时捞出来几筷子,捏干水份,还要用清水淘几遍,再切把切把,配上些切碎的腌红椒,加上醋,油泼辣子,拌一拌,就是一盘菜。通常这些事当然是老妈来做,我还记得寒冬腊月里,她一边用手捏刚捞出来的腌韭菜,一边拖长颤音,“哈啊啊啊,冰死了。”

我就读的高中,离家三十里,住校。每个周末从家里拿馍,我妈用大铁锅烙的大锅盔,平常从学校打些开水,把锅盔掰碎了往里一泡,再从罐头瓶里夹些腌韭菜进去,就是有滋有味的一日三餐。像西安人吃的羊肉泡馍,只是没有羊。

谁稀罕羊呢,哼,膻死了!

我很多年没有冬天回过老家了,想必仍有老年人会腌菜。毕竟,韭菜产量也越来越高了,农村人越来越少,吃不完的也就越来越多。亦或者,像四川人那样,年深日久,离不开泡菜。

话说和四川人同桌吃饭,无论多少美味珍馐,也经常要在下饭前问人家饭馆要泡菜。“小妹儿,来份泡菜。“泡菜上桌,一边吃一边向旁边的人推荐,“嗯,他家泡菜好吃,小妹儿你帮我们多拿点儿嘛,这么多人不够吃。”如果是熟悉的朋友,我有时候会碎嘴说他,”唉呀,这么多好吃的菜,哪里还缺那点儿泡菜嘛。“

但四川的泡菜是洗澡泡菜,好像可以随泡随吃。我们老家的腌菜,很需要花些功夫,而从放进坛子到能吃,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一旦能吃,便会支撑我们度过整个冬天。

插播个题外话:最近几天我的赞赏公民标识没啦,不只是标识没啦,实际上是各种赞赏公民的权益都没啦,比如没办法送出Super Like,也看不到某篇文章我有没有拍手(以前打开很直观,除非不拍满)。我查了一下,上次是9月23日扣的5刀,按说应该不存在过期的事情。问了半天也没问出来个所以然,给站方发了邮件也没得到回复,无奈只有在自己文章下面贴个狗皮膏药,看看有没有其他人遇过同样问题,解决方案如何?先行谢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